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出笼记 > 12.02章 塔西.启舵

12.02章 塔西.启舵

也就是说,这个位面的人类在空间穿梭时,部分意识投射到了未来。而未来物质调动过程中,回馈给了现在的、仍然是碳基人类,一种能扭曲“熵”的能力。

卫铿心里默念道:“这么说的话,这个宇宙人类能链接的前景,和主世界能瞭望多元宇宙的前景是一样广阔的。”

卫铿顿了顿:“喂,介绍一下自己?我的监察者。”卫铿打量了一下这位唐风少女。

景谷雨:我景谷雨,本位面第九十七号区域的负责人。

卫铿:“没了?”

景谷雨:“卫锵阁下,您还想知道什么呢?”

卫铿口胡道:“身高,三围,身高几许,家世几何。”随后补充道:“我叫卫铿,卫锵是我弟弟。”

景谷雨顿了顿,迟疑一小会,然后慢慢回应道:“这些很重要吗?”

卫铿带着少年躯体的轻松愉悦,说道:“开玩笑了,说一说这个位面有什么特殊的注意事项吧。”

景谷雨:“卫铿阁下应该对该位面暗能体系抱着重视,先前的探索记录中(其他穿越者)都没有触碰到这个位面顶层,只有足够的耐心沟通的虚空中稳定结构!哦,您识海那些鬼画符,是你身体先前意识随意组合的涂鸦,请做好返工重新制定新结构的准备,如果您想要继续进一步的话,请调整好精神定力。”

精神定力,就是指,在重复失败过程中,仍然不断探索,心不躁,态度端正的水平——这是牵涉到一种精神状态。

新生穿越者很难做到这个状态。挫折失败太多后,会渐渐地趋向于当下暗能的稳定,不再有推倒从来、重头开始的耐心。

定力超足,卫老爷的理解就是:“慢慢磨,真的不行,就磨他个天荒地老,你不急,我就按部就班。”

此时,在通道中,灰尘越来越大了。

卫铿一边拿着麻布捂着鼻子:“那个,这个躯体原主人咋死的。我记忆中咋搜不到了。”

空间泡中,景谷雨也拿着手绢捂着嘴,偷笑道:“上区的家族内斗,这个小家伙恰好干了一些犯下忌讳的事情。”

卫铿面色一沉:“啥事情。”——一向自诩守法良民的卫铿,最害怕莫名其妙的麻烦了。

景谷雨:上区在湖水中散养的鱼,死掉了。这是这里宗教仪式上所要用到的,神之祭品,提前死了,为不祥之兆。

卫铿:“我弄死的?”

景谷雨:“不,最大可能,是三个月前中心区折跃过程中,出现了伽马射流,这在小行星内层是高度机密。”

卫铿:“那和我啥关系?”

景谷雨:“在鱼死后,内城的网络圈,找原因时,上传了一份,你湖边吐痰的图像。”

卫铿:“淦。等等,好好的没事对鱼吐痰干什么?”(潘多拉位面那边,卫老爷只是喜欢在收复的街道上撒尿。)

景谷雨幽幽:“没带碎面包,又想看鱼上浮,所以——”

卫铿连忙打断了:“哦,懂了,”因为此时已经找到部分记忆了,刚刚之所以找不到,那是因为这具躯体原来的性格太羞涩了,想要淡忘不愉快,死后都残留着这种社死感。

数秒钟后,卫铿又问道:“等等,就因为这个,所以我被网络暴力赶出内城了?”

景谷雨轻轻咬了咬手指,郑重其事地解释道:“不,你不是被赶出来的,纵然舆论群情激奋找到发泄口,但是统治者确保法律的威严,是不会轻易根据群情来审判人的。嗯,你这具躯体的原主人是害怕,所以逃出来的。你,现在可以回去,因为你害怕逃了,已经让内城舆情消火了,回去最多挨家里一顿打。提示,不要在这长久逗留,下区充斥着私人角斗场等非法区域。”

话语间,卫铿将两块破损盖子叠起来,堵在风口,挡住了外面的灰尘灌入。解决完这一切后。卫老爷,哦,塔西·启舵在通道中站了起来:“大丈夫岂能~~~”卫老爷反应过来自己的状态。

卫铿:“我现在多高?”

景谷雨:“一米六,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对了,你现在被打一拳,可能会哭好久的。”

卫铿准备哈哈大笑来否定,但是灰尘太大,只能低声斥骂:“胡扯。”

十分钟后,“砰”的一下,塔西启舵的头撞到了闸门上,顿时肿了一个大包。

卫铿:“我,我,我沃特么,嗯,吸溜。”抿住嘴的卫铿使劲地压住了眼睛,不让红彤彤的眼眶,滴下来“口水”,努力地忍耐。

最后咳嗽了一下,吐出一点口水擦了一下眼眶,狡辩道:“灰尘太大了。”

过了好一会,卫铿成功压制住了盖子。

景谷雨劝说道:“身体是很诚实的。别憋坏了。”

卫铿顿了顿,说道:“小景,你回避一分钟。”

景谷雨貌似担忧道:“一分钟够吗?要不多一会。”

卫铿:“够的,十几秒可能就行了的。”

景谷雨点了点头。

卫铿启动了屏蔽后,确定监察者走了。然后立刻解下了裤子,看了看自己必要零件。

在确定那玩意不小后,卫老爷松了一口气,系上裤子后说道:“他娘的,整个发育过程必须严格把控得住,对头,体内蛋白质,以及激素调节,必须以地球人类为主,麻蛋的,泪腺也得消除了!我得一身是胆。”

卫铿把景谷雨重新叫回来后。

卫老爷:“小景子,近十年来,任务计划中,我要以‘成人’为主。”

景谷雨顿了顿后,有些难以启齿地说道:“卫铿阁下,这个世界,那个,嗯,是女性占便宜。尤其是你现在的年纪,最好别。”

卫铿立即狡辩:“你理解错了,我说的成人,是要人格,堂堂正正。该刚则刚,该阳则阳。”

说到这里,卫铿突然收住。

卫铿反应过来了,内敛的自己对一个新认识的人,尤其还是妹子,怎么说了这么多话。自己喝了假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