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五节 无节操的机甲师(1/2)

方卫被这位连姓名都没自我介绍过的深蓝教官拉上了贼船,除了必要的修行时间,方卫都泡在深蓝教官为主导的一大帮各类教官的指导学习中,不断的吸取着指挥战舰的技巧,可惜的是深蓝座舰上的虚拟实境只有机甲对战平台,没有战舰指挥平台。

架设一个机甲虚拟实境对战平台,要消耗的资源不是很多,比较的简单一些。深蓝座舰上其实是拥有一千台能接入虚拟实境的维生舱的,而在深蓝座舰上的精锐深蓝军人超过了一万人,也就是说大多数时候虚拟实境战争系统中都有两大阵营各五百的机甲进行对战。

每个阵营的五百架机甲,都是各自为战的,可以随意的组队,而且同一个阵营的也是能够攻击滴。这毕竟是现实类的战争系统,不是纯粹的游戏类。方卫不断学习着很虚的指挥技巧的同时,深蓝教官也让方卫在虚拟实境战争系统中锻炼战术意识。

没有战术意识的指挥官,丫的就是一白痴,送死的货色。

方卫一头扎进了很苦逼的战术意识锻炼中,要记住海量的各类经典的指挥战术。为了开拓方卫的见识,深蓝教官等人给方卫看得是人类历史上最经典的一百场星空战争,数以十万级的战舰在一望无际的星空中对战,无数的生命陨落,那种震撼难以言喻。

在与白涩琪的交流中,方卫知道深蓝战舰群已经朝深蓝王朝飞回去了,心中有着很莫名的情怀。离家数年了。终于能够再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妹妹了,没有亲人的地方,就不能说是自己的家。

方卫是一个很恋家的人,只是很多时候身不由己罢了。就如同接下来的日子里,方卫泡在了锻炼自己的机甲战术意识上,深蓝教官为此亲自出手,每天虐方卫千百遍。老实说吧。就只谈机甲操控技巧上,方卫是不比深蓝教官逊色多少的。

可在虚拟实境战争系统的对战中,深蓝教官却是非常的无耻的要求方卫使用破烂的月光机甲。要方卫纯粹靠着机甲操控技巧与战术意识来打赢深蓝教官驾驶的先进机甲。那个难度啊,就不要说了,谈起来都是一把眼泪啊。

很不爽的一点是。在深蓝座舰上的虚拟实境战争系统,是很蛋疼的,有两个系统。一个就是能虐方卫虐到死的两个阵营机甲群战系统,方卫一直都死的好惨啊,那些身经百战的深蓝军人,一个个都精通机甲战场搏杀。

不是那种看起来很好看却不大实用的机甲操控技巧,而是实打实的战场杀戮机甲。方卫没有那帮贱人心狠手辣,不管是对待敌人还是对待自己。倒不是方卫做不到,而是方卫一时半会没有适应,这些天的被虐。方卫也成长起来了。

相比混乱无比的两个阵营的几百架机甲对战厮杀,个人的机甲对战平台让方卫更加的不爽。深蓝教官看起来风度翩翩的,却是无比的恶劣,花了各种各样的手段来打击方卫操控的月光机甲,搞得方卫很是郁闷。

在大的机甲战场上。哪怕方卫死的很快,可也是死的很舒服的。可到了个人机甲战场上,那就一点都不好玩了,一定要那一边死掉了才行,这个系统是为了培养能上战场的机甲师,所以比较的黑暗。方卫的心理素质是非常强大的,倒是很快就适应了。

“方卫,今天打了十九场机甲军团战,你死了十九次,死的时间倒是玩了很多,很有进步。在机甲对战上进行了三十九次,你全部都输掉了,战斗意识倒是进步了很多,这是最后一次,我决定换一台机甲,爆尾龙,超酷的。”深蓝教官跟方卫进行着谈话,准备新的对战。

这些天的被虐,方卫学到了各种深蓝王朝机甲型号的战斗信息,这是出自于深蓝皇室官方的,非常的精准,这恐怕也是白涩琪想要让方卫在未来的星空战争中,早一些熟悉深蓝王朝的各类机甲性能。

毕竟深蓝王朝的那些机甲属性要是被敌国知道了,对于深蓝而言,绝对不是一件能让人觉得开心的事情,一个搞不好甚至会造成数百万数千万人的死亡。所以方卫很认真的学习着各类在虚拟实境战争系统中遇到的机甲型号,记录各类机甲武器。

深蓝教官驾驶着来虐方卫的机甲,一般都是深蓝王朝最先进的那一批机甲,也是战斗力最恐怖的。很多时候方卫操控着月光机甲,以自己强大的精神识海中的精神力,先天二级巅峰元,还有在黑暗星域磨练出来的机甲操控技巧,不至于输得很惨。

可惜的是深蓝教官真的是很没有节操的,使用机甲的先进武器,硬生生的搞死了方卫几十次啊,要是从之前都算上,方卫都死掉几千次了,真的是惨不忍睹。只是在这些过程中,方卫慢慢的养出来了战术意识。

战术意识这玩意,还真的只有在与人不断对战中才会养出来的,要是方卫一个人瞎捉摸,不管再如何的聪明,也是搞不定那虚无飘渺的意识流玩意的。

虽然早有准备,当那台神秘的非制式机甲爆尾龙真的出现在了战场的时候,方卫却发现它的样子竟然与自己之前想象的大相径庭。

那是一台足有三十多米高的庞然大物,透过淡淡的酱紫色光能防护罩,可以清楚地看到覆盖在机甲全身、由铬合金超密离子复合材料打造而成的厚厚银白色外壳,以及布满机甲全身、当量相当于小型核弹的大规模压制型武器---加农火炮。

妹的,方卫的月光机甲上根本就没有那些超级先进的能量武器,只有很低端的一些机甲必备的战场凶器。这让方卫觉得非常的不爽。毕竟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情绪的,方卫被深蓝教官换着花样的用先进的机甲压制着,怎么也不会开心到哪里去。

爆尾龙两根长五米许的中远距离锗光聚能枪长长地探出,分别架在了机甲的左右两肩。一个足有十余米见方的灰黑色热导发射器,则是略显累赘地挂在机甲身后。

纵览整个机甲的外观,给人的总体感觉就是压迫与沉稳,让人觉得这不像是一台以速度和灵巧见长的近战肉搏型机甲。倒是像通常在大规模星际战役中才会使用到的远距离火力压制武器--基座。

这种被统称为基座的大型火力输出型机甲在战斗中往往都是以移动炮塔的形势存在,用大规模的压制型武器对近战战场进行火力支援。至于在单挑方面,它取胜的几率可能还不如方卫的这台破烂月光高。

在一场正式的星空战争中。火力永远是不得不叹气的一个严肃话题。可是呢,机甲的体型非常的有限,不可能搞出几百米高的战斗机甲来。一般来说都是三四十米左右的机甲。这个样子的机甲,最适合执行星空战斗,与各类地区的战斗。

基座之所以会出现,也就是因为火力,说起来机甲的攻击力、防御力与机甲的灵活是相互敌对的。一台机甲想要变得更加强大,拥有更强大的火力,还有更加坚固的防御是应该做的事情,可悲剧的是,不是所有的机甲都是全能型号的。

在深蓝王朝的机甲配置中,方卫就看到了无数种各异的机甲类型。有的机甲是专门负责防御的,有的是负责防御的。基座也是分成了进攻型号与防御型号的,进攻型号的基座拥有着恐怖的火力压制能力,可是在自身的防御能力上就比较的糟糕了。

进攻型号的基座更加让人失望的就是它的灵活与速度了,虽然在星空战斗的时候。机甲的重量啥都影响都不是很大。可那是说说而已的,真正的战场上,哪怕只是一点点的问题,都会加大变成一个让人无话可说的大难题。

方卫没有亲自驾驶过基座型号的机甲,可是见过不少,在星盗团中是养不起基座机甲的。每一台基座机甲的造价是普通型号机甲的数十倍。这是为了战争的需要,一切的科学技术说起来再好听,也是为了人类的生存而服务的。

基座机甲有一个很二的地方,那就是嘿嘿,基座机甲是适合战场的,也是非常适合保护机甲师小命的。在一个机甲部队中,基座机甲师的地位也是很高的,这不单单只是基座机甲的强大,还有就是牺牲。

因为基座机甲的移动速度慢于一般的机甲,也就意味着很多时候基座机甲都是要作为殿后的人员。所以每一个基座机甲师都是值得人们信赖的,但是呢,事物都有其两面滴。

有阴谋!教官肯定有阴谋!

凝视着眼前这台看似笨重的基座,方卫当下非但没有感到任何得轻松,反而越发的紧张了起来。作为扮猪吃老虎的高手,方卫深知越是看起来盈弱的对手越不好对付这个道理。在方卫的人生经历中,看起来很一般的东西,也许会是要你命的。

在方卫吃掉黑暗星域那些甲虫的时候,他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种杀破坏能力都没有,也不会反抗的傻乎乎的甲虫竟然会是宇宙级怪兽冥虫的后代。那真的是太让方卫惊讶了,而且从那之后,方卫就不得不很无奈的不吃甲虫了。

想要在一个宇宙级怪兽的面前,用冥虫一族的虫肉当食物,那简直就是不要命了。方卫是一个很懂事的人类,所以对自己的小命看得非常的重要。

如果此刻出现的是一台看起来就很拉风的机甲,方卫反而可以直接从它的型号或者外观上大致判断出对手的实力,但是如今深蓝教官竟然祭出了一台完全不适合近战的基座,这让满肚子鬼主意的方卫一时间倒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了。

然而就在方卫正犹豫不决的时候,深蓝教官却已经首先发出了准备就绪的信号,并且直接关闭了所有的对战交流系统,完全切断了方卫想要通过信息通讯来试探对手的企图。深蓝教官可是一个很老辣的机甲师。尤其是跟方卫对战了几十次了,很清楚方卫的能力。

深蓝教官眼中除了对面那台看似破旧的月光,就已经再无其他,深蓝教官并没有产生任何轻敌的心态。他十分清楚自己面前方卫的月光机甲并不像他外表看起来那么不堪一击,相反的,如果自己稍加不注意,就非常有可能败在这个家伙手里。

有好几次的机甲对战中。要不是深蓝教官靠着自己驾驶的机甲的先进性能,各类强大的火力压制,还有超强的机甲防御力。恐怕早就被虐到不爽的方卫操控着月光机甲弄死了。深蓝教官可是不想这么快就丢脸的,毕竟他是听从白涩琪的命令来训练方卫的。

所以一开战,深蓝教官便瞬间发动了基座机体上所有的中远程攻击性武器。务求要在第一波覆盖性攻击中,就依靠基座那强大的大规模中远程火力,将月光的速度优势完全压制下来。用超级火力来压制月光机甲,这是有点悲剧,可在战场上只有活下来才最重要。

首先闪亮起来的是基座背后略显累赘的灰黑色热导发射器。随着呈正方形排列的九个后坐力缓冲器的同时启动,五十枚大概只有三米长的小型热导穿甲弹相继喷射了出来。

赤红色的光尾在天空中划过一条条完美的弧线,然后以三百六十度的全方位打击,瞬间包裹住了黄褐色身影刚刚飞身而起的月光,将它又重新逼回了地面。

“靠,对付老子这么台破烂机甲还下这么重的手。你还有没有点职业道德啊?!”习惯性地比出了中指,方卫嘴里面唾骂了一句。更何况他现在不但摸不清对方的底细,而且就连速度优势这个唯一的凭借也被对方一上来就给限制住了。

这种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别人手里、必须要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情况,让方卫不仅感到一阵的郁闷,顿时有了种空有一肚子注意却没办法发挥的感觉。

不过方卫心里明白。如今就是再郁闷他也得先忍着,战场可不是较劲的地方,你别看对面那台基座运动能力几乎等于没有,但火力却是公认的强大。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还非要硬扛着打冲锋,那基本上就和自残没有什么区别了。

行,算你小子够暴力。少爷先忍了,不就是高密度火炮压制吗?老子不信你的弹药能够永远都打不完!

方卫决定暂时选择忍辱偷生,当下双手一阵的抽搐,调节了月光机甲的各类性能。不要觉得奇怪,每一台机甲都有着很多的能量模式能进行调解的,譬如机甲的外甲的能量支持,直接影响到一架机甲的防御等级。

在之前的一系列战斗中,方卫都无一例外地选择了敏捷。因为按照这个家伙的机甲改装理念,在单挑这种面对面的搏杀战斗中,单纯的高防御根本就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这里不是混乱无比的几百架机甲对战的战场,不用练习挨揍的能力。

反正一旦被对方近身了,再强大的防护系统也都会瞬间成为摆设,还不如省下那些个功率用来提高速度,想办法将战斗的主动权握在自己的手里。

不过如今面对着大当量高密度的炮火压制,方卫那套防御换速度的方法却仿佛一下子没有了用武之地。因为敏捷和速度这两项优势显然都需要一定的空间来发挥,而现在月光周围三十米之内却全都是铺天盖地的炮火。

除非方卫能够从那密如暴雨般的弹道缝隙中穿越过去,否则留给他的选择,也就只剩下了被动防御这么一个选项。

当然,作为防守反击领域的代表,方卫就算是要被动防御,也显得与其他的机甲师大为的不同。也许是这个家伙在改装机甲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了如今这种情况,所以他就特别附加上了一个不为人知的隐藏属性。

轰,轰,轰,轰,轰!

随着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爆响,那数十枚铺天盖地而来的热导穿甲弹终于与刚刚搭建起来的深黑色光能防护罩撞到了一起,强烈爆破迸发出的耀眼光芒此起彼伏地不断亮起,顿时就将战场上方那片黑天鹅绒般柔和单调的虚拟夜空照得犹如一颗心中沁血的黑色美玉一般。

不过与这轮轰炸所产生的短暂光影效果相比。爆破之后所营造出来的烟雾显然更加令人惊奇。只见随着那一颗颗穿甲弹的不断爆开,原本屹立在战场清晰可见的月光周围就好像突然释放了数百个军用级别催泪瓦斯一般,一下子弥漫起了一层层浓重的灰白色烟气。

瞬间扩散开来的浓浓白色烟雾眨眼间就包裹住了月光那足有二十余米高的巨大机体,将周围方圆百米之内的所有空间,完全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战场中央那台刚刚发射了完热导穿甲弹的爆尾龙基座,也非常适时地配合着他的话语,发动起了第二波更加猛烈的进攻。一阵刺啦刺啦地响声过后。爆尾龙基座两肩上的中距离锗光枪开始发射了。

闪烁着黄褐色光芒的高能锗离子射线宛如两道狙击瞄准镜所射出的红外线光波一般穿透了厚重的白烟,在热导超光波雷达的十字光标锁定下,准确地落在了方卫那台破烂机甲刚刚被穿甲弹摧残过的远程防护罩上。

高密度的锗光离子在锗光枪推进器的高压脉冲作用下。不断地腐蚀着构成远程防护罩的高能热光分子,转眼间就把一块半径不到半米的范围,烧成了一片金灿灿的焦黄。而与此同时。爆尾龙基座遍布全身的中远程加浓炮口也全部启动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