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祈燃子喽!大家准备休息!晚卜就在读过夜!”刺儿声吆喝,大家一路的坎柯行走暂时停下。这里是一处山梁子,上面有沙砾石,居高临下,视野比较开阔,是个理想的夜宿地。

十五人脚步不停息,已经走了有小半天时间。足有十多公里的止。路。张国栋和赵强这些青壮年还好,只是微微出汗,身体正走的热乎乎的。但赵旺全几名年纪稍大的人,体质下降,就有些粗喘气。

再加上这小半天时间,太阳已经到西落的地平线上了。再继续走的话,就要错过夜宿的最佳地了。

喊了声后,走在张国栋一起的赵强把背上的包丢在在地上,把气枪却小心的放置好。不敢对着人。

其他人也是如此,放置气枪的时候很小心。因为气枪里已经装上了子弹。但可惜。这一路走来,并没有遇到什么猎物,这是在山的外围,不合适狩猎。

“国栋,怎么样?”赵强对张国栋关心的笑问道。“这山路对城市里人来说,非常难走,要多锻炼才行!”

“还好。不过路真的不好走!”张国栋抹了把汗,感叹说道。

这点路,原本对张国栋来说,其实连汗也不用出的,和散步差不多。谁让他有那么强悍的**呢?但是此刻,他身上还有铅衣,五百公斤,走比较虚土的,路,控制不好的话,一走就是一个坑。

甚至不客气的说,如果有不坚实的路,一步过去。可能要塌陷了。

这样一来。这一路搞的张国栋都在控制脚步的力量,生怕将路给走塌了。这却是件很不容易的事,身上不出汗却是不可能的。

当然,这一路走下来。使张国栋更适应了身穿如此重钦衣的情况,预示着**的力量一路都在锤炼着,进步着。

度!力量的精确控制!

怕是最大的锤炼!

张国栋将背包放好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这地上不平,有沙砾石,坐着可不舒服。

赵强和其他人却没立即坐下,而是按照赵旺全的分工,有人开始架锅。有人去拣柴。这一口锅是来时背上的,一米直径,比较深,如果炖一锅的话。十五人足够吃了。

柴火的话,这山里别的或许没有,但是干柴火,那却是不缺。

不过点柴火,却得将其用石块围起来。一是聚拢柴火,让它可以集中烧在锅底,再就是怕柴火溅出去,不小心引起森林大火。

吉星村的人。或者说,靠近秦岭山脉的人们。对山林有着天然的感情。并没有只见眼并利益,将山里的木材砍伐掉。

张国栋看除了赵旺权,大家有没有闲着。坐着看着,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这年轻胳膊腿,力量更不输于在场的任何人,不动手的话说不过去。

“六哥,你这是在干嘛?”张国栋很快现,赵老六几人,却在四处摘一些叶片,然后放一起堆地上。

这叶片狭长。似乎遍地都是。不过赵老六他们却只摘顶端非常嫩的一些。

“这啊,叫做嫩酱子,这嫩芽如果用来炖的话,汤的味道会很鲜美!”赵老六拿起那嫩叶憨厚一笑,介绍道。“当酱油来用的!”

“酱油?这草叶可真够神奇的!”张国栋为之侧目。也动手开始摘。一扫周围,这样的植物似乎并不少。

出来有时可能不带调味品,就地取材了。

“老叶不行。老叶煮进去会很苦,只有顶端的黄绿嫩叶才行!”看张国栋把老叶也摘上了,赵老六忙说道。

“这样啊张国栋讪讪的将手中的嫩酱子叶都放下,然后挑嫩的出来。这下丢大脸了。“六哥,既然这草叶这么神奇,是一味调味品的话,就没人采回去卖?”

“有啊,不过这嫩芽只能当时采,当时煮才好。一旦焉了就不行了!”赵老六说道。“再有,虽然进山里用它不缺。但真要拿出去卖的话,这种调味品的草是很少的,太分散了!”

“而且价钱也不高,吃的人也少也确实。现在酱油、老抽种类齐全,随便就可以买到。外地人,不会选择这些不知名的草叶。价钱上不去,就是更大的问题了。

一会工夫。张国栋也采到有一大把。七八人合采。这做一锅汤完全够了。基本上用很少的水在小盆里洗洗就可以洗干净,直接丢进锅里。

切土豆。这些土豆来时就带着。山里的东西除了猎物肉外,要吃蔬菜那就只有野菜了。带上土豆,这炖肉通常让人谗的很。

东北有阉制的猪肉,炖粉条,再给里面加上土豆和白菜,猛火大炖,味道会很鲜美。肉油满口。

这时再来白酒,这吃饭的气氛就起来了。

张国栋也没想到,这有八人的后勤人员,居然准备的如此充分。怪不得背上的东西。看起来要比他们七人的多不少。看来除了是喝用的水外,就是食物材料了。

“起火喽!架锅喽!”

材料都丢了进去,锅底的蓝烟散去后,噼里啪啦的旺了起来。众人看着都露出了笑容。运动量大后,这食欲一下就提起来了。

“趁着天还未黑,把蓬子先撑起来!”赵旺全不忘提醒众人。

“全叔,蓬子还是不小菜?撑完后是不是该喝酒了?。一小辈顿时打笑道。“我可看见全叔带了几瓶老白呢”。

“你这小子,眼贼的很,好!一会就喝,不过得省着点,不然这接下来日子,可别说没喝的!”赵旺全笑骂了一句,便同意了。

其他人顿时笑了。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想想都很美。

把简易蓬子搭起来,就有人在吼歌,很粗放,却让人泄。一个起来,其他人会吼两句的,也敞开嗓子。

就是老实巴交的赵老六和饭墩居然也干嚎起来。不过那只是大声吼,并没有歌词。

“国栋,你也来吼几句?在山顶吼着,很爽啊,保证你没尝过这滋味!”赵强向张国栋出邀请。

搞的张国栋也有点蠢蠢欲动。

不过他五音不全,想吼,但却心气不足。这些人的嗓音杂都比自己好得多。这或许是张国栋心理作用的缘故。以前的张国栋,大多属于静静欣赏类型,这习惯还没有改多少。

张国栋拒绝了。不过也放开了些,受他们的感染,开玩笑道:

猜响我吼出来,把大家都比下去!”“真的假的?”赵强是不信的。其他人也有点不信。不过也不敢确信。城里人不都去什么kTV玩吗,那里面据说也是吼着玩的。

一会儿把人吼的嗓子都哑了。但也锻炼嗓音。

众人起哄,但张国栋却怎么也不唱。没办法了。他一张嘴啊的一声吼了出来。这声音真有点石破天惊,洞穿力极强!

赵强他们也想不到,张国栋这一嗓子,使他们瞬间失去了听力,耳朵了一下嗡嗡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