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五节 五百克神兵原料(1/2)

拿了好处,自然要说真话,说多少就是方卫的问题了,但是不说的话,就是方卫撕破脸了,这对方卫的未来很是不好的。得到灵魂秘典第一式,方卫都不用脑子去想就知道是何等的珍贵,一个开始精神识海的人最重要的搞定基础了。

萝莉是可爱的,御姐是可怕的。白幼璃还能算在大龄萝莉的范围内,可白涩琪却绝对是一个心够狠手够辣的御姐。方卫不觉得自己拿了白涩琪的东西之后,不跟白涩琪说出在黑暗星域中的境遇,白涩琪就会放过自己。

利益,在白涩琪的地位上,什么亲情都是无用的。更何况方卫跟白涩琪几乎没有关系,白涩琪与白幼璃的姐妹关系再好,与方卫也没有关系的。哪怕是现在白涩琪杀死了方卫,深蓝王朝都不会有人知道的。

反正方卫都已经消失了四年了,那么永远的消失下去也没有关系的吧。方卫不会将自己的小命放在白涩琪的想法上的,这是非常二的打算。所以呢,方卫说出了第一个最重要的消息:“冥虫要我帮忙寻找适合冥虫一族生存的新星域,但是冥虫们离不开非金属矿石。”

“吃不到非金属矿石,冥虫们很快就会死掉的,在冥虫的计算中,黑暗星域的非金属矿石在长途的星空旅行中能提供给冥虫一族半年的时间。这个时间是以枯尾机甲的最高速度来计算的,非常的遥远。我在第一个星空方位就飞了半年,再飞了半年返回。”

“冥虫在我的精神识海中留了一道意志,能掌控我的行程,不用担心我会逃跑。后来我琢磨了很长时间,用枯尾机甲的光脑进行帮助,剩下来的星空方位中每个飞上十天,进行矿物星、自然星的存在演算。推测中最有可能的那一个星空方位。”

“真的说起来,我能快三年时间就从黑暗星域出来,也算是我的运气够强大了。本来按照冥虫的办法。我要几十年才能离开黑暗星域,那时候我恐怕早就疯掉了。没有声音,没有光。只有枯尾全速的飞行,冥虫还不允许我开启其他的影像设备。”

“我磨练了自己的机甲驾驶技术,品尝了星空的孤独,最后探测到能提供给冥虫一族生存的星域之后,那只冥虫就把我弄晕过去了,后来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方卫还是没有真的全部说实话出来,不是方卫藏着不说,而是要跟白涩琪进行交流。

白涩琪微微笑着,娴静优雅的看着方卫,白嫩细长女指轻轻交叉在一起。柔声:“我已经通过同心石,将你还活着的信息传到深蓝星了,你的爸爸妈妈妹妹都应该得知你还活着的消息了,幼璃也会很高兴的吧。”

心中微微一跳,方卫毫不怀疑白涩琪话里的真实。身为深蓝皇家长公主殿下,灵魂战神亲传的关门弟子,圣树战神亲曾孙女,灵魂乐女皇。白涩琪没有必要去欺骗一个不大重要的人,其实白涩琪能有空跟方卫聊天,主要是灵魂乐女皇的舰队离开米罗卡亚星球。

去往另一个黑岩联邦的繁华星球需要好几天的星空旅程。中间还要穿过两个短途的跳跃点,所以白涩琪才会对突然活着走出来的方卫有谈话的意思。当然方卫那浑身上下透露出来的凶戾气息跟得白涩琪的侧目,还有那先天二级中位元。

一个普通人,在白涩琪眼中要资源没资源,要元功法没元功法的方卫,竟然能在四年中就飞一般的晋升先天二级中位,不比拥有大家族全力支持的秦仁来的稍差。想想看吧,四年之前,方卫在元修为上,可是完全比不上秦仁同学的。

强者只会钟爱强者种子,其他的普通人不屑一顾的。只是白涩琪对方卫另眼相看的原因,还有很深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白涩琪啊白涩琪,天之骄女的同时也有着莫大的悲哀。

方卫得到了白涩琪的善意,说起来就真的不废话了:“枯尾机甲驾驶舱甲板夹层中有冥虫送给我的五百克神兵原料,我没有取出来过。枯尾的主脑中记录了我在黑暗星域中的所有行动信息,我吃过冥虫一族的虫肉,生吃味道很不错,熟吃很难吃。”

“我从冥虫手上得到了六枚液流金果,吃上一枚能一年不用吃喝,我全部都吃掉了。冥虫送了我七百多颗原石,这也是我的元能暴涨到后天九级巅峰的关键,可是枯尾机甲的驾驶舱太小了,为了不被元撑爆,我丢掉了七百颗原石。”

“枯尾机甲中还有一张印了传国玉玺能量印记的深蓝申请第九级人类文明国家的申请书,宇宙级怪兽冥虫之所以在我吃了很多冥虫之后没有杀掉我,就是认出了传国玉玺的能量波动。冥虫跟星辰战神认识,我知道的都说出来了,没有了。”

真真假假中,白涩琪一时半会的也分辨不出方卫是不是还隐瞒了点什么。而且白涩琪在听到方卫拥有五百克冥虫神尊出产的神兵原料后,想要拿神兵原料喂黄金圣树的打算就丢掉了,这等分量的神兵原料,刚好拿来打造出一个神兵来。

什么是神兵?最简单的说法就是能让战神使用的兵器,能发挥出战神级的战斗力。

白涩琪没急着让方卫去把枯尾机甲中的神兵原料拿来,她有着自己的打算,细声说:“方卫,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吧,你回去休息吧。”

方卫却没有马上就走人的念头,回去干嘛,没有星球怪兽之血,方卫修炼不了星辰炼体术第一式。那灵魂战神的灵魂秘典第一式,方卫不揣摩清楚了,哪里敢去瞎练,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长公主殿下,您先前给我说了一个公主的故事。那在下也说一个有关公主的故事给您。”方卫有东西想跟白涩琪说,可又不能说的太明白,那会惹怒白涩琪的。两个聪明人之间不需要多废话,只要意思到了另一个人就会明白的。

白涩琪微微眯了眯眼眸,点头,静静靠着华贵的靠椅,静静等着方卫的讲述。

方卫深呼吸。空气中是幽幽的清香,是白涩琪的味道,清新如仙子:“以前。有个国王和王后一直没有孩子,他们为此非常伤心苦恼。有一天,王后正在河边散步。一条小鱼把头浮出水面对她说:你的愿望就会实现了,不久你就会生下一个女儿的。”

“过了一段时间,那条小鱼所预言的情况真的实现了,王后真的生下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儿。国王高兴得时时刻刻爱不释手,决定举行一个大型宴会。他不仅邀请了他的亲戚、朋友和外宾,而且邀来了几乎所有的女巫师,让她们为他的女儿送来善良美好的祝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