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娘娘腔 > 第六章

第六章

之后的几天里,李程秀和邵群几乎是天天见面,邵群带着他到处吃喝玩乐,对他更是关怀备至,温柔体贴。

毫不夸张地说,他已经有至少二十年,没有过过如此轻松的生活了。

不需要上班,薪水却照发。

平生第一次被追求,被重视,有个人陪伴的感觉竟是如此的美好。而且邵群见识丰富,带他见识了很多新鲜的东西,几天里便让他大开眼界,他从来不知道这个他待了好几年的城市,还有这么多他闻所未闻新奇有趣的事物。

虽然每天都在提醒自己不能得意忘形,下意识里却期待着能见到邵群。

这种心情跟小时候他们刚相识那会儿多么相似。

他本来每天上学都存着一种从阴郁的家庭中逃离的侥幸,可后来渐渐演变成了期待能在中午顶楼的天台,和邵群度过一个安静的午休。

邵群就跟那时候一样,仿佛为他打开了一扇门,把他领进了新世界,再把那扇门重重地甩上,把那个让他伤心失意自卑疲惫的世界全部隔绝在外。

这个世界里没有烦恼,没有现实,他不再被歧视,被忽略,活得卑微而辛酸。相反的,他被人细心关怀,被人加倍重视,跟邵群在一起,连平素漠视他的人,都会对他尊敬。仿佛他是一个多么重要的人,有人欣赏他,喜欢他,愿意陪着他让他不再寂寞。

这些只会偷偷出现在他梦中的幻想,邵群都能一一为他实现。他从来不敢贪图享乐,可他发现自己抗拒不了这些他一直渴望的东西。

何况邵群这几天并没有太过分的举动,也许是次数多了他懒得有反应,对于邵群偶尔表示亲密的小动作已经习以为常。

眼看着离宴会的时间越来越近,两个星期已经过了一多半,他就生出了一股失落。

无论多好的梦最终都是要醒的。

今天便是他一个人待在家里,对着墙面儿发呆。

邵群这几天很忙,虽然宴会的工作基本准备就绪了,还有一些细节需要补充。

如果天天热热闹闹的,一下子冷清下来,还真不习惯。

李程秀喝了口水,翻看着准备好的菜谱,看还有什么能改进的。

正看得入神,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他连忙拿过电话,一看上面的来电显示,心里有几分失望。

“喂,张经理。”

“喂,小李啊,干嘛呢?”

“在家。”

“哦,那太好了,你准备准备吧,今天有得忙活了。”

“啊?为什么?”

“陈总给你安排宿舍了。”

“宿舍?”

“对呀,之前员工宿舍不是都没落实吗,最近基本弄好了,给你也分了宿舍了。陈总特别照顾你,给你分了相当好的,你可有福了。反正这几天你闲着,今天就搬了吧。”

“啊?”李程秀给吓到了,有宿舍是件好事,省了房租了,可是也没有立马就搬的道理吧。

“啊什么,你家在哪儿呢,给我个地址,我今天休息,帮你搬家。”

张经理从来不曾对他这么热情过,甚至要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帮他搬家,让他心里真有几分惊疑。

他费劲地解释着:“太快了,我现在,房子,要退房。”

“给房东打个电话就得了呗,现在就快到月底了,先搬过去,那边房子就月底退了就行了。”

“要提前,两个月,说不租,不然要扣,押金。”

“哦,押金酒店会负责的,不然那边儿租的房子空着,可不是更贵。别辜负陈总的好意,快点儿,告诉我地址。”

“张经理,可是,太突然了……”

那边声音终于透出几分不耐烦:“我说你一个男的怎么这么啰嗦呢?这么好的房子你要不赶紧搬过来,几天就得抢完了。这个房子还是给你一个人住的,咱酒店有几个人有这么好的待遇啊,你还不抓紧,还犹豫什么啊?”

李程秀有点害怕得罪他,想想他说得也有道理,既然酒店给他付违约金,他就没什么可顾虑了。头脑一热,就把地址告诉他了。

张经理这才高兴了:“现在堵车呢,我过去得一个多小时,你赶紧收拾东西。”

放下电话,李程秀发了会儿呆。

他没见过搬家跟催命一样的,而且张经理平时就对他爱答不理的,怎么会专程帮他搬家呢?他心中疑窦重重,怎么想都觉得事有蹊跷。

他先赶紧给房东打了个电话,因为他突然说要搬家,加上说话不利索,半天解释不清,把房东惹火了,在电话里教训了他一顿,直到他说清楚会付违约金,这才罢休。

给房东打完电话,他又给邵群打了个电话。

没想到有一天他搬家,还有需要通知的人,这感觉真的挺好。

可惜邵群一直没接,只好作罢。

他虽然说话不流利,但做事手脚麻利得很。尤其这些年他搬家次数多了去了,东西少,又好放,拿出以前搬家用的大编织袋和纸箱子,开始快速地收拾了起来。

等张经理带着搬家公司到的时候,李程秀基本已经收拾完了,正拿着工具在拆衣柜。

张经理上前阻止他:“家具一样不用带,那边儿一应俱全,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那儿没有的。”

李程秀皱着眉头:“可是……”家具都是花钱买来的,说不定那天他不在那儿住了,难道还要再买?

“没什么可是的,别带了,带过去也没地方放。”

“不行啊,以后,如果搬家……”

“以后再说吧,你这些破烂东西带过去真的没地方放,难道你要把陈总租来的房子堆满东西?万一被房东知道了,这不是给陈总找麻烦吗?”

李程秀想想他说得是,但是要他扔掉,又实在舍不得,便想先搬过去,反正离月底还有几天,等他明后天有空了,过来把家具拿去旧货市场卖掉,或者跟房东商量商量卖给下一个房客。

就这么风风火火的,一下午时间李程秀就把自己折腾到了搬家车上,跟着车子晃晃悠悠地往酒店的方向开去。

等搬家的车开进一个很眼熟的小区时,李程秀傻眼了。

这小区,赫然就是邵群前几日带他来的那一个。

他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果然,张经理领他进了先前那栋楼,按下了同样的楼层。

李程秀彻底慌了,拽着张经理的袖子不让他开门。

“张,张经理。”

“怎么了?”

“这里……”

“哦,这里不错吧?海景房呢。”张经理说的时候口气里明显透着酸,借着走廊昏暗,忍不住觑了李程秀一眼。心想他到底有什么能耐,难道就因为跟邵总是同学,就能有这么好的待遇?这房子一个月租金得有个八千一万的吧,他凭什么呀?还托着陈总的面子让他休息天务必把李程秀给连人带家搬过来。

“张经理,这是陈总,安排的?”

“是呀,陈总特意照顾你的。”张经理推开门,惊叹地吸了口气。

李程秀往里一看,也很是惊讶。

几天前来这里,还空荡荡的,如今却已经是个装饰齐备的房子,设计得清雅温馨,似是随时等着主人入住的架势。

张经理忍不住又看了李程秀一眼,神情里满是疑惑,张了张嘴,也没好问。

他招呼着搬家公司的人:“来来,把东西都抬进来吧。”

“不可以,不可以。”李程秀急忙挡在大门口,满脸着急地对张经理说:“这,真是陈总,安排?”

“啧,小李师傅啊,你怎么磨磨叽叽的,我跟你说得够清楚了,你看东西都搬来了,难道你想说不住?”

李程秀就是想说不住,这明显就是邵群干的好事。可是他吃不准张经理到底知不知道,万一就是陈总让他来的,他跟张经理解释又有什么用呢?

“张经理,我,我打个电话,可以吗。”

张经理不耐烦地一挥手:“那你赶紧。”

李程秀连忙躲到楼梯间,拿着手机开始拨邵群的号码,可是连打了好几通,就是没人接。

等他再回去,看搬家公司的人已经把他那几件行李全放客厅了。

张经理把钥匙放在鞋柜上:“那什么,东西都搬完了,钥匙给你搁这儿了啊。”

“张经理,你怎么能……我不可以,住这里。”

“你不住?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这么好的房子白给你你不住?”

李程秀急得满头是汗,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我不能,张经理,跟陈总,说说,我不能住。”

“要说,你自己跟陈总说去。”张经理斜睨着他,好生奇怪了,“陈总这么照顾你,你还不领情,你这不是扫陈总面子吗?我跟你说过什么?咱们老板最好面子了。跟你说句实话,要不是你跟邵总有交情,陈总能这样吗?咱们老板现在可着劲儿地巴结着邵总呢,要是能通过他拿下一块地,赚得海了去了,还差这么点儿房租吗?”

“我跟邵、邵总,不熟。”

张经理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这我可不管,我只管陈总给我交待了什么。小李呀,我看你真是莫名其妙,陈总对你多好,给你大房子住,给你外快赚,给你交五险一金,白给的!不要钱!你推辞什么?我这么跟你说吧,把邵总伺候高兴了,大家都高兴,邵总不高兴了,你这么多年的辛苦,算是白混了。”

李程秀哑口无言。

等张经理走了,他对着一地的行李不知所措,足足发了好几分钟的愣。

如今该怎么办?是把行李再搬回原来的地方,还是真的住下来?

住,他成了邵群的什么?不住,他得罪自己的老板。住不住都是左右为难,他一时拿不下主意,只能坐在地板上,看着自己的行李发呆。

眼看着夕阳西下,屋子里渐渐昏暗,突然“啪”的一声,偌大的客厅瞬时被顶灯照得通亮。

李程秀吓了一跳,一回头,见邵群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身后,笑看着他。

“程秀,怎么连门都不关,不怕有坏人吗?”

李程秀从地上爬了起来,怒视着他:“邵群,你……”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别生气嘛。来,搬家累了吧,天都黑了,你还坐这儿发呆。没吃饭吧?我给你带了你喜欢吃的米粉。”邵群举了举手里的饭盒,放到桌上,招呼他吃东西。

“邵群,你怎么,这样。”

邵群坦然自若地耸耸肩:“怎样?”

“这里,我说过,不住。”

“这个说来话长。那天我跟你们老板吃早茶的时候,我偶尔提到了你居住环境不太好。你们老板觉得很抱歉,如果不是他资金一直有些紧张,早就给你们安排宿舍了。现在他正好宽松一些了,于是就决定先把一部分对酒店有功劳的员工的宿舍问题解决了。他觉得你在酒店工作时间长,又干得好,就想给你安排个好点儿的单间,但一时选不好地方。于是我就推荐我刚买的房子,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每个月还得倒贴物业费,多不划算,还不如租出去。那租给谁不是租,还不如租给熟人。”邵群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来吧,程秀,吃饭吧。”

一席话堵得李程秀半天说不出话来,瞪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邵群上来握住他的手,把他往饭桌上牵:“杵着干什么?吃饭啊。”

李程秀一把挥开他的手,气得脸通红:“你,故意……”

“是,我是故意的,可是也合情合理呀。这房子不是我给你的,是你们老板租下来,给你当员工宿舍的。”

“你!”

“程秀。”邵群重新握着他的手,微笑地看着他的眼睛,“程秀,不要生气。我知道我事前没跟你说不太好。可是之前你反应太激烈,我怕你知道了就不肯搬了。说来说去,是我心疼你。”

李程秀最怕别人来软的,一时表情有了一丝动摇。

“我想对你好,可你总拒绝我的好意。想到你住在那种地方,我就很难受,夏天多热啊,交通还不方便,治安也不好,程秀,我是关心你,担心你,难道你不明白吗?”

“我,我明白,可是,我不能住你的房子。”

“程秀。”邵群轻轻摸着他的脸,强调道:“这房子是我租给了你们老板,然后你们老板给你做宿舍的。你不欠我什么,因为这是你应得的。”

李程秀张嘴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程秀,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邵群把他拉到饭桌前坐下,把饭盒推到面前,“小时候我总带好吃的给你,后来,还租了间房子专门给你午休,你记得吗?”

李程秀想到陈年旧事,心里有了些触动,肩膀终于放松了下来,点了点头。

“那个时侯你不想吃我的东西,不想住我的房子,但是我小时候总拿拳头吓唬人,你害怕我,所以不得不接受。”邵群笑了两声,“我当时只是想对你好,你拒绝,我就生气。现在也一样,我只是想对你好,但是我不会再吓唬你,如果你拒绝,我会很伤心。”

李程秀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被他一番话说得心里软了大半。

邵群续道:“这个房子,是不是设计得很有家的感觉?我看到它,就想到我们当时在学校外面租的那个小房子,想到我们美好的回忆。你难道一点都不怀念吗?”

李程秀犹豫了:“我……”

邵群趁势缓缓贴近他,轻轻地吻了吻他的脸颊。

李程秀双眼灿若寒星,清澈无垢,有些紧张,有些踟蹰地看着他。

邵群岂能让他犹豫,欺身含//住他的下唇,慢慢吸吮轻咬,双手紧紧握着他的手。

李程秀上身不停颤抖着,僵硬地接纳着邵群的亲吻,似乎心里也在做着巨大的挣扎。

邵群浅尝辄止,在李程秀双手有推开他的企图之前,已经先行结束了这个吻,笑盈盈地看着他。

李程秀心虚不已,慌忙低下了头。

邵群哪能轻易放过这大好时机,捧着他的脸,说:“小程秀,你没拒绝,那么我是不是成功了呢。”

“什,什么?”

“你喜欢我了吗。”

“我,没有……不知道……”

邵群勾起嘴角,露出一个自得的笑容,狠狠亲了他额头一口,哈哈大笑起来:“行了,不逼你,早晚要你自己承认。来吧,别把我的宝贝饿坏了,快,吃饭。”

“这些东西你还带过来干什么,这里什么都有,厨房的用具也是一应俱全,都扔了吧。”俩人吃完饭后,邵群非要留下来帮他收拾行李,结果是自己一手不沾地站着指挥。

李程秀没理他,把带来的锅碗瓢盆什么的,一股脑地往厨房搬。

即使决定暂且住下了,他也不敢乱用这里的东西。看上去都是好东西,万一坏了让他赔怎么办?

“这个锅把螺丝都松了,万一用的时候坏了不是要烫到人。”

李程秀从他手里拿过平底锅:“还能用。”

邵群皱着眉头看着他忙进忙出,一会儿就把客厅堆积的行李给收拾干净了。整间屋子又恢复了一尘不染,井然有序。

等他忙完了,邵群就沏了壶茶,招呼他到阳台休息。

阳台上有备好的奶白色的藤椅和藤编的小茶几。放眼望去,远处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海景,银白的月光洒在海面上,湿润的海风徐徐吹拂,夜色袭人,静谧凉爽。在这个喧闹浮躁的城市里,无疑是忙里偷闲难得的享受。

李程秀捧着个小茶碗,面朝大海,享受着海风的吹拂,舒服地眯着眼睛。

邵群也眯着眼睛,不过是看着李程秀微微抬起的尖尖的下巴,秀气的往上翘的鼻尖,长长的微微颤抖的睫毛。

这一刻很安静,李程秀美好的侧脸就像一幅静止的画,让他看着看着心也跟着平静。

李程秀似是注意到他的眼神,不自在地撇过脸:“这个,自然风,好,比空调好。”

邵群笑笑:“这里通风好,就算是白天,也不会太热。以后住这里,我就不担心你会中暑了。”

李程秀微微点了点头,继续眯着眼睛看黑咕隆咚的大海。

邵群心里一动,把自己的藤椅往他那边挪了挪。

李程秀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邵群的手绕到他后脑勺,轻轻摸着他柔软的头发:“后天就要工作了,要忙上一整天呢,准备好了吗?”

李程秀笑道:“我就是做这个的。”

“那就好。可是忙完了,我们就不能天天见面了,我真舍不得。”

李程秀不好意思地垂下眼帘。

“程秀。”邵群用指腹轻轻摸着他的眼睛:“做我的人吧。”

李程秀瞪直了眼睛,看着邵群胸前的扣子。

邵群抬起他的下巴:“我会对你好的,做我的人吧,嗯?”

“我……”

“你还想说你不知道吗?程秀,你是成年人了,难道你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既然不知道,你没想过去了解吗?你看着我,我问你,你讨厌我吗?”

李程秀怔愣地摇了摇头。

“那你跟我待在一起,开心吗?”

李程秀顿了顿,半晌,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跟我在一起呢,我能给你意想不到的生活。”

“我,我们,不合适。”

“为什么要这么想,什么不合适?”

李程秀沉默了,这要从何说起呢,他觉得他们哪里都不合适。

邵群是那么的优秀,那么的耀眼,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如此。而他也一直没有长进,灰突突地活到了快三十岁,对未来依然觉得很茫然。他想不通,邵群为什么会喜欢他,因为想不通,就害怕一切都是做梦,要是他前进了一步,会不会就不小心走出了梦境。

邵群不知何时已经离他很近,几乎把他抱在了怀里:“程秀,我喜欢你,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你只要安心地跟我在一起就好了,不用想这些没用的。”

李程秀犹豫道:“让我,想想,再想想。”

邵群看着他软弱的表情,长吁了一口气:“好吧,再给你些时间,但是……”

一阵电话声突然插//进了两人之间,邵群低头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我接个电话。”说完起身进了卧室,并在身后带上了门。

李程秀还愣在当场,似是还没从刚才温暖的气氛中回过神来。

“喂,阿文。”

“对,最近都没回去,我干妈还好吧?”

“什么,你们都来?行呀,深圳服务业别提多发达了,咱们兄弟好好聚一回,嘿嘿。”

“操,不是冲我?一个李程秀让你们全都跑过来看,你们一个个闲得蛋疼吧!”

“嗯,正追着呢,现在就跟他在一起呢。”

“操,我不想啊,没到那份儿上。”

“今晚?拉倒吧,咱是文明人,还真能玩儿强//奸啊,我现在碰碰他他就想咬我那架势。”

“废话,当然没问题,对付不了个小//娘//们儿,我还叫邵群吗?”

“你别提了,我在他面前别提多绅士了,我警告你们,来可以,不许拆我台。”

“行,行,对他客气点儿啊,不准乱放屁,坏我事儿我回头挨个抽你们。”

“行,挂了,后天见。”

邵群出去的时候,见李程秀还歪在椅子里,只是头靠着阳台的铁栏。

他走过去一看,发现他闭着眼睛,均匀地呼吸着,像是睡着了。

李程秀的眉宇间有几分疲惫,睡脸则透着天真和不设防,看得邵群不自觉地笑了笑,上前打横把人抱了起来。

他一动李程秀就醒了,一睁眼睛见自己悬空的,吓了一跳。

“邵群,我眯了一会儿,你放我,下来。”

邵群吓唬他似地松了松手,嘿嘿笑着:“别乱动啊,再乱动给你顺阳台扔出去。”

李程秀咯咯笑了两声:“你敢,杀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