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娘娘腔 > 第八章

第八章

李程秀下午下班回来,就见邵群正坐在沙发上一边在笔记本上敲着字一边抽烟,烟灰撒了大部分在烟灰缸外面。

他相当不喜欢烟味儿,可是住在人家的房子里,他什么都不好意思说。

李程秀放下手里的菜:“你来了,饿吗?”

邵群皱了皱鼻子,眼睛都没抬,一直看着电脑屏幕:“你先去洗个澡再做饭,你身上净是厨房味儿,闻着都饱了。”

李程秀有些尴尬地点点头,转身进了浴室。

过了十分钟,李程秀就干净清爽地站在了他面前。

邵群这才阖上电脑,把烟掐了,朝他一伸胳膊:“来。”

李程秀听话地凑到他身边,邵群搂着他的腰把他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李程秀也习以为常了,像个小猫一样规规矩矩地缩在他怀里。

“说说,今天干什么了。”

李程秀找到新工作了,虽然还是在试用阶段,工资又低,但他还是挺高兴的:“上早班。”

“不是让你休息一段时间吗,怎么又跑出去了。”

“休息,两个多月了。”

邵群不悦道:“我又不是养不起你,你非得出去找罪受啊。”

李程秀眨着眼睛:“我必须,工作啊。”

“你到底有什么必须的,你要钱,我给你就是了。我不希望我的人成天让我找不着,弄得比我还忙似的。”

李程秀为难地看着他:“不用,你的钱。”

邵群有些恼了:“你用不用这么二,你挣那点儿钱,不如在家给我当保姆。”

李程秀一愣,慢慢挪动了身子,想从他腿上下来。

邵群钳住他的腰,瞪着他,目光如炬。

李程秀茫然地看着他。

“明天起不要去上班了,在家待着。”

“……邵群,不行。”

“啧,你怎么回事?”

李程秀迟疑道:“我欠了钱。”

“欠钱?欠谁的?为什么?”

“亲戚的,我妈,住院的钱。”

邵群点点头:“欠了多少?别管多少了,我给你还。”

“不行。”

邵群提高了音量:“什么不行?”

李程秀固执地说着:“邵群,不行。我可以还。”

邵群不耐烦地推开他,站起身往外走,随口骂道:“真是有病。”

李程秀看着敞开的大门,发了半天的呆。

他心里难受,却不知道怎么跟邵群解释。

邵群不想让他太辛苦,是为他好吧。可是他得挣钱,他不能花邵群的,这不正常。

李程秀失落地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突然看见了茶几上的手机,心里一动,拿起手机给邵群发信息。

“邵群,谢谢你的关心。我可以养活自己,我不能依赖别人生活,希望你可以理解。”

邵群手机响的时候,他正在开车,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感觉是李程秀发过来的。趁着等红灯的时候一看,果然是他发的。

把上面的寥寥数字反复读了三遍,翘着嘴角笑了笑。

李程秀这份廉价的自尊,在他看来无比的可笑。他长这么大,什么三贞九烈自命清高的没见过,到头来不肯服软的不外乎是价码还没够。他揣摩着李程秀的心思,大概是因为自己还没给他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总是缺少安全感的,再来就是奢侈的日子还是没过够,不然想戒都难。

他今天是急躁了,一急就忘了,跟李程秀,得来软的。李程秀这种性格的人,三刀不出血,看着是软弱窝囊,可是骨子里无比的固执。他想了想,决定把那套房子送给他,再稍微哄哄,希望李程秀能自此识时务些。

他把手机扔到副驾驶的坐垫上,掉头往回走。

打开门进去的时候,李程秀正盘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书,张大嘴巴惊讶地看着他。

邵群带上门,走过来扑到他身上,拿脸蹭了蹭他温暖的脖子,低声道:“我刚才着急了。”

李程秀觉得眼眶微热,放下书,张开手臂轻轻环住他的腰。

邵群轻轻拿牙咬着他的锁骨,冰凉的手伸进他的衣服里,抚摸着他光滑的背脊。

李程秀乖顺地把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闭着眼睛战栗地感受着。

邵群摸了一会儿,把俩人都点着了。他起身把李程秀抱进了卧室,密密实实地把人压在了床上。

俩人从下午一直纠缠到了天黑,李程秀累得眼皮都直打架。

邵群亲着他汗湿的眉眼:“宝贝儿,我饿了。”

李程秀小声道:“我也饿了。”他拿脑袋在邵群怀里蹭了蹭,留恋着这份温暖,好半天才依依不舍地爬起来,柔声道,“我做饭,想吃什么。”

邵群觉得心里也异常的温暖,很久没有如此闲适舒服的感觉了:“你做什么都好吃。”

李程秀笑了笑,爬下床去做饭。

李程秀围着锅台做饭的时候,邵群就叼着烟,在缓缓飘浮的烟雾中看着他忙碌的背影。

李程秀的背影很好看。他的脖子修长白皙,耳廓总是透着一圈儿粉。薄削的肩膀看上去有几分脆弱,肩胛骨有些突出,尤其是牵动臂膀的时候。当李程秀背对着他被他上的时候,他喜欢啃咬他的肩胛骨。他的腰很细,摸上去没有一寸赘肉,松垮的睡衣在腰部看上去空荡荡的。屁股微微地翘着,只有他知道,扒//下裤子后,其实那两片儿很饱满,手感也上佳。宽松的睡裤包裹着修长笔直的两条腿,李程秀体毛稀少,如果光看小腿,有点像女人,但是他膝盖关节粗大,纤细中又不失男性的健美。

邵群从来没有想过,能从一个小//情//儿身上看到类似家的缩影。

他跟以往的床//伴的相处模式,无外是进门脱衣,做完走人,偶尔出去约约会,也无非是带着他们买东西。

从来没人会像李程秀这样,跟保姆一样地照顾着他,而没听他要过任何东西。

他工作越来越忙,对于性//事的要求就不如早几年那么频繁,可是他一个星期还是往他这里跑个三四次,就是因为他实在厌倦了一家换着一家酒店地吃饭,吃得他想吐。

跟李程秀安静地吃一顿饭,吃完饭无论是看电视看书还是看电脑,他都可以抱着他。李程秀基本都是安静地待在他怀里,陪着他看电视看书看电脑。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养了一只会做饭洗衣服收拾房间还能陪他说话跟他做//爱的小宠物,而且极度好养活。

怎么会这么好用。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称心的东西呢?

邵群光看着他的背影,都发自内心地想笑。

他走过去从背后搂着了他的腰。

李程秀吓了一跳,笑道:“干嘛?”

“抱一会儿。”

“我,做饭。”

邵群把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嘟囔着:“我又不做什么,你做你的饭。”

李程秀无奈,背后拖着一个大号人偶,动作娴熟地料理着锅里的食材。

邵群知道自己现在肯定不舍得跟李程秀断了。

他在珠三角的事业刚刚开始,真的需要这么一个体贴入微的人,来缓解他的生活压力。

吃完饭后,邵群躺在沙发上,头枕着李程秀的大腿,随手翻着李程秀刚才看的会计书。

李程秀修长的手指穿梭在邵群的发间,给他按摩着头皮。

当厨师的人,手很是有力,按的力道恰到好处,邵群舒服得直眯眼睛。

邵群举了举手里的书,随口问道:“学得怎么样了?”

“难,开始简单,越来越难,没有人,可以问。”

邵群笑道:“你可以问我啊。”

李程秀道:“你很忙。”

邵群心里突然一动:“程秀,你想不想去系统地学习一下?”

李程秀点点头。他怎么会不想,可惜一是没时间,二是他还没存够钱。

邵群高兴地撑起身子:“你别去上班了,我给你报个补习班,你去上学吧。”

李程秀一愣,眼里闪动着明亮的光芒,可又很快黯淡了下去,摇了摇头。

“你不是不想一辈子当厨师吗?会计是个不错的专业,你做事细致谨慎,又能吃苦,这很适合你。”

李程秀失神地看着邵群手里的书。

能再次读书,是他的梦想。

他小时候成绩一直很好,不是因为他多聪明,而是他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

如果给他时间,他觉得自己是可以学好的,邵群的话,真的让他心动了。

邵群继续怂恿道:“会计是很深奥的学问,你光自己学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有专业的人指导。这样,我先给你报一个补习班,把基础打好了,等你入门了,我找会计师专门辅导你,如果你学得好……”邵群捏了捏他的脸蛋儿,笑道,“就来我的公司上班。”

李程秀眼中波光流转,被邵群说得整个人都有些激动。

如果他真的能学出来该有多好,而且去邵群的公司上班……那就意味着可以天天见到他,有机会了解他从来不敢妄自碰触的邵群的生活。

可是钱……

李程秀抿着嘴,犹豫地转着眼珠。

邵群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也不急着逼他现在答应,就像当初让李程秀成功辞职一样,他要让他没有拒绝的余地。

邵群搂着他安抚道:“你别急,我尊重你的意思,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这毕竟是对你自己极为有利的事情,而且你跟我见外什么呢,你越见外,越伤我心。”

李程秀辩解道:“不是……”

邵群直指他的说辞:“你不用解释,我明白,所以我不逼你,你好好想想。你这几天可以照样去上班,但是你也应该多抽出时间学习了,我知道你是有毅力的人,做事不可半途而废啊。”

李程秀点了点头,感激地看着他。

邵群虽然有时候脾气不好,有时候自我中心,可是心地还是好的,并且是真的对他好的。

世上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他既然喜欢邵群的好,就要连邵群的不好也一并喜欢。他不能只想着得到邵群的关怀,而对于邵群让他难过的时候不加以包容,他已经享用着太好的东西了,他觉得很满足。

接下来的几天,李程秀依然按时上着班,他虽然认真地在考虑着邵群的建议,可是也打算至少要做满一个月,拿到工资再说。

邵群也依然是偶尔来他这儿,每次都要提醒他好好考虑,权衡利弊。

这一天来的时候,邵群一进门就说要送他件礼物。

李程秀不明所以,含笑等着。

邵群从背后拿出一个文件袋,把开口打开朝下,袋子里像雪花一样洒落了一茶几各式纸质的字条,足足有几十上百张。

李程秀怔愣地看着那些字条。

邵群把袋子一扔,安静地看着他。

李程秀看着这些纸片,整个人如遭雷击,眼眶马上就湿了。

这些东西他一辈子都不会忘。

他妈生病的时候,他走投无路,只能回到乡下的老家,挨家挨户地借钱,就那么从村头一路跪倒了村尾,膝盖那处血都透出了裤子。一家借个几百上千块钱,打个欠条,小小的村子,百户人家,都被他借遍了。那时候的辛酸苦楚,真的无法用语言形容。

这些欠条就是他背负的债,不只是金钱上的,更是心理上的。如今邵群就这么把它们送到了他面前,他感觉心里一座沉重的大山瞬间崩塌了,仿佛连呼吸都变得轻松多了。

他此时已经无暇去顾及他又欠了邵群多少,他只觉得邵群救了他。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第一次主动抱住了邵群,哽咽着颤抖着不停说着谢谢。

邵群沉默地抚摸着他的背脊,眼中忽明忽暗,心里思绪万千。

如果不是他的助理给他报告了那些事,他真的无法想象,李程秀小时候的日子会有那么难。

自己照顾着瘫痪的母亲,卑微地挨家挨户借钱,李程秀那时候才十三四岁吧,他无法想象那么小的孩子究竟是怎么熬过这一切的。

怀里这个瘦弱的孤僻的男人,第一次让他产生了一种名为怜惜的心情,还有不得不承认的敬佩。

李程秀终于又一次辞了职。

当他把那些欠条一股脑地扔进垃圾桶里的瞬间,他觉得自己好像获得了新生。

他可以作别过去,他有了全新的目标,最重要的是,他还有了爱人。

他现在心中对邵群,真是充满了感激和爱慕。

邵群如同冬日暖阳,如同雪中送炭,他对他那么好,让他觉得自己有了价值,值得被关心,他第一次觉得老天是善待他的,把邵群送到了他身边。

于是他现在几乎事事唯邵群马首是瞻,一个月还没做完,他就把餐馆的工作辞掉了。

他又认认真真地给邵群写了张欠条,把邵群帮他还的债和报补习班的钱都算上了。

虽然同样是欠条,但这份不但不让他觉得是负担,对他来说反而是一种动力,敦促自己去努力学习,也要努力对邵群好,来报答邵群为他做的一切。

邵群敷衍地瞄了眼欠条,随手往抽屉里一塞,转身就把李程秀压倒在了书房的红木大桌上,打算要些他真正感兴趣的报偿。

邵群给他报的班,一个星期只有一三有课,不过是从早上九点一直上到下午四点,中午一个半小时的休息。

他第一天上课的时候,就听到不少人抱怨说这样浓缩的课程太累,可是对于李程秀来说,能坐在教室里学习而不是在乌烟瘴气的厨房里工作,现在的每分每秒都算是享受了。他一点都不觉得累,反而因为不能天天上课而有些遗憾。一个星期只有两天的课,那接下来的五天干什么呢,岂不是很浪费。

李程秀在草稿纸上涂涂画画,计算着自己最近的开支,以及他现有的几万块的存款能支撑多久。

“嗨。”

一个轻快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他手一抖,笔尖儿划到了桌子上,铅笔芯立刻断了。

“哈哈哈,吓着你了。”

这个女孩子算是他的同桌,他们总是班上来得最早的,几次下来,俩人就经常坐一块儿了。

女孩子性格外向又健谈,对于他的沉默寡言完全不放在心上。

那姑娘咬了口自己带的包子:“你知道今天下午的Guest Lecture请了谁来吗?”

“不知道。”

“不得了啊,听说是咱们这个班的股东,就是那个特牛逼的会计师事务所的老板,你听说过吧,要是成绩好,能去他的事务所实习。”

李程秀点点头:“听过。”他来时就听说,如果连续三个月的考试成绩都名列前茅,就有机会去那个国内顶尖的会计师事务所实习。这对每一个新手来说,都是了不得的机会。

那女孩突然靠到李程秀身侧低声说道:“我还听说啊……”

李程秀笑看着她,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哪儿那么多听说。

她的声音里带了明显的兴奋:“听说这个老板长得可帅了。”

李程秀笑着点点头:“很好啊。”

他自懂事以来,他的同桌小姐算是他唯一接触过的除他母亲以外的女性,在这之前,女性就像是跟他住在不同的世界。他觉得,这种生物,很可爱。

“听说才三十多,真有钱途啊,哇,真想快点儿看到。”

上午依然是照常上课。中午的时候李程秀拿出自己做的午餐吃饭,顺便还给了同桌一份,自从上次她眼巴巴地看着他饭盒里的菜一个劲儿地说香,他每次做饭都多带出点儿来,反正也不麻烦。

“嗯!李程秀,你这手艺啊你这手艺,真是贤惠死了,哪个女人嫁给你就太有福气了。”

李程秀不好意思地笑笑,埋头吃饭。

姑娘斜着眼睛偷偷打量着李程秀。

自从李程秀跟邵群在一起后,邵群再也不允许他穿着地摊货出门,给他置办了不少衣物。他自己虽然没有意识到,可如今他从头到脚均是名牌,衣料考究,剪裁精致,加上清爽的发型,和本就白皙秀丽的脸蛋,把他整个人衬托得更加温润俊雅。

就连他的那份娘,也因为几乎不跟人说话而被掩藏得很好,自从上课以来,不少女同学都悄悄琢磨着他,恨不得扒开他的衣领看看他今天穿的是Versace还是Armani。

同桌姑娘有些心猿意马,有钱,温柔,长得还好看,光说这些,是多么完美的男人啊,可惜,性格和举止跟个女人似的……

午休过后,学校的负责人和几位老师簇拥着一个男人鱼贯而入。

那男人刚进来,就能听到班上女同学刻意压抑了的兴奋的低叫声。

那是一个相当有魅力的男人。看上去三十出头,身材高大挺拔,宽肩窄腰,洁白的衬衫和铁灰色的西裤烫得平整笔直,五官透着一股成熟知性的气质,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色边框的眼睛,步履笃定而自信,走起路来可以说是摇曳生姿。那种魅力超脱了外表,让普通人在他身边都会自惭形秽。

那个男人走到讲台前面站定,展开双臂,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各位同学,很高兴见到你们。老实说,这是一年中最让我期待的一天,因为这是我唯一的机会能让这么多优秀的人同时关注我。”

班上的同学都笑了起来,适才紧张的气氛一扫而空。

“好,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黎朔,黎明的黎,朔月的朔,今天由我来代替你们的陈老师给你们上今天下午的课,同时也分享一下我个人在会计师这个职业上的从业经历,希望能对在座的未来会计师们有所帮助……”

一整堂课下来,众人对黎朔这个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是如此的睿智,如此的风趣,又是如此的平易近人。他能把枯燥无味的数字变得像乐谱一样吸引人,他随时能逗得众人哄堂大笑,他毫不介意贬低自己,让人更加钦佩他的谦逊和胸襟。

身边儿的女孩子整堂课都兴奋得直拽李程秀的袖子:“哇塞,怎么这么帅,怎么会有这么有魅力的男人,天呐,我要醉了。”

“你看你看,腿多长啊,身材怎么这么好呀,天呐天呐天呐,不知道他结婚了没有,肯定结了,不知道离了没有啊。”

李程秀无奈地摇了摇头,专心地记着笔记。

他可以理解这些女孩子为何如此痴迷,这样的男人,确实是魅力逼人,让他羡慕不已。

黎朔讲到一道题的时候,打算抽人来回答。

他看着手里的签到单子,随口叫了一个名字,居然刚好叫到了他的同桌小姐。

身边儿的姑娘一听到自己的名字从他嘴里吐出来,整个人都呆住了。她一整节都在花痴,根本没听进去,这时候哪知道黎朔在讲什么。

她僵硬地举起了手。

黎朔笑看着她:“是位年轻可爱的小姐,我运气真好。”他笑着眨了眨眼睛,“能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吗?”

她瞪着眼睛看着白板,尴尬地笑着。

李程秀在旁边低声提示着她,教室太静,他不敢大声,对方根本听不见。

黎朔笑道:“别紧张,这样吧,由你旁边那位先生来回答吧,他一直试图在帮助你,我得给他这个机会。”

众人又笑了起来,眼睛都齐刷刷地看向了李程秀。

李程秀的脸腾地红了,他不自觉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他对于学校的意识还停留在初中,老师提问的时候是要站起来的,当意识到他现在不需要站起来时,众目睽睽下,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坐下了。

刚才黎朔讲的他都听得清清楚楚,答案早就在嘴边了,可是他说不出话来。

他最害怕的就是暴露在公众的目光之下,那些关注他的目光就像刀子一样切割着他的神智,每分每秒对他来说都是煎熬,他会紧张得发抖,更别提说话了。

旁边人推了推他,见他毫无反应,大声道:“黎老师,这位同学很害羞,这么多人他说不出话来,但是他肯定会。”

黎朔饶有兴趣地看着脸红成了番茄的李程秀,用手指敲了敲白板:“既然这样,这位先生上来写吧,正好给各位同学也做个演算的示范。”

李程秀骑虎难下,只好僵硬地走了过去,颤抖着从黎朔的手里的接过了笔。

黎朔凑近欣赏了一下他白里透红的秀气脸蛋,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紧张,你就算做错了,我也不会让你罚站。”说完还无奈地冲大家说,“商业培训机构就是这点不好。”

众人都笑了起来。

那回荡在他耳边的浑厚的嗓音,竟奇异地让他乱跳的心平复了些许,他觉得自己没那么紧张了。

他背对着身后几十双眼睛,拿着笔快速地在白板上把那道题写了下来。

黎朔赞赏地拍拍手:“非常好,谢谢这位……你贵姓?”

“……李。”

“谢谢这位李先生,你成功地英雄救美了。”

教室内又是一阵哄笑。

李程秀赶紧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感觉到自己一身大汗。

旁边的姑娘哇哇叫着:“我真羡慕你可以离他那么近呀。”

李程秀哭笑不得。

下午放学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本来晴朗的天气突然下起了雨。

来上课的同学大部分都打了车回去,有自己开车来的也殷勤主动地要送女同学回家。

李程秀平常都是走回家的。这里离他住的地方走路也不过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一天可以省四块钱不说,还能锻炼锻炼身体。

如今下雨了,他只能待在一楼等雨停。可是等到所有的同学都走光了,雨也没有停的趋势,他一看时间,再不回去做饭,邵群就要回来了,咬了咬牙,他只好冒着雨往最近的公车站跑去。

跑了没多远,他身后就传来一阵汽车喇叭声,“嘀嘀嘀”地响个不停。

他停下来转身一看,一辆黑色的轿车慢慢地在他身后开着。

他不明所以,以为自己挡着车道了,转头看了看,自己没挡着它呀。

他扭头又要继续跑,车窗摇了下来:“李先生。”

李程秀再次回头,见到是黎朔坐在车里,冲他笑着招手:“快上来。”

李程秀怔愣地看着他。

“快上来呀,下雨不方便,我送送你。”

李程秀指指自己的衣服:“湿……湿了。”

黎朔笑道:“没关系,下了雨我左右都是要洗车,快上来吧。”

李程秀推却不过黎朔的善意和友好,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黎朔升上车窗,拿了纸巾递给他:“来,擦擦。”

“谢谢。”李程秀接过纸巾,抹着一头一脸的水。

黎朔边开车边道:“真巧啊,我跟学校的老师聊了一会儿,出来正好碰到你了。”

李程秀冲他微微躬了躬身子:“谢谢您。”

“不用客气,我反正也没什么事。哦,对了,你住哪里?”

李程秀报了个地址。

黎朔笑道:“好地方。”

李程秀尴尬道:“是朋友的,房子。”

黎朔笑而不语,李程秀也端正地坐好,目视着前方。

“李先生目前在哪里就职?”

“我现在,没有工作。”

“哦,那你就有更多的时间学习了,这也很好。”

李程秀“嗯”了一声。

两人又再度陷入了沉默。

黎朔觉得有几分尴尬,他很少碰到如此孤僻的人,纵使他再长袖善舞,也实在不善于跟几乎是完全陌生又惜字如金的人沟通。

不过他也没期待能跟他有什么沟通。这位李先生长得刚好是他喜欢的类型,在这么个阴霾昏暗的天气里,有个赏心悦目的人陪他一段车程,算是劳累的一天里不错的享受。

黎朔把他送到目的地后,雨也几乎停了,李程秀站在车窗前跟他连连道谢。

黎朔也连连说着不客气,俩人握了握手,就此告别,临走前,黎朔留下了他的名片。

李程秀心里对他的敬意又多了几分,像这样一个人,既能力超群,又善良热心,简直堪称楷模,能被他帮助,是种荣幸。

李程秀心情极佳地回到家,发现邵群竟然早就回来了,正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胸,脸阴得跟外边儿的天气差不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