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极品茶叶(中)(1/2)

1o14o城市新农民第一百八十五章极品茶叶中

“乡长。刘愕旺那里的确租住着些人我怀疑他们可蜒凡儿蒜矿。前一阵运送到那里的矿石有一百吨了!不仅把我们乡的公路压坏不少段就是那山脚的农田也被破坏不少更别说环境污染了要我说这次就得重罚他们罚轻了这些外乡人不长记性!”车上乡派出所副所长钟本坐在郑乡长郑海富旁边。表着对张国栋这些外乡人的不满。迎合着郑海富的心意。

郑乡长郑海富五十二岁身体富态个子不高一直和乡党委书记林忠闹的不好两人执政理念差异很大矛盾很深。

车上还有其他人派出所严伟民所长不过他和副所长钟本不对眼或者说不屑。他自然知毒刘得旺将地安租给谁了刘能!

但刘能这段时间花在他身上的钱有两万多了吧?所以从本意上他是不会这么做的。老郑想借此打击乡党委书记林忠的威信将火到了这外乡人身上了。

刘能和林忠也认识了就是他引荐的。

现在郑海富起什么调查环境污染狗屁!纯粹是打击报复!

不过郑海富一心想给书记林忠颜色看他严伟民作为中立却不能不识这眼色他没法劝说郑海富放弃这事只能提前给刘能透露下风声。也算对得起他了。

郑海富挺着肚子拍拍钟副所长的肩膀微笑道:“钟本是个好同志啊对于这些破坏青木乡环境的人。是要坚决打击的!不管是谁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马屁精!”严伟民暗骂了一句。

“乡长要不要将当事人刘得旺请来配合一下?需要的话我看钟副所长去一趟他对刘得旺比较了解!”严伟民挤出一些笑容说道。

郑海富一想也对刘得旺是当的的“名人”这人缺点众多但现在还真有用处如果他配合的话那再好不过

“恩老钟你去请一下刘的旺。务必要他配合乡政府的工作配合环保员的工作!”郑海富说道。

环保员却是一个乡镇上的闲置三十来岁的年纪平时不需要上班。这次郑海富出动就带上了他。

钟本脸色很不好看不过郑乡长吩咐的他就得当正事来抓。谁让他的官没严伟民的大呢严伟民不仅是派出所所长还是乡党委委员。

“乡长我担心我去找刘得旺。这会不会耽误时间?万一那边有准备的钟本说道。

严伟民这时脸色一板说道:“老钟你这副所长怎么当的乡长自有他的想法那么多矿石几分钟内说转移就转移了?刘得旺是关键人。你去的迟了万一他跑了哼哼!”

郑海宴也没吭声钟本暗骂了一句严伟民马上下车带上了一派出所干员小李。

刘得旺并没有跑。

这家伙根本不知道有人会找到他的头上此时他正在租房里大睡特睡。昨天晚上睡的太晚了。昨天晚上。他先是看人家摸手气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就摸了几把嘿没想还赚了两百多。

但在后半夜了众人实在困的不行了要散场他才余兴未尽的退场回家。

街上他在代销店买了瓶酒和几根火腿、榨菜喝到凌晨五点多才一头躺下睡觉。现存睡了不到六个小时正上劲着。

外面蓬蓬的敲门响声却丝毫吵不醒他。

“钟所怎么办?这老小子是不是没回来?”派出所小李被派来协助钟本副所长但敲门半天却不见里面人的动静。

“***的刘得旺给我砸门!”钟本骂道。

“可是钟所这可不是刘得旺的门。是桂花嫂的院子砸了门的话。刘副乡长那里小李却不是笨蛋钟圣这王八蛋让他做替死鬼。这院子虽然破旧了但却是刘副乡长嫂子的院子谁敢砸人家门?

刘副乡长是本地人本家人多势众书记、乡长换了两三茬了但他依旧是第一副乡长不见进步。也不见到退属于除了书记和乡长的第三势力。

钟本脸色微变:“这是刘乡长嫂子的院子?哦真忘了!”

“钟所那怎么办?或者是刘得旺又喝高了睡晚了?真是这样的话。没个下午是起不来的小李心里也不急面上却愁做给钟本看的。

等到下午?扯淡耽误了乡长的事情他这副所长可别想当了。

“翻墙!”钟本牙一咬说道。

小李张了下嘴却没法说他一下就郁闷了。才换的新衣服让他在玻璃碎片镶嵌的墙上爬?这衣服一不小心就报销了何况被人看见他爬墙还不被人唾沫淹死。

但不爬墙能行吗?

钟本这王八蛋是官他是小兵。不爬墙估计给自己小鞋穿了。

帅所那你先等等我去找梯子去!”小李找了借口想到了对策。翻墙先架梯子这也没什么不对只是钟本眉头皱的成麻绳了。

“利索点!”钟本皱了下眉喊了一句。

爬墙梯在所里就有不过等找到抗到这里时过了有十分钟钟本等的快要飙了。乡长那边催了几次听到严伟民那有些幸灾乐祸的声音呵斥声让钟本的火气憋了三丈高。

但小李却是大喘着气的小跑过来肩上抗着梯子一边骂道:“也不知道哪个混蛋将梯子锁了害的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最后不得已将门上的锁撬了钟所你可得为我作证啊?”

钟本难得的老脸一红然后变青如果记忆不错的话这梯子应该是自己锁了的。上次严伟民找梯子。他就把这所里的唯一一把梯训:起来。干脆出去串门现在却遭到报应了“那那么多废话!快点!”钟本呵斥了一句。

很快小李翻墙进去将里门大门的门闩打开钟本也进了院子。

“敲门今天的事耽搁了都是这混蛋造成的!”钟本看着那依旧紧冉着的房门烦躁的不行。

小李将房门敲的蓬蓬蓬震天响。

但里面的刘得旺却是翻了几个身后照旧睡。

“还没醒?”钟本这会是真急了。一看时间好家伙让乡长的车等了有二十分钟了!

但正在这时候外面却传来密集的脚步声。

“好哇哪个龟孙子敢偷老娘的东西?快围起来!梯子都在?胆子不小啊”。一个女人的大嗓门让里面的钟本和小李顿时色变。

“桂花嫂!”

钟圣脸色变得很坏居然被人当作小偷了?

“这是怎么回事?”钟本羞恼的看着小李道。

小李却一脸的无辜委屈道:“钟所我也不知道啊我拿了梯子就走的路上也没遇什么人谁晓的桂花姓怎么知道了我怀疑我有人看到墙外的梯子”

“砰!”

大门被一下推开了然后进来五六个人安着铁锹和木棒之类的一副围困的架势一个身材臃肿的女人也进来了。

“啊钟本?钟所长?。有人马上认出里面的小偷来。

众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抓小偷居然抓到了钟本这副所长和小李这干员这可能吗?

但桂花嫂一愣之后却得理不饶人。何况大老钟钟本他爹和老刘家闹的不好是祖辈的世仇。如今老刘家的老二当了好几年的第一副乡长。才将大老钟家压了下去。

“好哇小老钟偷东西居然偷到老娘家里来了?今天看你怎么向乡领导交代!”桂花嫂马上骂道。

“怎么这么多人?在干啥?”这节骨眼上里面的门却开了刘得旺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出来了。

钟本怒火充眼了却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这里在办案无关人请离开!”钟本说道。

“办案翻妾娘院子的墙头?不行;非得和乡领导评理派出所了不起。就可以翻人的墙头了?。桂花嫂却的得理不饶人。

最后一帮人去了乡政府这事乱的很。

钟幸别提有多憋屈了刘副乡长话批评他最后还是郑海富打电话捞过来的。

等他带着茫然不知生何事的刘得旺赶到乡长车上时郑海富眉头皱的有半尺深。

“老钟啊你这办事还缺了点火候啊?怎么和老刘的家人起了冲突?刚才刘乡长给我打电话很是有意见!”郑海富不悦的说道。

他判才还给刘副乡长打电话求情。把钟本给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