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〇节 深蓝长公主的代言人(1/2)

人类是情绪的动物,方卫从那难言的灵魂幻觉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全身都是干涸了的血块,身体也无处不痛,似乎有些杂质被精神力清洗出来了。

方卫看了下自己的元,没有进阶,还是先天二级中位元,精神识海中那些原本不听话的精神力变得如臂使指,拥有了一种难言的灵性。方卫知道自己已经度过了第一次修炼的痛苦,方卫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修炼战神级精神力功法的难度。

灵魂战神可是先天的灵魂系异能者,成为战神之后才归纳总结出来的灵魂秘典。可以说灵魂战神是精神力达到了战神级,元达到了战神级,身体嘛也是战神级,可在这三种排个前后,很简单的就能想出来,精神力最为强大,元第二,身体强度最后。

圣树战神很低调的原因有很多,一个是黄金圣树,一个是灵魂战神,一个是身后名声。

都不用方卫的脑子去思考,身为战神,圣树战神怎么可能不希望自己流芳万世的,可惜的是圣树战神的出身导致了这一切都不可能完成。这大概也是深蓝王朝能成为第八个高阶人类文明国家的关键吧,圣树战神把自己的影响力都用到深蓝来了。

否则的话,深蓝王朝只是一个八级中阶人类文明国家,怎么可能积攒了那么多制造光脑、准行星级战舰能量罩化、十星机甲智能化的科技。还不是黑洞军团默默无闻帮的忙,依照着深蓝王朝的科技发展文明量身打造出来的最快晋升高阶人类文明的办法。

黑洞军团不是一个无名的组织。他非常的强大与恐怖,可再强大的势力,在一位战神的意志下,也会很有技巧的办事的。黑洞军团就像是一座宝库,只是拥有着原罪军团、青龙军团守护着,没有哪个人类势力真的能占据黑洞军团。

属于全人类的黑洞军团才会成为人类一族未来的辉煌,否则就是毁灭人类的根本。哪怕是原罪军团、青龙军团。在黑洞军团的问题上都是非常被动的。有奶就是娘啊,原罪军团跟青龙军团无形对峙着,需要黑洞军团提供最先进的星空战争武器。需要无数军费。

不用担心,不要怀疑三大军团花钱的能力,那简直就是难以想象。即使是七大高阶人类文明国家一年的总收入加一块。也填不满三大军团花销的。黑洞军团赚钱养着原罪军团、青龙军团,其实吧,七大高阶人类文明国家每年拿出来给三大军团的费用,只够黑洞军团用。

制造一艘行星级战舰,花销就海了去,不是一个超级大势力,或者是九级中阶人类文明国家,根本就承担不起那种战舰材料与各类物资花销。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尤其是在战舰、战机、机甲、星空要塞、太空堡垒……

现在人类文明星域中最烧钱的行为就是制造准恒星级战舰,人类一族几万年来不知道丢进去多少资源跟钱财。可依旧没能制造出哪怕是一艘勉强算得上是准恒星级战舰的战舰。那一线科技水准,不管人类怎么努力,依旧是没有办法的。

当然,这并不是说人类一族就没有准恒星级战舰了,要真的没有这玩意。贪婪的人类也不可能老是花钱买罪受。人类是制造不出来准恒星级战舰啊,就连跟人族接触星域的异族也没有哪一个能制造出准恒星级战舰的。

可是,有不少消亡掉的宇宙智慧种族制造出了准恒星级战舰,甚至就连恒星级战舰都有。可惜的是,那些从某些消失掉的文明中流传下来的准恒星级战舰,大多是某一方面损毁掉了。就人类拥有的科技,完全没有办法进行修复。

方卫安静的修行着,无属性内家心法无时无刻不在流转着,不断有元增加着,只是那个效率嘛,真是让人想要捶地痛哭一场。三百六十五式基础体术方卫基本不练了,有更好的完美级基础体术谁还去练那个啊。

修行过一次星辰炼体术第一式的方卫,已经解决了多修炼完美级基础体术就会损伤到身体潜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的,让身体变得更加的强大,不是没有问题了吗。

灵魂秘典第一式方卫有空就练习,毕竟精神力是从头开始的,对方卫的身体、元、精神力的影响最为巨大。方卫也是很郁闷的,想要找白涩琪拿星球怪兽之血,方卫相信白涩琪手上肯定不缺那些星球怪兽血液。

悲剧的是,方卫非常地相信,只要自己敢开口,白涩琪就一定会给自己的。但是方卫修炼某种体术的事也会被白涩琪猜到了,甚至更进一步的搞不好就看出方卫修行的事星辰战神的星辰炼体术。

不知道的人,是不会清楚星辰战神到底有多重要多强大的,可以说人类历史上的所有出现的战神中,星辰战神绝对是第一的!

这不是人类自己得出来的结论,而是那些早在星辰战神时代就来到母星地球安家,一直到现在都还在母星地球上的那些恐怖到极点的宇宙级怪兽的认可。星辰战神当年可没少揍那些宇宙级怪兽,否则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的宇宙级怪兽跑来母星地球。

那时候黄金圣树可还没到一万岁呢,生命领域生命之光都还没有。星辰战神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把那些宇宙级怪兽哄到母星地球来,真的是没有人知道的。恐怕就是母星圣殿知道一些吧,星辰战神在世的时候,圣殿就是星辰战神说了算的。

平静的过了三天,方卫得到了白涩琪的接见,白涩琪朦朦胧的站在战舰主脑投影出来的光屏前,幽静的说话:“三小时后,我们就能抵达米罗星。这是黑岩联邦新权贵们的核心星球,也是跟那些掌控黑岩联邦权贵们相对峙的。”

“长公主殿下,我什么时候能回深蓝?”方卫多聪明的一个人,白涩琪一说就听懂了,可是方卫不想白白的浪费时间在那些事情上,早点回到深蓝星跟家人团聚才是真。

“等我结束黑岩联邦的巡回演唱会,还有三个星球。”白涩琪自从看到方卫灵魂幻觉中的圣殿圣女缪璐之后。心思中就多了很多的微妙来,“我来黑岩联邦,想必你也猜得出来是为了说服一些人。十年之内,深蓝会踏平黑岩联邦。”

方卫知道白涩琪是想要他成为深蓝长公主的代言人,代表白涩琪。代表深蓝皇室去跟米罗星上的黑岩联邦新势力权贵们进行谈判,还有就是利用那些家伙。毕竟土生土长的这群黑岩联邦人对深蓝掌控这片星域很有用处,深蓝不可能杀光所有的黑岩联邦权贵的。

面对着白涩琪,方卫总有一种莫名的不安全感,似乎白涩琪非常的危险,这是方卫从未有过的。开启了精神识海的方卫,感官上远比普通人来的强大,似乎有一种难言的直觉。方卫觉得白涩琪对自己似乎不怀好意,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等到了米罗星后,我会安排人送你去会议地点的。我不方便出现,相关的资料也会送到你手上来。谈成什么样子并不重要的,重要的是需要黑岩联邦内部不稳。”白涩琪清幽的说着话,纤纤素指点着光屏,那是黑岩联邦的星域版图。清晰无比。

方卫稍稍打量了几眼,就看到了黑岩联邦几个星空舰队的驻扎地点,还有各颗重要星球的标注。在方卫想来,这星图不可能是深蓝王朝自己绘制的,一定是黑岩联邦的内部人士给白涩琪的,看来深蓝早就在黑岩联邦有暗手了。

“我去。”方卫没有拒绝的权力。这真的挺让人无奈的,比较好的是方卫还有自己的自由,不像是被宇宙级怪兽冥虫控制的那么悲哀。琢磨了一下,方卫还是没跟白涩琪要星球怪兽之血,刚刚修行灵魂秘典第一式,先让身体适应一下再说。

星辰炼体术第一式不着急着修行,身体的强度不是无线提高的,方卫想要不断的提升自己的身体强度,也需要让身体有一个相对适应的时间。五脏六腑、血管、肌肉等等,不是你说强化了就能强化的,身体的微妙无穷大,乱来真的会死掉的。

白涩琪静静的想着,缪璐很快就要到深蓝星来照顾黄金圣树了,只要方卫回到深蓝星去,很快就会跟缪璐遇上,到时候白幼璃恐怕是争不过缪璐的。白涩琪原本心中就有抢亲妹妹男朋友的念头,只是不大强烈,可冒出来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来,白涩琪兴趣就大了。

以白涩琪的身为地位来说,这个世界上还真的很少有男子能被她看上的,更何况还要满足灵魂战神、圣树战神、深蓝帝王三个大人物的要求。深蓝帝王不用说,一定会要深蓝人当白涩琪的驸马的,灵魂战神圣树战神更多的是在修为上作要求,可也不会很过分。

“方卫,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白涩琪幽幽的说话,方卫搞不懂深蓝长公主到底在想些什么,可是他没有拒绝的权力。

方卫点点头,聆听白涩琪娓娓动人的述说:“在遥远的古代,有一位名声显赫的君主,他的疆土辽阔,富饶肥沃,他手下有一支雄兵,保卫着江山。他的生活也很幸福,只娶一妻,妻子美貌贤慧。”

“然而,天下无论何人,不可能万事如意。这位国王美中不足,王后先后为他生下十二个孩子,竟没有一个男孩。”

“他热切希望自己有个儿子,以继承王位,避免江山落于他人之手。可是此愿始终没有实现。假如让这位光荣的国王去赢得一片土地,他会想尽办法战胜对手。可是,他现在需要一个儿子,却一筹莫展。”

“假如这件事需要他付出力量和勇气,他会毫不含糊地去做,可是生儿育女远不这么简单,他毫无办法,只能听任真主的安排。十二位公主成长起来,个个出落得窈窕美丽。国王叫人为她们建造一座宽敞的大房子。要她们在其中居住、玩乐。”

“公主们互相帮助,生活得很和谐。然而,华贵的穿戴、美味的看撰代替不了精神生活,她们常常感到空虚、寂寞和惆怅。公主们到了出嫁的年龄,她们的美貌世人皆知,前来求婚的公子王孙络绎不绝,但都被她们的父王拒绝了。”

“因为他认为那些男人都配不上她的女儿。都没有他女儿那样聪明、机敏、有学问。国王经常观察女儿们的行动,他发现,一到晚上。十二个女儿就换上新鞋:一到早晨,她们又穿上旧鞋。每天如此!”

“国王渴望知道其中的原因,他吩咐女儿们的佣人、使女密切注视这一现象。发现什么秘密即刻报告。可是佣人们怎么监视,也没解开这个谜。国王下令,天下如果有谁弄清这件怪事,他就将一个女儿许配给他,否则他就被杀头。”

“也就是说,观察公主行动者,不是娶她们之中的一个,就是为她们而死!此消息或者说求婚条件传开了,许多王子跃跃欲试,可是一想到有可能送死。又蜘蹰了。毕竟有敢于冒险者,把生死置之度外,以先睹公主们的容貌为快。他们向高做的国王求婚了!”

“第一位王子,深信自己的聪慧和机警。他认为窥探公主的秘密对他来说轻而易举,他准能成功!国王警告他别忘记求婚条件:成功者娶。失败者亡!他表示没有忘记,于是被送进一间小屋。这间小屋与公主们的房间毗邻,从里面能够观察公主们的动静。”

“暮色沉沉,黑夜降临,王子在小屋里选择了一个适当位置,目不转睛地盯视着公主们。公主们一切如常。他没有发现任何破绽,于是换了一个位置,先从门缝看,又改力从窗内观察。十二位公主如花的面庞在他眼前晃荡,他有些头晕目眩。”

“这时,一位公主进到他的屋里,向他问候。他连忙答礼。今夜你是我们的客人。公主说,客人理应受到款待。可是我们都是一些深居简出的姑娘,身边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招待你。这里有一杯酒,请你喝下去。它是最甜的饮料,代表着我们的一片心意。”

“说着,她把满满的一杯酒递给王子,王子望着她那迷人的笑脸,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公主拿了空杯,一阵风似地出了房间。几分钟以后,这位王子只感到眼皮打架,困意难忍,他挣扎了一会,毫不管用,还是睡着了。”

“大公主是主事的人,她吩咐挪开一张床,低低地念了几句咒语,地面顿时裂开,姑娘们鱼贯而入,到她们每日消夜的地方去了。次日早晨,当朝霞染红天边的时候,十二位公主回到了她们的房间,可是那位可怜的王子还在呼呼大睡。”

“无疑,他被交给了刽子手,死神在等待他!这是事先讲好的条件,无论他有千张嘴,也无法挽回生命了。第一位冒险者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第二个王子又来了,他以为自己比上一个精明、冷静,可是也落得了同样的下场。”

“接着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一直到第十二个,都先后丧失了年轻的生命。求婚停止了,每个想娶公主力妻的男子都要认认真真地掂量掂量了!有一个尝受过艰辛,经历过困苦的士兵想去试试,他想,如果成功,他就过上了富裕生活。”

“如果失败,他也摆脱了眼前的困境。他知道,要想成功,必须想一个计策对付那些聪明过人的公主。他找到一个阅历丰富的老太婆,求她想个办法。他把手中的几个钱都给了老太婆,并发誓说,如果事情成功了,他把老太婆当亲生母亲看待,与她同享富贵荣华。”

“老太婆说:你先别急,给我一天的时间考虑,我明天答复你。这是件人命攸关的大事,不能冒失。现在已有十二位高贵的王子丧了命,你的处境不会比他们好。失败的可能性大于成功!不过,如果我们想得周到,准备充分,说不定会转败为胜!”

“士兵点头称是,他的心里七上八下,什么主意也想不出来。第二天。他去老大婆家。老太婆说:我想了一夜,才想出一个对付公主们的办法。你知道,那十二位被杀的王子都没有窥出她们的秘密。”

“为什么呢?我想一定是因为公主们在行动之前让他们喝下了混有麻醉剂的甜酒!我要告诉你的,就是如何应付这杯酒!我该怎么办?士兵急切地问。当你进入那间能够窥视公主们行动的小屋子以后,她们之中的一位会来到你面前,她手里端着一杯甜酒,劝你喝下去。”

“倘若你真喝进口里。就中了她们的计,你不能喝,但还要装作喝。你把酒倒进口里。不下咽,而是让它顺着嘴角流出来,滴进衣服里。然后。你假装睡觉。她们放心了,就会准备前往每夜必去的地方。这时,你小心地睁开眼睛,仔细地观察她们。”

“老大婆说着,还拿出一个斗篷:给你这个斗篷,她说,你把它穿在身上,别人就看不见你了,而你仍能如常。它还能带你像鸟一样地在空中飞翔,如果需要。它还能带你钻入地下。士兵接过斗篷,把它裹进一块手帕里,挟在腋下。”

“然后告别老大婆,向王宫走去。他说明自己是来向公主求婚的,国王热情地接待了他:你知道求婚的条件吗?知道一旦失败了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吗?我知道。如果失败了。我就去追随以前那十二位求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