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娘娘腔 > 第七章

第七章

李程秀做了个很长的梦。

梦里有跟邵群亲吻的场景,那时有从上照下来的白光,刺得他眼睛都睁不开。

身体非常难受,一会儿有如被烈焰灼烧,一会儿又像被抛到了冰窖里,整个世界天旋地转,所有的东西都失去了重力,他头痛欲裂,四肢无力。

勉强睁开酸乏的眼皮,李程秀盯着木质的天花板,愣住了。一时之间还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

身上很重,有什么东西压得他呼吸困难。他试图动了下手臂,身体的机能瞬时被唤醒了,腰以下的部分仿佛被车碾过一样,又痛又麻,尤其是下//体的地方,火辣辣地疼。

他缓缓转头,邵群熟睡的脸和赤//裸的臂膀近在眼前,均匀的呼吸直接喷在了他的脸上,他同时感觉到,自己什么都没穿,贴着他的邵群的身体,也是光//裸的。

李程秀脑子嗡的一声,只觉得头要涨裂开了。

他费力地推开邵群横在他前胸的手臂,往床的边沿挪去。

邵群缓缓睁开眼睛,怔愣地看了他两秒钟,快速地撑起了身子,打了个哈欠,一边揉眼睛一边道:“宝贝儿,醒了。”

李程秀拿被子捂住胸口,脸上的血色退得干干净净,“你……我……”

邵群勾着一边嘴角邪笑道:“程秀,你昨晚可真热情,大出乎我意料啊。”

李程秀愣住了:“我……?”

“是啊,你不记得了?”邵群撑着手臂把上半身倾向他,魅惑地笑着,“昨晚真让人回味无穷。”

李程秀只觉得一阵尖锐的头痛,晃了晃脑袋,颤抖地指着他:“不……可能,我,我喝醉,喝醉了。”

“嗯,你要是没喝醉,应该也不会那么大胆,不过……”邵群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蛋,“我真希望你天天喝醉。”

李程秀浑身一颤,狠狠推了他一把。

邵群毫无防备,后背直接撞到了舱板上,疼倒不算疼,就是声音很大,“咣”的一声,听得人直上火。

邵群皱眉道:“你干什么。”

李程秀怒瞪着他:“你,你,我喝醉了,你,你做……”他越是着急,便越是讲不清楚话,他多想能利索又有气势地质问邵群,他对自己做了什么。

邵群反而是一脸平常,“怎么了,两个人在一起,哪有不做这个的。”

“可是,我喝醉,我,我没有……同意。”

邵群脸色瞬间变了:“程秀,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难道是我强//迫你了。”

两人相遇到现在,邵群没跟他掉过脸子,此时脸一沉下来,李程秀下意识就觉得紧张。而且他被邵群的理直气壮给镇住,反而不敢冒然指责了。

邵群绷着脸冷道:“程秀,我以为我们俩是互相喜欢的,难道一直是我自作多情?你都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怎么能醒过来就给我治罪呢?”

李程秀被邵群的反咬一口弄得哑口无言,双目失神地盯着雪白的被子,肩膀不停地颤抖着。

他也糊涂了,邵群看上去是那么的义正言辞,难道昨天自己喝醉了真的酒后失态了?可是,就算如此,这难道不是趁人之危吗?

他抬起头,颤声道:“我,我不记得,但是,我喝醉了,你……”

邵群凑近他,将他笼罩在了自己的阴影之下,轻声道:“程秀,昨天你可不是现在这样的,你比现在诚实可爱多了。我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我喜欢你,我怎么忍得住呢。程秀,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李程秀脑子乱成了一团,缩紧了身子,试图避开邵群的压迫。

邵群摸着他的脸,柔声道:“程秀,是我自作多情吗。你明明也喜欢我的,对不对,既然如此,这事有什么错的?”

李程秀看着他,眼里满是迷茫。

邵群循循诱导着:“我知道,你是太紧张了,别怕,放松点。要成为我的人,这点痛是一定要受的,但是以后你会喜欢的,真的。”

李程秀心里既慌乱又委屈,可任他浑身是嘴,也无处可说。他根本就确定不了,昨晚到底是不是自己失态了。邵群又是如此的笃定泰然,让他反驳不出一句来。

他推拒着邵群赤//裸的胸膛,可刚贴上去就觉得热得厉害,像被烫到一样缩回了手。

他抱着被子跌跌撞撞地滚下床,急道:“我要,回家。”

邵群抱着胸微笑地看着他。

李程秀从地上爬起来,就往门口冲。可是一打开门,一阵海风夹着腥味就扑面而来,他望着甲板外一望无际的大海,整个人如遭雷击,愣在当场。

邵群也跟着跳下床,贴着他的背后抱住了他,在他耳边低声道:“宝贝儿,我们在海上呢。明天再送你回家,船上没有外人,就当度蜜月了,好不好?”

李程秀只觉得浑身发冷,他有种感觉,仿佛自己从里到外,都被一种凉意紧紧地束缚住了,将他罩在其中,一点点封死他的退路,让他无处可逃。

邵群低笑了两声,将他打横抱了起来:“走,洗澡去。”

李程秀沉默着被他抱进了浴室,直接放在了浴缸里。

他刚要站起来,就被邵群压着肩膀按了回去,并且打开他身后的水龙头开始放水。

李程秀佝偻着赤//裸的身体缩在硕大的浴缸里,微微地抬着下巴,睁着水亮的眼睛看着邵群。那眼中尽是惊疑和委屈,看上去楚楚可怜,邵群心里突然有了几分不忍。

他也跟着跨进浴缸,不顾李程秀的闪躲,把他抱在怀里,把温热的水撩到他身上。

李程秀单薄的后背贴靠在邵群的胸前,邵群把下巴垫在了李程秀的肩膀上,柔声道:“程秀,你在生我气吗?”

李程秀依然抱着膝盖,埋头不语。

邵群凑近李程秀的耳畔,暧昧笑道:“我帮你洗澡吧……”

……

……

一趟澡洗下来,李程秀眼睛都哭红了,邵群却是心满意足,还心情愉快地给他擦干了身子吹干了头发。

邵公子长这么大第一次伺候人,还伺候得挺高兴,第一次知道这样也很有情//趣。

李程秀穿戴整齐后,邵群就把他领下楼,甲板上早就放好了遮阳伞和桌子,桌上铺着雪白的桌布,点缀着鲜花烛台和精致的餐具。

碧海蓝天,明媚阳光,雪白的遮阳伞,摇曳的桌布,嫩黄的鲜花,一切的一切都往浪漫里可劲儿扎堆。

李程秀接收到邵群火热的视线,不好意思地低着头。

邵群把他领到桌前坐下,冲旁边的侍者使了个眼色。

只有在电视里才会出现的情景立刻全部呈现在李程秀眼前。

有人倒酒,有人传菜,还有人在旁边拉小提琴。

李程秀直接就看愣了。

邵群笑了笑:“喜欢吗?”

李程秀偷偷看了眼神色相当自然的侍者,自己反而很是尴尬。

这若是一对俊男美女,自然是赏心悦目的,可是两个男的……

邵群眉梢含笑,看着李程秀羞怯的表情,自己也颇为得意。

他就知道这套玩意儿对李程秀绝对的好使,女人不都喜欢这些没用的东西。

李程秀也许是开始放松了,也许是饿了,不再把自己紧绷着,拿起刀叉,沉默地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邵群又兴致盎然地拉着他钓鱼,烧烤,累了就把他拉进船舱,把他抱在膝盖上教他玩儿Black Jack。

李程秀对于这样的对待真是受宠若惊。邵群比平时还要热情温存,随便说一句话,做一个动作,都让他脸红心跳,不知所措。

而且邵群如此的坦荡自若,让李程秀根本无法对昨晚的事情做出质疑,生怕自己冤枉了他,那岂不是太伤人了。想来想去,李程秀都板不下脸来了。

一天下来,两人之间倒是愈发甜蜜了。邵群难得如此休闲,权当带着小//情//儿度假了,心情自然大好,心情好了,对李程秀自然是大肆宠溺。

李程秀在此之前,从未想过有个人能把他捧上天似的这么宠着。他战战兢兢,唯唯诺诺地跟着邵群的步调,配合着邵群的亲密无间,享受着被关怀备至的美好感觉,深怕走错了一步就会踩空,从云端掉下来。

游艇在傍晚时分回到了深圳港。在把李程秀送到他家楼下后,邵群把人按在靠背上狠狠地亲了个够。

邵群舔着嘴唇:“今晚真想跟你在一起,不过,我得去陪陪阿文他们,我们四个难得能凑齐了。”

李程秀这一天过得神魂颠倒的,早就把那三个人给忘了,此时一经他提醒,脸色立即变了。

邵群捏着他的下巴:“怎么了?”

李程秀摇了摇头。

“你还记着以前的事儿呀,心眼儿怎么这么小,嗯?”

“不是……”

邵群掐了掐他的脸蛋,“他们可是我哥们儿,你得爱屋及乌,知道吗?”

李程秀想了想,温顺地点了点头。

“来,亲我一下。”

李程秀不好意思地往后退了退:“刚刚,不是……”

“没亲够。”邵群抬起他的下巴,低头又吻了上去,直把李程秀亲得上气不接下气,才依依不舍地放开。

新得的宝贝总有三天热乎,邵群这热乎劲儿正越烧越热呢,这两天却不能尽情燃烧,难免心有不甘,跟李程秀分别都很是留恋。

邵群冲他比了个电话的手势,这才驱车离去。

第二天本来还可以继续休息,可是休息久了李程秀觉得心慌。毕竟白拿钱不干活,任谁都得不安,所以一大早他就照常去上班儿了。

去了酒店,他发现所有人看他的眼神儿都不对了。

他被那一双双包含审视、不屑、猜疑和妒忌的眼神刺得坐立难安。

毕竟俩星期没上班,换下衣服后他先去跟张经理报了个道。

张经理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哟,李师傅,可回来上班了,这段时间过得好不?”

连李程秀这样迟钝的都听出了话里带刺儿,他僵直着脖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怎么样,这回赚得够本儿了吧。”

李程秀经他提醒,才想起来自己没拿到什么报酬。以他现在和邵群的关系,也确实不该给他什么报酬,所以他也就自然而然地忘了。

“不管怎么说,一套大房子是赚着了,这回私活接的,真值。”

李程秀猛然抬眼看着他:“什么……什么意思。”

“哎呀,跟我你还装什么,房子还是我带你去的呢。我也不管你的事,你别紧张啊,我就随口问问,那回来了就好好工作去吧。”

李程秀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回去埋头工作去了。

这一天要比平时任何一天都难熬得多了。

几十双眼睛时不时地盯着他看,那目光实在咄咄逼人,把他切割得惊恐万分。

他不知道这些目光都是什么意思,不知道这失踪的两个星期里,别人都评价了他什么。

他心里本来已经因为跟邵群见不得光的关系而非常不安了,如今这些无声的猜忌和指责更是弄得他心慌不已。

晚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时,他用钥匙打开门,才发现客厅的灯居然是大亮的。

他生活上一直相当仔细,从来没做过忘了关灯的事儿。

而且……不对啊,他是白天走的,怎么可能开灯。

他心里大惊,刚想夺门而出,突然阳台外走进了一个人。

李程秀一看,竟是邵群,正叼着烟笑看着他。

李程秀心里生气一股莫名的愤怒:“你,你怎么,有钥匙?”

邵群眯着眼睛抽了口烟,慢悠悠地摊手,笑道:“这是我的房子,我怎么会没有钥匙呢?”

李程秀不知道如何反驳,可心里着实不舒服,尤其再联想到今天张经理说的话之后。

邵群把烟扔进烟灰缸里,朝他走过来,俯下//身亲了亲他的脸:“今天为什么一直关机。”

“上班,要关机。”

“你每天都这么晚下班?”邵群看了看表,都快十一点了。

“不是,有早班,晚班。”

“我可是等你等到现在。”

李程秀惊讶地看着他:“你,等我?”

“当然,我想跟你一起吃饭的,结果你现在才回来。”

“你吃饭了吗?”

“你说呢?”邵群指了指表盘。

李程秀举起手里的塑料袋:“我有打包的,饭菜。”

邵群皱眉道:“你让我吃别人的剩菜?”

李程秀微晒:“我给你做饭。”

“不用了。”邵群上去搂住他的腰,“我已经吃过了。”他凑到李程秀的脖颈间闻了闻,随即皱眉道,“又是一身油烟味儿,赶紧洗澡去。”

李程秀有些不好意思地推开他,转身就要往浴室冲。

邵群拉着他的胳膊:“等等,我跟你一起洗。”

李程秀脸立时就红了:“不好……吧。”

“又不是没洗过。”邵群连拖带拽地把他弄进了浴室,眯着眼睛威胁道,“不许跑,老实待着,我还没打算做什么呢,你要是乱动,我就不保证了。”

两人洗澡完后,邵群直接从卧室的衣橱里拿出了睡衣套在身上,浴室里摆满了李程秀从来没见过的瓶瓶罐罐,一切自然得就跟这里是邵群的家一样。

李程秀懵了,站在床沿看着舒服地躺在大床上的邵群。

邵群冲他伸了伸手:“都十一点多了,不累呀你,上来。”

“你……”

“怎么了?”

李程秀沉默了。

邵群是如此的理所当然,留宿甚至不需要问他的意见。

这确实是他的房子,可是他当时是怎么说的?这是他租给了他的老板,他老板给他做员工宿舍的。他怎么能想进就进,想住就住。

他觉得有些伤心,长这么大,他已经习惯了任何人对他的不尊重,可是这段时间的相处,让他以为邵群是不一样的,让他以为自己也不一样了。没想到,什么都没变。

邵群起身把他拉上//床,看着他黯然的表情:“怎么了呀?”

李程秀摇了摇头,摸着枕头躺下。他习惯了忍耐,不想因为这些事而和邵群有什么不愉快。

邵群把被子盖到俩人身上,将他搂在了怀里,拿脸颊蹭着他的脖子。

他的亲昵让李程秀觉得心里安慰了些,人也放松不少,他动手摸了摸邵群的头发,轻声道:“还有点儿湿。”

“没事,一会儿就干了。”

“再吹吹?”

“不用。”邵群抓着他的手,亲了一下:“程秀,跟你说件事儿。”

“嗯。”

“你把工作辞了吧。”

“啊?”

“那种工作有什么可做的,又脏又累。你跟了我,不需要工作,辞了吧。”

李程秀从他怀里挣开,撑起身子,瞪着明亮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邵群依然自顾自道:“与其每天累死累活的,不如在家照顾我,如果你觉得不好跟你们老板开口,我来说好了。”

“不行。”李程秀颤声道,“不能,辞职。”

邵群也撑起身子,皱眉道:“有什么不能的,那里会缺一个厨子?”

“这是,我的工作。”

“你一个月赚那么两三千块钱有意思啊?我让你辞职,自然不会亏待你,一个月给你五万够不够花?”

“邵群!”李程秀难得拔高了音量,气得眼睛都红了,“邵群,我不用,你养,我不是,不是那种……不用你养!”他越急,舌头就直打结。

他现在的感觉就如同被人当街扇了耳光一样,又难堪又愤怒。

邵群把他当成什么了,这架势,不是要花钱包//养他吗?

他只听说过女孩子生活不容易,被大款包//养的,他一个男的,他能把自己养活好,邵群怎么能这样侮辱他。

最让他伤心的是,他一直以为他和邵群,是两情相悦,是自由恋爱的。

邵群眼看他跟兔子似的急红了眼睛,颇为不解:“你这是怎么回事?我可以让你生活得很好,不用工作只用享受,总比你起早贪黑挣那几个钱好吧?”

李程秀气得身子都在抖:“我不是,女人,我可以,养活自己。”

邵群心里颇为不屑。在他看来,李程秀这种人跟他谈什么志气、尊严,都是笑话,他不会觉得他这么做能多像男人一分,而只会觉得他不识时务。

不过相处这个把月的,他也把李程秀的脾气摸得差不多了,就是吃软不吃硬的。

邵群马上放软态度,柔声道:“程秀,你误会了,我没那个意思。你每天早出晚归的,我看着心疼,我只是想让你过得好一点,我更想天天都能看到你。”

邵群这么一说,李程秀果然立刻软了下来,轻声道:“我,可是我,要工作。”

“好好,你工作,你不愿意辞职就算了,可是我一个人在深圳,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平时连个照顾我的人都没有。”

李程秀蹙着眉想了想:“我可以,调班,尽量,早班。”

“那有什么区别?”

“可以,给你做早饭,晚饭。”

邵群笑了笑:“真的?”

“嗯。”

“那我跟你们老板说说,都调成早班吧。”

“不行。”

“又有什么不行?”

李程秀迟疑道:“同事,会不满。”

邵群不耐烦地叹了口气,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碰着天上掉馅饼儿还不敢捡的,这是跟他唱的哪出?欲擒故纵啊。

脑子转了转,他心里有了主意,既然自己劝不动他辞职,就让他自动辞职好了,他搂着李程秀的腰躺下:“行了,这些明天再说吧,睡觉。”

邵群很少跟自己的情//儿一起睡,养在北京的那个一天到晚变着法儿的跟他要这要那,杭州的那个逮着他就不让他走,个顶个的烦人,他现在都腻歪得不行,正打算着跟他们断了,反正他短期内都会待在深圳。

李程秀不太一样,起码现在跟他待着很舒服,不吵不闹也没那么多幺蛾子,还相当好哄。尝腻了或妖孽或火辣的,他现在开始喜欢这温顺乖巧的了,抱着李程秀睡觉跟抱着只猫似的,又柔软又热乎,而且不会乱动。

邵群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李程秀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他起床一看,衣服给他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床头,浴室的洗脸池边沿擦得干干净净,一滴水都没有,桌上的早餐拿罩子罩着,掀开来还是热的,连餐具都摆得端端正正。

邵群只觉神清气爽,嗤笑道:“这不就是天生伺候男人的料嘛。”

吃完饭后,他掏出手机拨下一个号码:“喂,张经理啊,是我,嗯,你也好你也好,是这样,我想私下麻烦你件事儿。”

李程秀开始觉得在酒店的日子越来越难过。

自从他接了邵群的活儿回来后,所有人的态度仿佛都变了,对他处处怀着轻蔑和敌意。

几个大厨就不用说了,见着他就冷嘲热讽,可连底下的学徒都开始难为他,就直接影响到他工作了。

他正在炒菜的时候,就听背后阴阴凉凉地来了一句:“哎你们看这小细腰,我要有这么个身段,你们说,那大老板是不是就找我了?”

身边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李程秀身形一顿,脸色瞬时变得青白。

旁边洗菜的小工嘻嘻笑着说:“你又不是基//佬,你怎么知道基//佬喜欢什么样的,腰再细也没用。”

“就是,光腰细有什么用,还得长得细皮嫩肉的,还得特有女人味儿的,就像咱们李师傅似的,是不是啊。”

一众人在李程秀背后肆无忌惮地哄堂大笑。

李程秀手里的锅铲险些没拿稳,他慢慢地转过身,小声道:“你们,别乱说。”

“开个玩笑嘛,我们说什么了?”

“李师傅啊,我们是开个玩笑,不过要是真有什么事,你也别瞒我们呀,大家都是同事,相处这么久了,何必见外呢?”

“就是啊,现在社会很开放的,我们不会歧视基//佬啦。”

“基//佬也是人啊,也要拍拖啊,不过能拍拖到大老板,好比女明星嫁入豪门哎,好省力哦。”

“干脆我都去搅//基了。”

“哈哈哈哈你这么粗壮,基//佬不中意的。”

李程秀勉强稳住颤抖的手,回过身来,强迫自己忽视身后的一言一语,沉默地翻搅着锅里的菜。

上班的时间简直度日如年。

刚过了晚饭的高峰期,他就被张经理叫到办公室去了。

“坐。”张经理一指椅子。

李程秀忐忑地坐了下来,不自觉地绞着手指。

“小李啊,最近酒店有些流言。”

李程秀僵硬地点了点头。

“其实你和邵总的事,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要长脑子的哪能猜不出来呀,你说对不对?”

李程秀没有抬眼睛,依然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有人说了什么,他不相信酒店的人只是因为他接了个私活,就想到那么远。而唯一会怀疑他和邵群的关系的,只有送他去那个房子的张经理了,究竟是谁散播了谣言,简直一目了然,可是他能说什么呢?

“虽然现在社会风气很开放,可是这种事情,毕竟是影响不好的,你明白吧?”

李程秀抬起脸,黯然道:“你想,我,怎样?”

他不善于说谎,也说不出他和邵群之间没什么这种话,如果张经理是存心跟他过不去,他怎么样都不对。

张经理道:“我能怎么样你,我哪敢啊?你现在和邵总关系深厚,老板又对你很赏识,按理说,真轮不到我来跟你说这些。可是吧,我毕竟手下管着这么多人呢,我得密切关注员工情绪啊积极性啊之类的,这件事显然让我们酒店的男性员工都很不安,我怕这种情绪影响了工作,这岂不是我失职了,你说是不是,你能理解我吗?”

李程秀只觉得鼻头发酸,依然点了点头。

“我叫你来呢,就是希望你以后能尽量注意一点,不要跟男性员工走得太近,也不要仗着你和邵总的关系,就搞特殊,怠慢了工作。我一个部门经理,又不能逼着你辞职,但是你希望你能体谅体谅我,尽量让我的工作顺利些,好吗?”

李程秀再也坐不住了,从椅子上腾地站了起来,颤抖的手在背后握成了拳头。

张经理睨了他一眼,挥挥手:“行了,你回去做事儿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