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娘娘腔 > 第九章

第九章

黎朔讶道:“厨师?怎么会突然决定来学会计呢?”

李程秀不好意思道:“不是,突然决定,很早就想,只是,没有钱。”

“那么现在终于可以一圆梦想了,恭喜你。”

“谢谢,老板。”

黎朔笑道:“我这个人最爱美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能尝尝你的手艺?”

“啊……”李程秀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是说真的。我平时闲暇的时间,也喜欢自己做点儿东西,我家的厨房什么东西都有,绝对够任何一位大厨任意施展。如果你休息的时候没有其他事的话,我们可以都叫上几位朋友,去我家做顿饭,聊聊天,喝喝茶。”

李程秀迟疑地说了一句:“好。”他从来没有被任何同学和同事邀请过,真的不舍得拒绝如此善意的邀请。

黎朔高兴地掏出手机,按了几个键。

李程秀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低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这是我的号码,什么时候有空给我打电话吧。”

李程秀怔愣地看着屏幕,不知道黎朔什么时候存了他的电话。

黎朔放下手机,道:“一会儿我送你回去吧,正好我知道地方。”

“我,我搬家了。”

“哦?没关系,反正一会儿也不堵车了。”

李程秀想起邵群说的话,不让他坐别人的车,于是婉拒道:“谢谢老板,我自己回去。”

黎朔温和地笑道:“你不用客气,照顾员工也是一个好老板应尽的职责,这个地方比较偏,公车不好坐。”

李程秀坚持道:“谢谢老板,我自己,回去。”

黎朔神色流露出些许失望,摊了摊手:“那好吧,那么一会儿小心一点,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随时乐意帮忙。”

李程秀点了点头,真诚地说:“谢谢老板。”

那天晚上李程秀九点多才回到家,邵群很不高兴,让他以后少参加这种没用的聚会,不行就辞职。

李程秀最怕他提辞职,连忙答应他以后尽量都不参加了。

几天之后,黎朔把他叫到办公室,说要带他去参加一个国企的招标会,他带了两个事务所的骨干,李程秀是唯一的实习生。

能有这样的机会李程秀自然是雀跃不已,连连给黎朔道谢。

出了办公室后,他发觉同事看他的眼神又不对头了,只不过并非出于恶意,多半是含着了暧昧和窥探。

午休过后,司机开着车跨过了大半个城市,把他们四人送到招标会的现场。

黎朔在会上自信沉稳,妙语连珠,风头盖过了所有人,让李程秀几人对他更是钦佩不已。

李程秀本来以为开个会而已,在下班之前应该能结束的,没想到结束是结束了,回去的路上正是下班高峰期,全城都堵得厉害,半个小时竟然只开出了200米。

李程秀看着表,心急如焚。

他的两个同事终于坐不住了,纷纷下了车打算坐地铁回去。

李程秀却只能干着急。邵群住的地方不通地铁,住宅区里的人出入都有私家车,就连公车站也要走出十分钟的路程,现在坐公车,也是一样的堵。

黎朔看看表,抿嘴一笑:“照这个速度,回到公司得两个小时以后了,现在正好是晚饭时间,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我知道这附近有家餐厅,走路只要十分钟就能到,我们去吃个饭吧。”

李程秀犹豫地看着外面堵的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长龙,觉得今天想比邵群早回家,根本就不可能。

黎朔不容分说地自己先下了车,绕到对面给李程秀也打开了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势:“来吧,与其在这儿干耗着,不如去享用美食,等我们吃完了,应该也堵完了。”

李程秀别无他法,只能下了车,黎朔跟司机交代了几句,关上了车门,扶着李程秀的背带着他往人行道走:“来,小心点,看车。”

李程秀裹紧了衣服,跟在黎朔身边,上了人行道后,他掏出手机:“老板,我打个电话。”

黎朔笑着点点头。

李程秀背过身去,给邵群拨了电话,只是连打了两个电话,都没有人接。

黎朔打趣道:“怎么,女朋友在等你吗?”

李程秀摇摇头:“不是。”他眉宇间有几分忧虑,怕邵群回到家发现他不在,又要发火。

黎朔再次做了个请的姿势:“不管是谁在等你,现在都没办法马上回去,还是把时间交给我吧。”

李程秀客气地微微躬身:“谢谢老板。”

黎朔昂首阔步地走在他身边,李程秀能看到不少女人看到黎朔的一瞬间都是眼睛一亮。

黎朔把他带进了一家泰国餐厅,眨着眼睛介绍着:“这里的咖喱蟹真是一绝,这回可不是生的,一会儿要多吃点。”

李程秀笑着点点头。

这家泰国餐厅取了个很拗口的名字,餐厅的布局和氛围多半是为情侣设计的,大的桌子只有寥寥几张,靠窗的位置放置的都是双人的情侣座。

黎朔熟练地点了几道菜,等菜的过程中,摆出了聊天的架势,双目温和而诚恳:“小李,我想多了解你一些。”

李程秀不明所以,小心问道:“了解……什么?”

黎朔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今天真是累呀,你也看到了,抢生意的时候人人都跟饿肚子的野兽差不多。但是现在我们下班了,你可以不用把我当成你的老板,我也不打算把你当成我的员工,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你说呢,程秀?”

朋友……李程秀再不谙世事,也知道员工是不能跟老板做朋友的。

“我可以叫你程秀吗?”

李程秀急忙点点头。

“那么在上班以外的时间,我也不想听你叫我老板,你可以叫我黎大哥。”

李程秀对于老板主动的套近乎,并不觉得高兴,反而觉得惶恐,盯着眼前的柠檬水,不敢抬头。

黎朔温润的嗓音配合着轻柔的音乐,在李程秀耳边轻轻响起:“程秀,叫一声听听。”

李程秀犹豫了半天,小声叫道:“黎大哥。”

黎朔满意地笑了笑:“作为朋友,彼此了解,是不是理所应当的?”

李程秀附和道:“嗯。”

黎朔双手交叉,拇指抵着下巴,毫不避讳地望进李程秀的眼睛里:“程秀,其实从第一次相遇,我就看得出我们身上的共同点。”

“共同点?”

黎朔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不大,狭长,异常的深邃。摘下眼镜后,少了几分严谨老练,多了几分风流倜傥,被这样的一双眼睛盯着的时候,仿佛瞬间就能被看透。

李程秀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眼睛开始四处划拉。

外面不知不觉下起了小雨,他们坐的地方外面就是一个小喷泉池,音乐温柔沉静,雨水打在水面上的声音清晰悦耳,黎朔浑厚磁性的声音就在那个时候带着郑重响起,李程秀后来回想起来,觉得那是他听过的极为动听的一段话。

“程秀,人到了我这个年纪,开始忌讳浪费时间了。因为觉得青春不再,做什么事都要趁早,免得错失良机,留到老了后悔。老实说,几个月前,我刚结束了一段感情,我投入了三年的时间,以为他是能跟我相伴终生的人,可是……怎么说呢,年轻人的心思,我渐渐跟不上了。我相信我的性向在事务所也不是什么秘密,我有一对很开明的父母,我一直都在寻找一个愿意和我认真生活的人。所以我今天邀请了你,想要了解你,我希望这样不会太突兀,但是我相信你也不喜欢拐弯抹角,对吗?”

李程秀局促地在桌子底下直绞手指头,他做梦都没想到黎朔对他竟是这个意思,惊讶得眼睛瞪得溜圆。

在他心目中,黎朔是那么的高不可攀,尽管他为人处世总是谦和有礼,可是一个让人挑不出缺点的人,就该被当成偶像一样高高供起来。

黎朔怎么会走下神坛呢?

这让他惶恐不已。

黎朔“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修长的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你看你,至于吓成这样吗。”

李程秀尴尬地回过神:“老板……”

“哎,说好了别叫老板,叫我黎大哥吧。”

李程秀张了几次嘴,还是没好意思叫:“我,你怎么,知道,我是……”

黎朔故作神秘地笑笑:“我这辈子见了太多的人,是不是同类是看得出来的。其实第一次送你回家,我真的只是出于好心。我也没想到,你会自动送到我面前来,这不就是缘分吗?”

“可是……”

“怎么,难道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李程秀脸一红,刚要开口,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一看屏幕,立刻拿起电话:“喂,邵群……”

“你又去哪儿了?”邵群包含怒气的声音从电话那头逸了出来,周围本来就安静,黎朔离得又近,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不禁挑了挑眉。

李程秀面上一片尴尬,对黎朔抱歉地点了点头,起身走到角落里。

“邵群,你听我说。”

“现在已经七点多了你知不知道,我还饿着肚子,一进家连点人气儿都没有。你不是说以后不再参加什么傻逼聚会了?”

“不是聚会。今天,去参加,一个招标会,回来堵车。”

“就算堵车,你现在也应该在车上,你那边的声音,可不像在车上。”

“我在,跟……”李程秀想起每次提到他的老板,邵群都很不屑,脸立刻就会拉下来,他不想跟邵群因为这个不愉快,就避重就轻道,“跟同事,吃饭。”

邵群那边的声音立刻尖刻起来:“什么同事?男的女的?”

李程秀看了一眼黎朔,一咬牙:“同事……很多,同事。”

邵群语气稍缓,但依然是不依不饶:“你他妈趁早辞职算了,我累了一天回家连顿饭都吃不上,要你干什么。”

李程秀心里一紧,觉得邵群说的话重了。

邵群大概也觉得自己语气重了,喘了口气道:“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我……我也不知道。”

“问问服务员,告诉我地址,不管你刚才吃了什么,都不许再吃了,等我到了跟我吃饭。”

“可是……”

“程秀,我们的菜上了,来趁热吃吧,我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一道温柔暧昧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李程秀背脊一凉,邵群那边突然没声音了。

“我,我马上,过去。”李程秀吓得赶紧退后了几步,惊恐地看着一脸笑意的黎朔。

“李程秀!”邵群咬牙切齿地从嘴里蹦出了这三个字,愤然挂了电话。

李程秀怔愣地看着电话,想再拨回去,却不敢,邵群生气了。

黎朔把他拉回桌子前:“来,吃饭吧,凉了就可惜了。”

李程秀依然心神不宁,额上都冒出了细汗。

黎朔夹了道菜放到他碗里:“程秀,你值得一个温柔的情人,至少应该是个懂得尊重你的情人。”

李程秀辩解道:“他只是,脾气,有点冲,其实他对我……挺好。”

“哦,真的?”黎朔呵呵笑道,“怎么听着这话有些勉强啊?你只不过是和朋友一起吃顿饭,就能对你大呼小叫的,这谈何尊重呢?”

李程秀脸色渐渐苍白起来。

“抱歉,我不该对你们的事评头论足的,我只是觉得,一段感情中如果缺少尊重和信任,那么必定是失衡的,一段失衡的感情,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你说是不是?”

李程秀沉默地吃了一口菜,却觉得味同嚼蜡。

黎朔的话,仿佛一语惊醒梦中人,在这之前,李程秀从来没想过“尊重”这两个字。

他一直是抱着,可以说是感恩的心态小心翼翼地维护着他和邵群的感情。有个人能喜欢他,和他作伴,光这一点,就够他感激一辈子了,何况是邵群这样优秀的人,他和邵群之间,注定不可能有什么平衡。

邵群脾气不好,霸道不讲理,有时候说话会很难听,这些都很伤人。可是邵群也有温柔贴心的时候,邵群给他住的地方,让他重新学习,给了他很多美好的回忆。总的来说,邵群对他还是好的。他不该太贪心,哪怕守住这段感情需要他委曲求全一些,他也觉得值得。他们两个人之间,邵群绝对不会来屈就他,那么就由他来包容邵群的一切不足,为了眼前这来之不易的幸福。

而且,想想刚才的事,他也有不对,他和邵群撒谎了。

想到这里,他更加不安,歉意地对黎朔说:“老板,我还是,先回去了。”

黎朔放下筷子,微微蹙眉:“这么着急?你还没吃饭呢。”

李程秀也觉得相当不好意思,就想着要不这顿饭他来付钱,希望可以稍微表示下歉意,于是下意识地看了眼放在旁边的账单。这一看不得了,那道螃蟹居然要两千多,李程秀顿时如鲠在喉。他以前在酒店工作,昂贵的食材不是没见识过,但真要考虑自己付钱的时候,才格外的觉得这价钱让人无法接受。

他看着橙黄橙黄香气扑鼻的咖喱蟹,觉得如果不把眼前的东西吃完,真的是莫大的浪费,这对黎朔就更加愧疚了。

于是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跟黎朔吃着饭。

黎朔把话题岔开,和李程秀谈论这里的食物,顿时缓解了不少尴尬的气氛。

一顿饭将近尾声的时候,李程秀的电话再一次响起,这次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周助理冰凉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李先生,请问是法餐,泰餐,湘菜还是川菜?”

“啊?”李程秀被他问愣了。

“邵总让我定位了你的手机,你现在所在的大楼里,有这四间餐厅,我猜想你们应该不会在必胜客,所以,究竟是哪间?我好告诉邵总,他很快就到了。”

李程秀顿时觉得背脊发寒,颤颤巍巍地说:“泰、泰餐。”

“谢谢。”那边干净利落的挂上了电话。

李程秀焦虑地望了望窗外,放下筷子:“老板,我吃完了,我,我得走了。”

“哦?”黎朔拿餐巾擦了擦嘴,“我也吃饱了,那么上甜点吧,这里一切跟椰子有关的甜点都美味极了,你必须得尝尝。”说着他抬手叫了服务生。

李程秀阻止不及,服务生转身就给他们端来了精巧的甜点。

李程秀坐立不安,频频看看窗外,又看看手机。

黎朔笑道:“你的男朋友要来接你吗?”

李程秀点点头。

“这是好事啊,你为什么要这么紧张?”

“我……”

黎朔叹息了一声:“真可惜,我对你很有好感,可是已经有人抢先一步了,不过……”黎朔冲他眨了眨眼睛,“你们又没结婚,你随时都可以反悔而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哦。”

李程秀吓得连连摆手:“我们,我们很好。”

黎朔挑眉笑了笑,不置可否:“程秀,虽然夺人所爱非君子所为,不过弃暗投明可是智者之选,我宁愿当一回小人,而让你当智者,就是不知道,你意下如何了。”

李程秀刚要张口辩驳,黎朔突然抬手制止他,道:“再补充一件事,我是美籍华人,我可以给予我的爱人,真正意义上的婚姻,享有和普通夫妻一样的权利。程秀,你有考虑过和你这位年轻冲动的男朋友的未来吗?”

李程秀被他问愣了。婚姻?

黎朔诚恳地看着他:“程秀,虽然说这话尚且过早,但是我真的觉得,我和你很合适。你身上的很多特质,比如温和沉静,比如谨慎细心,都让我非常欣赏。我是真心的,希望能加深与你的了解。”

李程秀刚张嘴,黎朔又一次打断他:“你别急着拿你的男朋友来拒绝我。人的一生会做很多抉择,有些是对的,有些是错的,有些非要等到时过境迁了,才能看清究竟是对是错。所以别急着拒绝我,也许他真的不是对的人,也许我才是,至少我会是比他更加成熟温柔的情人,我会尊重你。你难道不好奇,究竟是谁能跟你共度一生吗?”

黎朔把话说得又圆又满,句句说到人心里,却又不尖刻刺耳,让李程秀无言以对。

李程秀只想到了逃。他开始穿衣服:“谢谢老板,我走了。”

刚往脖子上挂上围巾,一声厉喝就响彻了整个餐厅。

“李程秀!”

李程秀身子一抖,转眼就见邵群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木质的地板被他踩得砰砰作响,餐厅里的人都纷纷侧目。

李程秀紧张地站了起来,黎朔挑了挑眉,动作优雅地站起身,略带审视地看着邵群。

邵群一看到李程秀身边高大英武风度翩翩的黎朔,胸中的戾气跟爆炸了一般,把他整个人彻底点着了。

就在他离他们还有几米外的时候,黎朔已经先发制人,伸出了手,笑得有礼有度:“敝姓黎,是程秀的老板,不知道先生贵姓?”

邵群拼命压抑着自己想要挥出去的拳头,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就转向李程秀,一把拉住他的手臂,怒道:“很多同事?啊?你什么时候学会撒谎了?”

黎朔收回手,也不觉得尴尬,而是上前一步,解释道:“刚才确实还有另外好几个同事,不过大家都回去了,我作为老板,总得留下来付账嘛。”

邵群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瞪着李程秀:“真的?”

这时候他哪敢说不,连忙点点头,心里对黎朔充满了感激。

邵群眯着眼睛看了一眼他们的餐桌,这怎么看,都像是两个人共进晚餐的架势。

李程秀紧张得手都直抖。

黎朔再次泰然地替他解释:“本来是在大桌子的,不过大家都走了后,餐厅给我们换到了小桌子。”

李程秀赶紧点点头,微弱地唤道:“邵群……”

邵群心中仍是充满疑惑,他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皮笑肉不笑的男人的任何一句话。

他一把拽起李程秀,冷道:“回家。”说着就把人往餐馆外拖。

李程秀抱歉地看了黎朔一眼,连忙低下头,躲避朝他们射过来的一道道猜疑的视线。

出了门李程秀才想起来自己连外套都没穿,冷得他直哆嗦。

邵群似乎根本没发现这一点,一声不响地拉着李程秀往停车场走。

李程秀试图缓和下这紧张的气氛:“邵群……我陪你吃饭吧。”

邵群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来,脸上一片阴翳,他一手掐住李程秀的下巴,狠声道:“回去再收拾你。”

李程秀脸色一片苍白。

就在这时候,黎朔的声音远远地再次响起:“程秀。”

两人同时转头,黎朔身上披着一件驼色的羊绒大衣,在寒风中依然潇洒不已。他手里拿着李程秀的外套。

“程秀,怎么连衣服都忘了,小心感冒了。”黎朔看都没看一脸阴沉的邵群,撑开大衣就要给李程秀披上。

邵群突然一把抢过大衣,狠狠地扔到了地上,接着就上去一把抓住了黎朔的衣领,眯着眼睛一字一顿的威胁道:“离我的人远一点。”

黎朔毫不畏惧,反而优雅地一笑:“那你可得看紧了。”

邵群的拳头蓄势待发,一听这话立刻就要挥过去,李程秀一直在他们身边谨慎地注意着邵群的举动,一见他抬起了手臂连忙扑上去抱住他的胳膊:“邵群,邵群,不要。”这可是他的老板,不是围堵或者猥亵他的坏人。

黎朔拍开邵群抓着他衣领的手,好整以暇地抚平了起皱的前襟,冲李程秀笑道:“程秀,再见了,注意保暖啊。”说完翩然离去。

邵群用力一挥,李程秀被他甩到了地上。他回身一脚踹在自己的车上,流畅的车身立刻陷进去了一大块儿。

邵群把被摔得直迷糊的李程秀从地上拎了起来塞到车里,一脚油门飞驰出了停车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