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五节 哄小黑龙小白龙(1/2)

唉,天不从龙愿啊,那天方卫跟白涩琪是以冷场收场的,方卫接下来都没再跟白涩琪交谈过,很安静的呆在卧室里修炼着,无属性内家心法、灵魂秘典第一式、完美级基础体术,方卫淬炼着自己的身体,打下更为结实的基础。

新晋升先天级,方卫更多的是要调理自己的身体,怎么说呢,灵魂、精神力、**、元、怪兽能量流等等之间的关系是需要一个磨合适应的过程的,不是说元一夜飙升就没有后患的。哪怕是短时间强化自己的身体,那影响也是蛮大的。

方卫的元增长停滞了下来,新增加的那些元都被方卫用在温养身体上了,还有修补一些身体中的暗伤。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轻视的话,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其实就元的量,还有身体的强化来说,有点资本的势力就能让一个刚修炼出元的孩子一个月之内飙升到后天九级巅峰境界。可是真那么搞的话,一定需要海量的珍贵的资源来保护着孩子的灵魂,帮着渡过那段身体与灵魂、元之间的过渡,反正非常的麻烦,会死掉。

哪怕是战神,也没有办法让一个刚修炼出元的人几个月之内就飙升到后天九级巅峰不死的,如果是不要命还能试试。方卫这段日子,就静静的过着自己的生活,从深蓝战舰上拿各种资源回来喂小黑龙小白龙。

方卫自己是不需要进补的,他身体中蕴含的能量太多了点。需要时间来消化。

在一片静寂的星域,灵魂乐女皇在黑岩联邦巡回演唱会的战舰群暂时停了下来,倒是没其他的问题,只是检修一下各个战舰。毕竟身处黑岩联邦,是深蓝王朝的世仇国家,不管白涩琪再强大再如何,也避免不了黑岩联邦的人会下黑手。

所以呢。深蓝战舰群就没有办法在那些自然星矿物星上获得维修服务,再说在黑岩联邦的演唱会也只剩下最后一颗星球了。结束了最后一场演唱会后,白涩琪就会返回深蓝王朝了。那时候方卫也能回到家里,跟亲人团聚。

闲着无聊,方卫就驾驶着经过护理变得焕然一新的枯尾机甲离开了深蓝座舰。来到空旷的星空中。这一片星空微微泛着蓝光,是很远处的恒星的光芒,方卫很喜欢光明。默默的驾驶着枯尾机甲在星空中游荡,围绕着深蓝战舰群不远。

小白龙从方卫的脖子处钻了出来,很稚嫩的声音:“主人,好无聊的哦。”

方卫亲昵的摸摸小白龙的脑袋,因为离那妖精一般的白涩琪太近了,方卫根本不放心,也就没有让小黑龙出来晃荡过,甚至在座舰的卧室中也没让小黑龙出来过。那些资源矿物都是方卫利用了巧妙的手段。才让小黑吃掉的。

经过深蓝王朝皇家第二舰队完整培训的方卫,非常的了解各类的扫描系统,他不希望把自己的底牌翻给别人看,尤其是白涩琪那深不可测的女子。

“嗯,闲着也是闲着。就给你们俩个一头龙说一个故事听好了,先说小黑的,这段时间委屈这小家伙了。”方卫轻声说着话,呆在枯尾机甲中,方卫倒是放下心来,出生入死好几年的机甲。方卫非常的信任。

小白龙哼哼着拿龙脑袋蹭了蹭方卫的脑袋,就把龙脑袋缩回了方卫身体中。小黑的黑暗能量流在方卫身体中转来转去的,可见小黑还是蛮开心的。

方卫笑着说话,很是温和:“从前有一个国王,有一个小男孩,巫师给他算卦说在十六岁那年,他的命将被一只公鹿所克,他长到十六岁了,一次他和猎人们外出狩猎,在森林里与其他人走散了,猛然间发现了一只大公鹿,他想开枪,可是没射中。”

“他在公鹿后面追呀追,一直追出了森林。忽然,公鹿变成一个巨人站在他面前说:我可逮着你啦。为了追你我跑坏了六双玻璃溜冰鞋,可还是没能追上你。然后他拽着国王的儿子过了一个大湖,来到一座大宫殿。”

“原来那巨人是那个国家的国王,他两个坐在桌旁吃了些东西,吃完后那巨人国王说:我有三个女儿,你必须为我的大女儿守一晚上夜,从晚上九点到早晨六点,每当钟敲想的时候,我要亲自去叫你。”

“如果你没有回答,明天早晨你就会被处死,如果你每次都回答我,你可以娶她为妻。当小伙子走到卧室,那里竖立着一尊圣耶稣的石像,国王的女儿对石像说:我父亲到九点钟来,然后每一小时来一次,直到三点,等他叫的时候,你替王子回答一声。”

“圣耶稣的石像很快地点头,点头越来越慢,最后停止。第二天早上国王对他说:你这活儿干的不错,不过我不能把女儿许出去,你必须为我的二女儿守一次夜,然后我才能考虑你是否能娶我的大女儿为妻,我可是每小时去一次。”

“我叫你的时候,你得答应,如果你没有回答,我会使你的鲜血流尽。说完他们两个走进卧室,里面竖立着一尊更大些的圣耶稣的石像,国王的女儿对它说:如果我父亲叫,你就回答他。圣耶稣的大石像又很快地点头。”

“随后越来越慢,最后静止不动,王子则躺在门槛上,头枕在手上睡起觉来。第二天早上国王对他说:你这活儿干的真不错,不过我不能把女儿许出去,你必须为我的最小的公主守一次夜,然后我才能考虑你是否能娶我的大女儿为妻。”

“我可是得每小时去一次,我叫你的时候,你得答应,如果你没有回答,我会亲自将你的鲜血流尽。然后他们两个走进卧室,里面竖立着一尊比前两个更大的圣耶稣的石像。公主对它说:如果我父亲叫,回答他。”

“这尊又高又大的圣耶稣的石像连续点了半个小时的头,方才停止不动。王子躺在门槛上,又入了梦乡。第二天早上国王说:你确确实实干的不错,可我现在不想让你娶走我的女儿。我有一片大森林,如果你能从早晨六点到晚上六点为我把树全都砍倒的话,我会考虑的。”

“然后他交给他一把玻璃斧头。一把玻璃楔子和一柄玻璃槌子。他走进林子,立刻开始砍伐,可是斧头断成了两节。接着他又拿起槌子砸楔子。楔子又被砸得粉碎。这时他感到十分绝望,相信自己活不了啦,于是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时到中午。国王说:姑娘们,你们去一个人给他送些吃的。不,大女儿回答,我可不能去,他最后一个为谁守的夜,谁就该去。所以小公主就不得不去给他送食物。她到了森林后问他进展如何,哦,他答道,别提多倒霉啦。”

“她劝他过来吃点东西。不了,他情绪低落地说。我不吃,反正是个死,我吃不下去。她轻声细语地开导他,求他多少吃一点,他这才过来吃了些食品。等他吃完后。她说:我给你抓一会儿虱子,你会觉得舒服点儿。”

“她给他抓虱子时,他感到一阵倦意袭来,便昏昏入了睡。这时她掏出手帕,系了一个结,在地上敲了三下。说道:地神,地神,快出来。眨眼间钻出了小地神,问公主有何旨意。她说:用三个小时把这座大林子全部砍倒,并将所有的木头堆放好。”

“小地神们领旨后分头离去,召集了全体家族来帮忙砍树。他们开工迅速,经过三个小时,工作已经完成,他们回来向公主作了汇报。这时她又拿起白手帕说:地神,回家吧。顿时,他们全都消失啦。”

“王子醒来后很高兴,公主对他说:到敲响六点的时候,咱们就回家。他听了她的话,回到了王宫后国王问他:你把树都砍完了吗?是的。王子回答。可是国王又说:我还是不能把我的女儿嫁给你,你得为她再做些事。”

“他问是什么活儿。我有个大鱼塘,国王说,你必须明天一早就去把里面的污泥都掏出来,塘里的水要变得清如明镜,还要有各种各样的鱼。第二天一早国王给他一把玻璃锹并告诉他:鱼塘的活必须在六点钟干完。”

“他到了鱼塘将锹往泥里一插,锹就断成了两节。他又挥起镐,镐也碎了,他可是烦透啦。中午公主来送饭,问他情况如何。王子说一团糟,他肯定要掉脑袋了。我的工具又都成了碎片。噢,她说,你过来吃点饭,心情就会好点儿。”

“不,他拒绝,我不吃,一点胃口都没有。她又跟他说了许多好话,使他终于过来吃了些东西。她再次为他抓虱子,这时他又睡着了。她掏出手帕,系了一个结,在地上敲了三下,说道:地神,地神,快出来。”

“眨眼间钻出了许多小地神,问公主有何吩咐。她告诉他们用两个小时把鱼塘彻底掏干净,塘里的水必须清洁得能让人照出自己的影子,里面还得有各种各样的鱼。小地神们领旨后分头离去,集合了全体家族来帮忙。”

“在两个小时内,工作便完成了,他们回来向公主作了汇报:奉您的旨意,我们已经干完啦。这时她又拿起白手帕,往地上敲了三下,说:地神,回家吧。他们全都走了。王子醒来时,鱼塘的活儿已经完成了,公主也已经离去。”

“在走之前,她要他等到六点钟的时候回到宫里。当他回到了宫中,国王问他:你把鱼塘的活儿干完啦?是的,王子答道。活儿完成得很漂亮。当他们再次坐到桌旁时,国王却说:你虽然把鱼塘掏净了,可我仍不能将女儿嫁给你,你还得再作一件事。”

“什么事?王子问。国王说他有一座大山,山上除了荆棘外,不长别的,荆棘必须被砍光,然后要在山顶上盖一座大城堡,城堡要牢固无比,里面的陈设要应有尽有。第二天他起床的时候,国王给他一把玻璃斧头和一把玻璃手钻。要他六点钟的时候将所有的活儿干完。”

“然而他刚砍第一簇灌木时,斧子就断了,碎片蹦得满地都是,手钻也没法使了。这时他变得痛苦不堪,盼望他的心上人能来帮他一把。中午时分她来送饭,他走上前去迎接并告诉了他的遭遇,她给他抓虱子。他便又睡着了。”

“此时她又掏出手帕结,敲着地面说道:地神,地神。快出来。瞬间又钻出了许多小地神,问公主有何旨意。她告诉他们:你们用两个小时的时间把所有的荆棘都砍光,然后在山顶上盖一座大城堡。城堡要牢固无比,里面的陈设要应有尽有。”

“他们离去,号召全体家族来帮忙,等时间一到,所有的事情便都结束了,他们回来向公主作了汇报。这时她拿起手帕,敲了三下地说:地神,回家吧。他们立刻全都消失了。王子醒后见事情全部完成,高兴得就像一只在天空中飞翔的小鸟。”

“当时钟敲响六点钟时,他们一同回了家。国王问:城堡盖好啦?是的。王子回答。国王又说:在她的两个姐姐嫁出去之前。我不能放我的小女儿走。王子和国王的女儿为此十分难过,王子想不出任何办法。他只好等到晚上和国王的女儿一起逃走了。”

“跑了不远,国王的女儿回头一瞅,发现国王在后面追呢。噢,她说。我们可怎么办呀?我父亲在后面呐,他会把我们带回去的。我立刻把你变成一簇荆棘,我自己变成一朵玫瑰,藏在灌木丛中吧。”

“父亲赶到了,看见一簇荆棘,上面有一枝玫瑰。他伸手想摘那玫瑰,可是荆棘上的刺扎了他的指头,他不得不回宫去了。王后问他为何没有把他们的女儿带回来。他说就在他快要追上她的时候,她不见啦,眼前是一簇荆棘,上面长着一枝玫瑰。”

“王后接着埋怨道:如果你摘下玫瑰,那荆棘就非得跟来。于是他又回去采玫瑰,可是他俩已经早过了平原了,国王仍在后面紧追不舍。这时公主又一次回头看见她父亲追来,她说:我们现在怎么办哪?”

“让我马上把你变成一座教堂,我自己变成一个牧师吧,我站在讲坛上布道。当国王追到时,发现面前是一座教堂,讲坛上有个牧师正在布道,他听了一会儿弥撒,就又回宫了。”

“王后问为什么没有把他们的女儿带回来,他说:别提啦,我在后边追了好长时间,眼看快追上了,前面却是一座教堂,里面有个牧师正在布道。你应该把牧师带回来,王后说:那教堂不一会儿就会跟来。”

“让你去真没用,我还是自己去吧。她走了一段时间,看见了远处那俩人,国王的女儿回头,看见了她母亲来了,便说:我们可没辙啦,我母亲亲自追过来了,我得把你马上变成一个鱼塘,我自己变成一条鱼。”

“母亲追到这里,面对的是一口大鱼塘,水中间有一条鱼快活地跳来跳去,而且不时地探出脑袋张望。她竭力想抓住那条鱼,可是力不从心。她不由得怒火上升,为抓住那条鱼,她一口气喝干了鱼塘里的水,但是感到非常不舒服,不得不又将水又吐了出来。”

“她难过地哭了起来:我非常清楚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她于是央求他们跟她回去。国王的女儿被感动了,回到母亲的身边,王后给了女儿三个胡桃,告诉她:这三个胡桃在你最需要的时候会帮你忙的。”

“小伙子也和她们一同回去了。他们走了约十里路,来到了王子当初出走的城堡,附近有一个村庄。他们走进村庄,王子说:在这里等一会儿,亲爱的,我先进宫去,安排马车和侍从来接你。”

“王子回到了王宫。他的归来让上上下下的人皆大欢喜。他告诉大家他已有未婚妻,她在村子里,他们得赶快准备车辆去接她。大家便七手八脚地套好了马车,大群侍从在车外各就各位。”

“王子上车了,上车前他母亲吻了他一下,他在这一瞬间忘记了以前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以及他将要做的事情。这时他母亲下令把马车卸套,大家都回屋去。在村子里坐等的姑娘等呀、盼呀。真是望眼欲穿,但是没有一个人来接她。”

“她没有办法,只好到属于王宫的一家磨房里去干活,她的工作是每天下午到水池旁去刷洗器皿。一天王后从王宫里散步出来,路过水池,看见一位体态丰满的姑娘蹲在那里,她不禁感叹:那姑娘可真是丰润多姿呀!”

“她太让我高兴啦!她和全体随从仔细观察着姑娘。但无人认识她。姑娘为磨房主工作了很长的时间,她干活卖力,待人诚实。与此同时。王后为王子从很远的地方娶来一位新娘。新娘一到,他们便要就举行婚礼。”

“那天,许多人热热闹闹地集结在一起。都想看盛大的婚礼。姑娘向磨房主请假也想去看看,磨房主答应说:行啊,去吧。她在走之前,打开了三个胡桃中的一个,发现里面有一件漂亮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