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九章 三个小贼(1/2)

点晚饭时源小一筑来客人了。不过却非人国来,李芸马上兴奋的将这事情说给张国栋听,后者听了却大吃一惊,忙问怎么回事。青竹和秦丽娜、蓝花三女的眼睛都齐齐望向一个方向。

小院子的栅栏上,一只彩色鸟自顾的梳着它的羽毛,有点自恋,即使张国栋等人看向它,也不惊。

鹦鹉?

张国栋忙问怎么回事。李芸解释,他走后不久,她们正准备打麻将,外面突然飞来一只彩鸟,就在四女不远处呆着,也不怕生,靠近喂食居然也不走。

这算是赖在这了?

外面笼子养鹦鹉的人不少,这只鹦鹉不怎么怕人,兴许是别人养的,然后被它逃了?

不过它的羽毛却齐整的很,也很靓丽,倒不象是笼子里养的。

“咱村有个养鸟能手,可以和很多鸟沟通的”蓝花这时插口说道。

“哦?”张国栋惊讶了下。

“蓝姐,那赶紧叫来呀,看它是不是野生的!”青竹马上叫嚷道。

蓝花赶紧去找人。不一会儿。蓝花找的人来了,居然是个很内向、却五大三粗的小伙,见了张国栋和几女,脸一下红了,有些不知所措。

大家听蓝花介绍,这小伙外号叫饭墩,本名其实是范墩,但因干农活一个顶俩,又很能吃饭,所以又叫饭墩,区别饭桶。也算大家善意。

张国栋心下好奇。想知道这饭墩和鸟沟通的能力。也算属于奇人之

吧?

奇人张国栋没见过。

不过据说有人可以和鸟沟通,有人可以和兽类沟通。有人甚至和蛇和睦共处,等等。

饭墩接受了众人的委托,看向那只鹦鹉的眼神一下镇定了下来,象个大师似的。而且眼神很柔和。

嘴里出一些类似鸟鸣的声音,那只鹦鹉马上有反应了。一双眼打量着饭墩,很好奇的样子。

学鸟语之类的动物语言。得从小时那会学起。逐步才能掌握其中的要领。反正张国栋等人是没法理解那声音代表着什么。

若饭墩真能和这只鹦鹉沟通,这本领,就很不简单了。

事实上,这本领饭墩也不是朝夕之间掌握的。而是花了十几年工夫,见识过了诸多的鸟类,模仿到学习,这才哼哼所成就。

啾鸣一会儿。那只鹦鹉,应该是公鹦鹉。居然一下飞到饭墩肩膀上,居然成功了。可见这饭墩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饭墩的啾咯声停止了,手甚至抚摩着那公鹦鹉,后者也不怎么怕。

“这鹦鹉是野生的,很多笼养的鹦鹉是从小就养的,听不懂鸟语”饭墩说到这沟通本事时。很肯定的说道。

饭墩又说。这桃源小筑的环境很好,可能吸引了路过的鹦鹉,在这呆了下来。不过是否会筑巢,还不得而知。

晚饭时间,饭墩被留了下来,但坐下后,他却手足无措的很,好在张国栋解决了他的尴尬,两个男人被赶到另一桌上吃饭。

有蓝花在,饭墩真的很能吃。

本来准备了五个人的饭量,张国栋叮嘱了一声,加到十人饭量,可饭墩吃了五人的份。似乎还不够饱的样子。

不过怎么也不敢继续吃了。

蓝花看饭墩很不自在的样子,开口让他回去。这才解了他的围。

“这饭墩真有意思,居然害羞成这样!”青竹吵吵道。

“谁象你。脸皮厚!”张国栋跟了一句。一下把青竹惹到了,疯狂的模样想要咬张国栋几口似的。

众人吃过饭。也没忘那只赖着不走的公鹦鹉,给它专门搞了个小碟子,上面有米饭粒。和鱼肉汁。这鹦鹉居然也不怕,反倒和李芸、青竹亲昵的在一起。有时飞到她们俩的肩膀上。

秦丽娜和蓝花一靠近,鹦鹉却一下就飞开了。

“我看给它起个名字才行,就叫小鹦好了!”李芸擅自给鹦鹉起名字道。

“这鹦鹉是公的吧?叫鹉还差不多!是鹦鹉的鹉一”张国栋笑道。

晚饭过后,天彻底的黑了下来。

李芸带着小鹉回了房,一回去,这家伙飞到屋里的衣架上,整了一会才卧了下来。

把衣架当作窝似的。

张国栋没回去。依旧在院子里呆着。蓝花因为天晚了,也不好意思再呆下去。这次回去了。

秦丽娜却是在隔壁,也在院子里坐了下来。一时院子里就只有两人了。

这情形有些髅昧。

“桃源小筑这里生气还是少了点,如果有些动物的话,估计要热闹不少”张国栋没话找话的说道。

“是啊,不过动物不好养”秦丽娜接口说道。

的确,有些动物它灵智不高,养在这,就乱套了。

但有灵智的动物也是不好找。

“或许得进次山。说不定山里可以抓一些动物回来!”张国栋说道。

“山里动物好抓吗?”

秦丽娜一听就有些好奇了。

她也是喜欢小动物的,尤其是狗狗。曾经养过,不过那是数年前的

了。

名种狗也是很难养的,没钱没法养。那名种狗有时比人都金贵了。

“碰运气吧?不是说山有灵气吗,或许有些动物很灵性,和人相处惯了就好吧?”张国栋含糊说道。

秦丽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两人聊着。月亮渐渐西斜,晚上十一点多了。秦丽娜却是和张国栋聊的越上劲,但时间不早,她不得不回去休息了。

夜幕降临。众女都休息了。桃源小筑一片漆黑,张国栋在院子呆着里也没开灯。倒是对岸的村里,还

天气有点热。这里也没蚊子,张国栋起了兴,干脆在院子里住一晚。

找出了折叠床。被褥,到头睡下,但睡意却全无。抬头只好看着月亮,数着星星。

凌晨三点月亮下去了。天色越黑暗。一些夜行动物却出动了。张国栋的精神力没刻意覆盖四周,但听力却依然很高,周围可以听到各种

响。

与静谧一比。这声音很美妙。

这里靠近山脉。林木不少,山更多,常会碰鬼火。但据说狼在夜晚也可能出没,只是如今出山的狼少了许多,不容易见到。

如果鬼火和狼同样的绿幽幽在晚上,估计让人难以分辨。

夏天时分的凌晨,树木影影绰绰,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石桥上,突然出现一道影子来,尽管小心翼翼的,但依旧可以听见轻微的脚步声来。”

黑夜的响声,幽灵的影子,让人误以为是鬼魂。会起鸡皮疙瘩。

这让在周围溜达的夜行动物们竖起了耳朵。

这影子过了石桥。驻足停下,四处张望,嘀咕道:“这是铁荆棘,居然长这么茂密了,到底是有钱人”

一番喃喃自语后,人影朝桃源小筑移动。

这移动的度飞快,一会便没入了黑夜中。

呼吸屏息,铁荆棘围着的唯一出口,探出一颗头脑袋。黑漆漆的,居然蒙着面。

这人身材高大。但却不莽撞,仔细听了会,才悄悄进入小路。

这人进的却是如今还是嫩苗的果树地,没果子可摘。这一片是李芸和青竹、秦丽娜的功劳,没一棵死掉的。种类很多。

窜进果树园。东躲西藏。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不过,这人对这里很陌生,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

要知道,桃源小筑的地不多,但也够一个人在黑夜摸着找什么东。

“在哪呢,怎么找不到?该知道白天先问问”这人有些焦急。

夏天的天气。四点就要天亮了。距离这会也只有半个小时不到。所以找什么东西,也必须在这半小时内找到。

好在这会正是人睡的深层阶段。一般的轻微动静很难惊醒。

才网迈开脚步。这人突然现有什么东西朝自己过来了。吓得赶紧停住脚步。这光线也黑暗的很,所以距离太远却是不容易看清楚的。

“快,应该就是这里,娘的,害老子走半天路,那路修那么长干嘛,进出还要翻石门!”这时,另一头响起了一个声音,很粗鲁,在低骂。

“嘘,小心吵醒这里的人!”另一个声音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