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娘娘腔 > 第八章

第八章

李程秀惊讶地看了看墙上的钟:“这么早回来?”

邵群把一双长腿重重地架到茶几上:“本来可以更早,如果你手机没关机的话。”

李程秀愣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动关机了,他解释道:“没电了。”

邵群站起身,脸上写着不悦:“我看今天下雨,特意提早下班去接你的,结果你手机关机,害我白跑一趟。”

李程秀歉意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邵群抬手制止他:“不说这个,我问你,刚才送你回来那个是谁?”

他今天无心工作,又赶上下雨,就想去接上李程秀吃顿饭,泡个温泉,好好浪漫一把,休息休息,结果扑了个空。回到家看到他还没回来,外边雨下得又那么大,急得他都坐不住凳子,隔一会儿就要去阳台看看,结果就看到他从一辆S8上下来,和驾驶座的人有说有笑地告别,他看不清是谁,但是从那只和李程秀相握的手可以判断是个年轻男人。

如果是辆普通的车,他只会认为他搭了同学的顺风车,可是哪个开着S8的人,会去上基础会计课?

李程秀老实道:“是老师。”

邵群皱眉道:“老师?”问题又来了,教入门课程的,只要是个会计专业毕业的大学生都能胜任,怎么会开S8?

邵群拔高音量:“你说实话,他怎么可能是你的老师?”

“是,老师,也是股东,补习班和会计师,事务所,合办的,他做,客座演讲。”

这还算说得通,可是那么多学生不送,为什么要送他李程秀?

“他为什么送你回来?”

李程秀被邵群严厉的语气弄得几分迷茫:“下雨了……”

邵群不耐道:“我当然知道下雨了,你们班几十个人不送,为什么单单送你?”

李程秀费劲地解释着:“我等雨停,他,和老师说话,他出来,只有我,其他同学,都走了。”

邵群的表情这才缓和下来。修饰过后的李程秀,愈发的可口,让他时时有冲动,看上去就像一只毫不设防的兔子,他不得不留个心眼,防着其他野兽觊觎。

他虽然不介意自己床//伴的过往,但是跟了他后必须得干干净净的,他可不想弄上什么不健康的病。

也许有时间应该带李程秀去做个全身检查,过往的固定伴侣都得过这关,李程秀毫无经验,所以他才一时忘了,不过想想李程秀以前的生活环境,这步还是得走,以防万一。

他凑过去,像是猛兽确认自己的领土一般,嗅了嗅李程秀,闻到了Clive Christian 1872的味道,随即皱起眉,恼羞成怒道:“这暴发户品味真差,赶紧去洗澡,你身上臭死了。”

李程秀尴尬地放下手里的东西,他不明白自己已经不在餐馆工作了,邵群怎么还嫌他身上难闻,他不自觉地想抬起袖子闻闻自己。

邵群一把打掉他的胳膊:“赶紧去洗。”

李程秀委屈地垂下眼睛,默默转身进了浴室。

刚要关上浴室的门,邵群突然一把撑住门,“砰”的一声吓了李程秀一跳,然后他就怔愣地看着邵群粗鲁地把架子上一个精巧的皇冠瓶装金色液体“咣当”一声扔进了垃圾桶里。

李程秀洗完出来的时候,就见邵群一边抽烟一边按着手里的遥控器换台,看上去很烦躁。

李程秀小心翼翼地坐到他旁边,把手搭在他胳膊上,柔声问道:“为什么生气?”

邵群嘟囔道:“饿了。”

“我去做饭。”他赶紧起身进了厨房,忙活了起来。

刚把生菜下了锅,邵群就进来了,站在他背后。

李程秀道:“很快就好了。”

邵群突然凑了上去,几乎贴着了他的身体,李程秀惊讶地扭过脖子,邵群突然一使力,手伸到他围裙下面,粗鲁地把他的睡裤连着内裤一起拽了下来。

李程秀惊叫了一声,扔掉了手里的锅铲,就要去提裤子。

邵群打开他的手,从背后攥住了他的腰:“别动,你做你的菜。”

李程秀叫道:“邵群,你干什么……”

邵群邪恶地笑着:“把这道菜做完,什么时候你做完了,我什么时候完事儿。”

李程秀扭过头,带着谴责的眼睛湿漉漉地看着,邵群狠狠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大口,狠狠地往上一顶:“快!”

“啊!”李程秀尖叫了一声。

他知道邵群这脾气上来,说什么就得是什么,不然就闹个没完。

他实在快受不了这折磨,只得颤抖着拿起锅铲,无力地翻炒着锅里的菜。

邵群十分满意他的乖顺,尽情享受着这具让他销魂的身体,在肆意地征服下,心情也好了不少。

菜最后还是烧焦了,李程秀很是可惜地把一锅菜倒了,又迅速地做了几个,生怕饿着邵群了,他又会有其他的招数折腾他。

吃饭的时候邵群终于有了好脸色,嘱咐他道:“以后不管下雨还是下冰雹,给我打电话,就算我自己去不了,我也会叫司机去接你,不许坐别人的车,知道了吗?”

李程秀点点头。

“现在坏人可多了,我这是为你好。”

李程秀笑了笑:“嗯。”

邵群神色缓和下来,“这个周末,我带你去泡温泉。”

李程秀喜道:“好。”

邵群平时都太忙了,白天基本看不到人,晚上要么不来,要么来了就是拉着他做那个,自从那次宴会过后,邵群再没有跟他出去玩儿过,他很怀念之前的日子。

邵群看着他明亮得透着几分天真的眼睛,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星期五下午,司机把他们送到了香港的一处温泉酒店。

邵群先带着李程秀在酒店吃了晚饭。两人回到房间后,李程秀发现这里采用的日式设计,地上铺着榻榻米,拉开门一看,门外就是一口冒着热气的泉水。这口泉大概是只供这个房间的,用屏风跟其他房间隔了起来。

邵群赤着脚踩到门外的石子上:“嗯,真暖和。”

李程秀也好奇地脱下拖鞋,果然,地上的鹅卵石都是发热的,非常舒服。

邵群邪笑着拍了拍他的屁股,“快,脱衣服,还没在水里做过吧。”

李程秀脸一红:“刚吃完饭,休息,一下吧。”

“不行,我现在就想做,快点,还是你等着我给你脱?”

李程秀揪着衣领子,羞怯地看着他。

邵群一把扑到他身上,动手拽着他的衣服:“我给你脱好了。”

李程秀被邵群拦腰抱住,在他怀里哇哇乱叫,边笑边叫着被邵群一件件扒//光了衣服。

邵群把皮儿白馅儿鲜的饺子先赶进了锅里,自己也脱//光了衣服下水煮上。

俩人在水里闹了半天,李程秀累得趴在池边直喘气。

……

这处毕竟只有一扇薄薄的屏风遮挡,虽然有轻柔的音乐声,可是旁边的客房要是有人的话,肯定要听的一清二楚,他哪敢发出声音。

突然一阵情//色的媚//叫横生生地灌进了俩人的耳朵里。

两人皆是一愣,才反应过来是隔壁的声音,而且,是男的……

隔壁的叫声当真是肆无忌惮,一连串污//言/秽//语不断传进俩人的耳朵里,听得李程秀恨不得把耳朵关上。

这一天两人不是吃饭就是做//爱,狠狠放纵了一把,到了晚上,李程秀累得眼皮直打架了,抱着枕头昏昏欲睡。

邵群却精神头还不错,决定去桌球室打会儿球。

穿过温泉浴场的时候,背后有个人连连叫着:“帅哥,哎,帅哥。”

邵群顿了一下,回过头去。

一个颇为漂亮少年追了过来,他眼角带媚,嘴唇红艳艳的,很是诱人。

邵群习惯性地皱起眉:“嗯?”

那少年满眼桃花地打量着邵群,眼里全是赤//裸裸的挑逗:“我就住你隔壁呀。”

“哦……”邵群故意拖长尾音,“刚刚叫得天都亮了的就是你呀。”

那少年不但不尴尬,反而甜笑起来:“是你们先开始的,我们要是不把你们压下去,扫兴的就是我们了。”

邵群挑挑眉,“那你现在有什么事?”

少年舔了舔嘴唇:“过来嘛。”

邵群已经猜到是什么事儿了,想了想,跟在他后面,进了一处靠角落的最为隐蔽的树丛。

那少年拉着他浴袍的前襟,大腿蹭着他的腿:“刚才在大堂Check-in的时候我就看到你了,我最喜欢你这一款的了。”

邵群扯着嘴角一笑:“谁都喜欢我这一款的。”

少年大胆地把手伸进他的浴袍里,抚摸着他结实的胸肌:“哇,这手感,啧啧。”

邵群一把抓住他的手,低头在他耳边悄声道:“不怕你男朋友吃醋?”

少年嘻嘻笑着:“难得出来玩儿一次,开心最重要嘛,再说他又怎么会知道。”

邵群被这小骚//货撩拨得心猿意马的,其实从刚才听到那浪//叫声,他心里已经直痒痒了。

李程秀也没什么不好,就是太保守了,他想玩点儿出格的都得教半天。男人就是这么回事,腻了火辣的就想换清淡的,清淡的尝够了,对火辣的又有点来劲儿。眼前这个小骚//货,刚好就在他心底点起了小火苗。

俩人就在隐蔽的树丛里干了半天,邵群也不怎么碰他,光听他刻意压低了却依然撩人的叫声就相当够味儿。他许久没这么放纵过,自从有了李程秀之后,他跟别人做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别说打野仗了,这刺激的滋味儿可是跟李程秀在一起尝不到的。

做完了两人提裤子准备走人,那少年还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帅哥,留个电话呗。”

邵群想了想,觉得滋味儿尚可,说不定哪天能再有兴趣,道:“你把电话给我吧。”

有人说他邵群不是真正的同//性恋,只喜欢那些男生女相的C,他对此嗤之以鼻。性是生活必不可少的调剂品,只要痛快,是男是女有什么区别,是不是真正的同//性恋又有什么区别?男人女人他都可以,甚至相较女人,他更喜欢男人一些,可他最终还是会和女人结婚,谁叫男人没有子宫呢。但是调剂生活,不会怀孕的男人自然更方便。

那少年也知趣,把自己电话给了邵群,也没再问他的。

邵群回到房里时,李程秀已经睡着了,看着跟猫一样蜷缩在雪白的被褥间的李程秀,他的睡颜娴静无辜,毫无防备。

邵群本来一个膝盖已经跪到床上,却又站了起来,起身去洗了个澡,把身上彻底洗干净了,才上//床抱住李程秀。

李程秀觉轻,邵群一楼着他他就醒了,轻声道:“玩儿完了?”

“嗯。”

“累了就睡吧。”

“嗯。”邵群把他紧紧抱在怀里,亲着他的发线:“宝贝儿,睡吧。”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李程秀觉得神清气爽,看着赖在床上睡得正香的邵群,心里有着丝丝甜蜜。他从来没试过被太多幸福淹没的感觉,仿佛得到了全世界那么满足,让他恨不得时间就此停留。

他侧着身子躺在床上,虽然醒了但是也没出声,靠在邵群怀里,静静地看着他俊美的脸,在睡梦中敛去了平日的傲然和犀利,透出了几分安详和纯粹。

李程秀小心翼翼地拿手指勾勒着他的轮廓,从光洁的额头,到深陷的眼窝,再到高挺笔直的鼻梁,然后滑到薄削的唇,和形状完美的下巴。

这鼻子怎么会这么高,怎么会有人,能长得这么好看,这么好看的人,居然就躺在他身边……

李程秀的脸微微烫了起来,把脸埋进邵群温热厚实的胸膛,手悄悄地搭在了他的腰上,慎重地抱紧。

邵群没醒,他也不敢乱动,怕把他吵醒了,就安静地缩在他怀里,闻着他皮肤里温暖清爽的味道。

邵群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打电话叫了午餐,没一会儿工夫,酒店的侍者就托着托盘鱼贯而入,俩人围着矮桌,坐在榻榻米上吃了顿饭。

刚吃完,邵群电话就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握着电话出了房门,才按下通话键。

“喂,大姐。”

“嗯。”

“过段时间吧,最近正忙。”

“我前天刚给老爸打了电话,我们没事。”

“你要我找的那份行政复议的原件我已经找到了,等星期一我上班了给你快递过去。”

“嗯,很好,放心吧,你跟姐夫还好吗?”

“过段时间我回北京看你们吧,茵茵该上学了吧?”

“行,就这样。”

邵群挂上电话,靠着墙叹息了一声,正打算往房间走,隔壁房间的门突然打了开来,一个长相有几分戾气的男人满脸挑衅,抱着胸挡住他的路。

邵群挑了挑眉,打算饶过他回房。

那男人冷笑道:“喂,上了我的人,是不是得说点儿什么?”

邵群冷哼道:“说什么?口感不错?”

“操,你真他妈不把人当外人啊?”

邵群耸了耸肩:“你到底要干嘛?”

“我说,难得咱们有缘,不如一起玩玩儿?”

邵群的脸沉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你那小//情//儿不错……”

“滚你妈//逼。”邵群骂了一句,饶过他就要回房。

那男人一个箭步挡在身前,一脸阴翳:“你他妈想白占便宜不出血啊。”

邵群小时候虽说也疯狂过一段时间,但是对于群//交群//奸之类的玩意儿一直退避三舍,不是说他多高洁,他只是纯粹嫌脏。一堆男男女女跟动物一样集体交//媾的场景想想就恶心,性//病不都是这么传播的。

尤其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敢觊觎李程秀,他就格外地想吐。就好像看到一堆垃圾非要靠近一块儿干净纯白的蛋糕一样。要不是顾及这是人来人往的酒店,他真想把他按地上狠削一顿。

邵群倨傲地抬着下巴,恶声道:“那你想怎么样?”

男人刚要开口,见走廊尽头走过来两个清洁人员,他狠狠瞪了邵群一眼,转身回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邵群紧握的拳头这才放松了下来,进屋看见李程秀正抱着膝盖看电视,一见他进来就温和地一笑。

邵群暴躁的心绪瞬时就平复了下来,凑过去躺在他腿上,安静地看电视。

一下午的时间两人只是歪在被褥上,聊聊天,看看电视,吃吃水果,其他什么也没做。邵群从未在任何人身上体会过如此祥和宁静的时光,只是安静地跟他待着,就觉得很舒服,劳累了许久的身心,也得到了放松。他觉得李程秀不仅自己安静,也有让别人静心的能力。

到了下午吃完饭,又泡了会儿温泉,两人在房间都待够了,邵群领着李程秀去打桌球。

李程秀是第一次玩儿这个,邵群难得耐心地手把手教他。

“把身子压低,再压低点儿,对,虎口向上,握紧球杆了,手不要抖,”

两人正玩儿得高兴,一道声音冷冷地插了进来:“哟,真甜蜜呀。”

俩人同时抬头,竟是他们隔壁的两个人。

邵群脸立时黑了下来,看都没看那一直冲他媚笑的少年,瞪了那男人一眼,低下头继续指导李程秀。

李程秀问道:“你认识他们?”

邵群面不改色道:“不认识。”

那两人挑了离他们最远的桌子玩儿了起来。

李程秀觉得那男人看他们的眼神非常不友善,他心里有些奇怪,但也没在意。

两人渐渐也忘了这件事,只是中途邵群去洗手间,他前脚刚走,李程秀就看到那个漂亮的少年饶过他身前的台球桌,尾随邵群而去,而他的男伴也朝自己走过来。

李程秀怔愣地看着来人。

那人长得很体面,但是眉宇间有几分轻薄之色,看人的时候好像往人肉里盯似的,很不舒服。

“嗨。”那人招呼道。

李程秀放下球杆,直起身子,点头道:“你是?”

“我住你们隔壁。”

李程秀一愣,一下子想起昨天那高亢的叫声,脸立时涨红了。

那男人哈哈笑了两声,悄悄靠近了他一点:“这么容易害羞,真可爱。”

李程秀局促地向后看着,希望邵群快点回来,他不知道如何应付眼前的陌生人。

“其实,我有话想和你说。”

“我?”李程秀不解道。

“对,你。”

“……为什么?”

“关于你的男朋友。”

李程秀戒备地看着他:“他说不认识,你们。”

那男人抿嘴一笑,摇了摇手指,低头在他耳边道:“他撒谎。”

李程秀紧张地后退了一步。

男人笑道:“他昨晚和我的人在一起,你知道吗?”

李程秀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愠怒道:“胡说。”

“那你说他们两个现在干什么去了?”

李程秀又一次转头看向厕所的方向,心里产生了怀疑,为什么邵群这么久不回来。而且……他想起他们刚才来的时候,邵群问服务生“台球室在哪里?”,虽然说的是粤语,可他在深圳待了这么多年,这么简单的话还是听的出来的,如果他昨晚来过,他为什么不知道……

男人看着李程秀疑虑的表情,做了个请的姿势:“过来我们谈谈吧,显然我们有同样的麻烦,是不是?”

李程秀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他走了。

男人带着他穿过公共温泉浴场茂盛的各色植物。

李程秀跟在他后面走了一段儿,心里有些不安,觉得就这么走了,万一一会儿邵群回来,找不到他怎么办?

李程秀道:“你带我,去哪里?”

“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聊聊啊。”

“我还是,等他回来,我问他,你也可以,问他。”

“我不需要问他。”

李程秀想了想:“我还是要,问他。”说完他转身打算往回走。

那男人突然一手拉住他的胳膊,一手捂住了他的嘴,把他拉近了墙角里,那里有不少植物挡着,现在天黑人少,不仔细看就是个死角。

李程秀心里大骇,十多年前那个黑暗的小巷里的情景仿佛重演了,他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操,别动,那傻//逼上了我的人,他答应拿你给我抵一次债的。”

李程秀身子一顿,继续挣扎起来,他不相信这个人,他不会相信坏人的话。

男人粗//硬的器官直接顶着了他的大腿根儿,冰凉的手也伸进了他的浴袍里,李程秀胃里阵阵犯着恶心,恨不得一头撞死。

谁能来救救他,谁来救救他!

那只让他厌恶的手用力揉着他的臀//肉,粗重的喘息声回荡在他耳边,他闭着眼睛流下泪来。

“程秀!程秀!”

洪亮的叫声突然回响在整个露天浴场里,由于浴场处在底楼,四周被客房围了起来,他的名字变成了阵阵回声。

李程秀乏力的四肢突然复活了一般,用力推阻着困着他的人,好不容易捂着他嘴的那只手松开了一道缝隙,他颤抖着扯着嗓子叫道:“邵群!”

他以为他喊得很大声,其实发出来后居然微弱不堪,还没等到他攒足力气再喊第二声,“啪”地一下,一个重重的耳光已经扇在他脸上,他半边脸颊都跟烧着了一般火辣。

那一巴掌的声音比他叫得还要响,终于引来了一阵脚步声。

“我——操——你——妈!”

李程秀只听到一声愤怒的爆喊,束缚着他的力量突然消失了,“砰”的一声巨响,那个男人被扔到了墙上。

邵群连背影都充满了暴戾,把还没缓过劲儿的男人提了起来,坚硬的拳头雨点一般往他身上招呼而去。

那男人也不甘示弱,反手回击,两个人打得花草被毁了一片。

那男人显然不是邵群的对手,坚持了几下就被邵群压制住了,邵群就跟疯了一样专打那个男人的脸,他拳头上都沾满了血。

痛苦的哀嚎声不绝于耳,在黑夜里听得人胆战心惊。很快的,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酒店几个年轻力壮的保安上去抓住了邵群,可是一开始根本按不住他,他只要能空出手脚来一定往地上的人身上招呼,最后弄来了四五个人才把邵群扯开。

李程秀和那个漂亮的少年都吓傻了,靠着墙根儿直哆嗦。

邵群跟被惹毛了的狮子一般,吼叫咒骂了半天,直到那个男人被抬走,才慢慢平静下来。

李程秀浑身颤抖地看着邵群,怔在原地不敢动弹。

他没见过这样的邵群,邵群居然会有如此可怕的一面,好像能把人生吞活剥了一般,让他不寒而栗。

邵群挣开几个保安,转头瞪着他。

李程秀惊恐地看着他。

邵群朝着他吼道:“你他妈是不是傻//逼!跟他走干什么!”

李程秀眼泪唰唰地往下流,不知所措地看着邵群。

邵群一见他哭,火气更盛:“哭个屁,别跟个臭//娘//们儿似的成天就知道哭,你这样的被人奸//了再抛//尸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李程秀不敢再哭,可是眼泪停不下来,现在的邵群太吓人了,好像随时会扑上来咬死他。

邵群看他抖得那么厉害,也挺可怜的。可是真是很久没什么事儿能把他惹成这样了,当他看到那个男的压在他身上摸他的时候,他真的想把人杀了。他有点儿后悔刚才不应该打他脸,该直接踹他下边儿。

邵群走上去,摸了摸李程秀的脸,李程秀一抖,委屈地看着他。

“疼不疼?”他轻轻贴了贴,肿起来了。妈的畜生,没人拦着一定把他废了。

他领着李程秀回到房间,从冰箱里拿出冰可乐贴在他脸上。

李程秀吸着鼻子说:“对不起。”

邵群冷静了不少,把他抱起来坐到腿上:“以后不准跟陌生人走,你都快三十了,又不是小孩儿,这也要人提醒?”

“我没想到……”李程秀突然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跟那个人走,他看着邵群依然盛气逼人的脸,犹豫了半天说,“他说,你和他的……”

邵群看了他一眼:“我和他什么?”

“你和他,男朋友……”

邵群先发制人道:“你怀疑我?”

李程秀忙道:“不是,只是……”

邵群拔高音量:“你凭什么怀疑我?是你随便跟个男人走了。”

李程秀急忙解释道:“不是,没有怀疑你,真的。”

邵群看着他焦急的脸,这才满意。他并不为这整件事是他引起的而觉得有什么心虚愧疚的,明明是那个小骚//货勾引他的,反而要怪李程秀太二了,人家忽悠他几句就跟人走了,还害得他失态。

现在居然还质问他。

两人本来计划是住到明天的,现在都没了兴致,当晚就回了深圳。

回去的路上邵群一言未发,他在考虑他和李程秀的关系。

为什么李程秀敢质问他?他跟谁做了什么,不该是自己养的宠物能管的。

也许是他一开始没有表明态度,让李程秀误会了,谁叫他那么固执守旧,他多次暗示能给他白花花的银子他不要,非得跟他玩儿感情,到头来不是一样给他上,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是什么?

这游戏玩儿得太久,连他自己都有点儿往里陷了,他还真以为自己跟人谈恋爱啊?

他开始考虑该怎么让李程秀明白,他们之间应该是你情我愿的交易,同时让李程秀心甘情愿地接受。

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小周,上次让你办的房产证的手续,办好了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