吓了一跳,方卫转过身去看,就见到一个全身包裹着黑布的人,戴着黑色潜水镜,静静的站在天台门口,看着方卫。知道流星快递背后是黑洞军团,快递人员出没的方式可能比较诡异,方卫深吸了口气,轻声问:“我想寄一枚白色树果,到波旁共和国流云星。”

“请稍等,正在计算运费。”黑布人低沉说话,几秒钟就报出数字来,“七十六万银河币,按金币银行即时汇率,折算为一亿一千六百五十三万深蓝币,可以选择金币银行转账支付,或者等价值的物品支付。”

方卫打开保险箱,先将白色树果递给黑布人,再把二十四块矿石摆开让黑布人估价。黑布人摸了摸白色树果,有蓝光绿光红光闪烁检测白色树果进行确认,黑布人用同样的方式检测二十四块矿石。

黑布人很快就报出矿石估价:“矿石总价值一亿三千四百五十九万深蓝币,您是否拥有金币银行的账号,如果有请报出金币账号进行转账。”

方卫把金币账号如实报出,黑布人呼出光屏进行操作:“深蓝王朝深蓝星运送一枚白色树果到波旁共和国流云星,运费一亿一千六百五十三万深蓝币。支付采用矿石折价,实收一亿三千四百五十九万深蓝币,找零一千八百〇六万深蓝币,交易完成。”

空荡荡的空间中突然伸出来两只金属爪,将白色树果、矿石都抓进空中消失,黑布人低沉道:“这是流星快递专用隐形飞船,接下来请确认收货人。”

一个光屏在方卫面前展开,方卫听着黑布人的指示:“为确保信息正确,请选择手写输入地址,从国家到星球再到详细收货点,收货人的信息也要填写。如果送货到点的时候,找不到收货人,流星快递会自行寻找收货人踪迹,如果收货人离世了,会选择亲属接收。”

在黑蒙蒙的光屏上方卫手写了波旁共和国,光屏亮起一团光,无数绚丽的星图流动,最后定格在波旁共和国的星空疆域。方卫没少见过波旁共和国的星空图,清楚光屏呈现的是货真价实的波旁星图。

方卫再手写流云星,波旁星图缓缓流动,十几颗名字中带有流云二字的星球在星图中一一标红。方卫再一点首都流云星,光屏就放大流云星的星图,整颗蔚蓝星球缓缓转动,是那般美丽。

接下来方卫输入详细的地区地址,光屏中的流云星缓缓放大,那条熟悉到了骨子的街道显现,再就是那栋小巧精致的阁楼,那是缪璐的家,与单身母亲相依为命。

方卫点击了确认键,再把缪璐的个人信息都写在光屏上,女孩的身份证号方卫记得清清楚楚的。一阵数据流,光屏缓缓显出一个清丽少女,她在笑,浅浅笑,微微笑,眼瞳深处带着一点点幽怨,说不清道不明,让方卫怦然心动。

犹豫了一下,方卫询问黑布人:“我能把这张照片拷贝一份吗?”

“可以,为客户提供最贴心的服务是流星快递的宗旨。”黑布人操作了几下,调出那张照片,传输进了方卫的终端中……方卫不记得有告诉过这家伙自己的终端通讯号啊。

“谢谢。”方卫点击确认收货人信息,看着光屏悄然消散,女孩倩影碎开,有种难言的苦涩,他能为她做的,只是这些了,希望这枚白色树果能让女孩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