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娘娘腔 > 第七章

第七章

李程秀一声不吭地转身往门外走。

“哦,对了。”张经理在他背后道,“以后你每个星期就一个晚班,休息日增加到两天。你看,邵总说的话我能拒绝吗,可你这让我怎么安抚其他员工的情绪?小李啊,有你在真是让我为难坏了。”

李程秀那天是走回家的。

酒店离他住的地方不远,走路的话也就十几二十分种,他不知道邵群现在在不在那里,他也不想开手机,他就想一个人想想。

张经理把话说到那份儿上了,聋子也知道是在赶他走。

可是他真的不想辞职,他怎么能辞职。

他在这个酒店干了快六年了,他的五险一金都是酒店在交,他的工资每年都在涨,再熬个几年,他都能有自己的学徒了,到时候酒店可能还会给他股份,他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成绩,他不想前功尽弃。

再说他辞职了,短期内能找到好工作吗,欠的债怎么办?

可是他还能在那儿混得下去吗?想到白天在酒店里的一幕幕,他就心寒。

他只是跟一个人做伴儿,有那么可耻吗?

回到家后,发现邵群并没有来。

他洗完澡拖着疲惫的身体躺在床上了,才打开手机。

手机里立刻蹦出来条短信。

很简单的三个字:我想你。

李程秀想到小时候邵群给他买的第一个手机,两个人经常发些无聊的话,可是再无聊,都觉得很甜蜜。

他心里涌入一股暖流,认真地回了四个字:我也想你。

电话立刻就打了过来,邵群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宝贝,下班了?”

“嗯。”

“很累吧。”

“累。”

“我今天不过去了,你好好休息吧。”

“好……邵群。”

“嗯?”

“你,给我,调班了?”

“是啊,我不希望你太累,你难道不想有更多的时间跟我相处吗?”

李程秀迟疑道:“想,可是……”

“不用可是了,调都调了,就这么定了吧,明天你上早班,晚上给我做饭吧,好不好?”

“……好。”

挂上电话,李程秀觉得心里好受一些了。

邵群的声音真好听,他想,听了之后,心里面堵的地方仿佛就通了不少。

即使可能会丢了工作,但是有邵群作伴,也是值得的。

李程秀第二天上完早班,下午就回来了。

他去市场买了些新鲜的鱼肉,打算给邵群做顿好的。

其实调成早班了反而好,他现在一去上班就心惊胆战的,恨不得能早去早回。

一想到邵群那天说这里没个人照顾他,他也觉得挺难受的。他知道邵群这样的人,小时候就娇生惯养的,一个人在外地做生意肯定不容易,总在外面吃饭不卫生也不健康,现在自己时间多了,就想着要把他照顾好了。

晚上做饭的时候一律以清淡为主,邵群忌口的东西他一样没放,变着花样做了七个菜。

要放在平时,他绝对不会做这么多菜,肯定吃不完要浪费的,现在哪怕自己之后两天吃剩饭,也希望能让邵群多吃点。

做完了饭他就开始收拾屋子,把里里外外弄得干干净净,找不出一点碍眼的地方。

可是等到了七点,邵群还是没来。

李程秀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电话一直响着,可是却没人接,他心里就有点着急了。

又等了半个多小时,门铃突然响了。

李程秀一下子跳了起来,打开灯,跑去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戴着黑框的眼镜,穿着笔挺的衬衫西裤,气质沉稳干练。

李程秀无言地看着他。

那男人礼貌地点了点头,不苟言笑的样子:“李先生,你好,我是邵总的助理,我姓周。”

“哦,你好。”

李程秀把他让进屋,才发现他手里拖着一个行李箱,身后又跟进来了一个人,推进来一个服装店里那种挂满了衣服的架子,李程秀仔细一看,上面是一排一排各式的西装,以黑灰为主,边角烫得笔直,拿硬质的透明袋子分别罩着。

“李先生,邵总今天有事不能过来了,他让我把他的一些生活用品和换洗的衣服给送到你这里来。”

李程秀怔愣地看着那个不锈钢架子,点了点头。

周助理把手提箱立在了客厅正中央:“李先生,这些都是邵总平时习惯用的东西,麻烦你给他规整一下。”随后他又指挥那个推着架子的人,“把这些衣服挂到衣柜里,注意颜色顺序不要打乱了,从浅到深。”

李程秀站在一边,沉默地看着周助理和随行的人在屋里走来走去,把他刚擦的地板踩出一个个浅灰色的脚印。

等衣服都放置好了,周助理又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文件夹,递给李程秀,“李先生,作为邵总的助理,我有责任确保他的生活稳定而有序,这样他才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工作上。这份文件里汇集了邵总绝大部分的生活习惯和注意事项,包括他忌口的食物,忌讳的东西,作息习惯之类的,以后邵总在这里留宿的时间会大大增多,希望这些能帮助你们在生活上更加默契和愉快。”

李程秀木着脸接过那个软皮的文件夹,明明是轻飘飘的几张纸,他却觉得犹如千斤重。

周助理板正着脸续道:“今天晚上邵总可能会过来,也可能不过来,李先生可以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以确定需不需要提前作准备。”

说完他就走了。

整个过程周助理都表现得非常礼貌和得体,可李程秀却觉得被连扇了好几个耳光。

他不知道是自己太敏感,还是真的如他所想,这个姓周的是在把他当邵群的情//妇吗?

他颤抖着把手里的文件夹捏成了团,转身扔进了垃圾桶里。

他疲惫地倒在沙发上,看看客厅中央孤零零站着的行李箱,又看看一桌子精美的饭菜,心里一阵酸涩。

他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做的事对不对,明知道邵群不是适合跟他生活的人,却忍不住被吸引,这才只是刚开始,就让他疑虑重重,那以后呢。

李程秀不敢想了,他觉得现在是邵群在牵着他走,不是他想停想转弯,就能尽如他所愿的,他除了走一步看一步,别无他法。

李程秀起身把桌上的菜都收拾进了冰箱,自己也一口没动。

然后又去整理邵群的行李箱,把里面的东西放进卧室浴室。

忙完之后一看表,已经十点多了,他盯着手机的屏幕看了半天,犹豫来犹豫去,给邵群发了条短信:还在忙吗?

躺在床上等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回应,李程秀心里很是失望,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睡到半夜,突然感觉到什么沉重的东西压着他,非常的热。

李程秀缓缓睁开眼睛,感觉身后有一个黑影,他正睡得迷糊,没反应过来,立刻惊叫了一声,挣扎着就要起来。

邵群攥住他的腰,低声道:“是我。”

李程秀立刻安下心来,小心翼翼地蜷进他怀里。

“今天太忙了,累死我了。”

李程秀闻到他身上刺鼻的酒气和烟味儿,不禁皱了皱眉头。

邵群冰凉的手直接伸进他的睡衣里,在黑暗中抚摸着他的前胸。

李程秀佝偻起身子,他对于这种亲密依然有些适应不了。

邵群摸了一会儿,又把手下移,去拽他松松垮垮的睡裤。

李程秀浑身一震,想推开他:“邵群,别……”

邵群喘着粗气,口齿有些不清楚,不耐烦道:“你要让我忍到什么时候?”

喝了酒,又如此急切的邵群,没有半点平日的体贴,让他害怕。

邵群一个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有些恼怒道:“你到底怎么回事,又不是没做过。”

李程秀瞪着明亮的眼睛,小声道:“你喝醉了。”

“没醉,上你绰绰有余。”说着就要去掰他的大腿。

李程秀吓得惊叫了一声,把自己缩成了一团,手脚并用地抗拒着邵群的进攻。

邵群虽然还没彻底醉,但确实喝高了,手脚不太使得上力,李程秀一挣扎,他眼前都花了,弄了半天也抓不住他,气得他“操”了一声,撑着摇晃的身体下床,重重摔上门走了。

李程秀被那砰的一声巨响吓的身子狠狠一抖,在黑暗中静默了半天,才颤抖地把衣裤整理好。

他记得邵群身上还穿着外衣,甚至连皮鞋都没脱,是进了门直接就跑到床上来。

这么不管不顾的,究竟是把他当成什么呢……

他下了床打开灯,看了眼皱成一团的床单,上面还有几处明显的鞋印,只觉得鼻头发酸,眼前有点模糊。

第二天上的是晚班,他却一大早就把手机给关了,他不知道如果邵群打过来,应该说些什么。

在酒店的时间依然是分分秒秒的难熬,同事对他的态度愈发厌恶和不屑,男同事见到他更是绕着道走,各种不堪入耳的流言在整个酒店里流传开来。

张经理现在更是隔天就要找他谈一次话,话也越说越重,让他觉得自己留在这里简直是厚颜无耻了。

李程秀觉得身心疲惫,压力大得他连饭都吃不下,开始考虑是不是真的该辞职了。

晚上下班已经十点多了,他从酒店的后门出去。

从这里到公车站,要穿过酒店的休闲区。这家海景酒店占地一百多亩,有两个游泳池和若干个温泉池,整个休闲区域种满了茂盛的热带植物,到了晚上辨识度很低,一眼看过去全是绿地花草大树,草丛里藏几个人根本看不出来。

李程秀穿过这片区域的时候,就被酒店的几个小工堵在了三号客房楼隐蔽的角落里。

李程秀没见过这样的架势,怕得直缩脖子。

他没想到都这个年纪了,还能遇到这种事,这不是中学生才干的吗?沿海城市向来开放,他们就这么容不得他,而且他跟这几个根本就不算认识。

为首的那个鄙夷地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李师傅啊,等你半天了。”

这几个人都不是酒店的正式员工,拿着固定工资,什么杂活儿都干,只要有钱就使得动,李程秀心寒了,张经理为什么非得这么逼他。

“你们,想干……什么?”

“跟你说说话。”

“我不,认识你们。”

“你不认识我们没关系啊,现在酒店里谁不认识你呀?李师傅啊,你都傍着大款了,还在这儿凑什么热闹,还不如回家享福去算了。”

“别……别胡说。”

“我们胡说什么了,这事儿谁还不知道啊。你天天等公车那块儿,那是高档小区啊,听说一平方米要六万多呢,要不是傍着大老板了,你住得起啊?你还装什么,酒店有不少人天天坐那趟公车,都看着你多少回了。”

“哎,这大老板怎么没给你配个司机呀,哈哈哈。”

李程秀脸色铁青,抱着塑料袋挡在胸前,埋头就要冲出去。

站他最近的人直接推着他肩膀把他怼墙上了。

李程秀浑身发抖,惊恐地看着围着他的几个人。

“李程秀,老子不跟你废话了,你在这儿挡着别人的道了明白吗?你命这么好,就不要出来跟别人挣饭碗了嘛。明年厨师长就要退休了,很多人比你更合适当,你明白吧?你要了有什么用,别人还要靠这个养家糊口呢,你识时务点,给自己留点脸,赶紧滚蛋吧。”

李程秀急促地喘息着,鼓起勇气道:“你们……凭什么……”

“凭什么?”那人揪起了李程秀的脖领子,挥了挥拳头,“你想赖到什么时候,非得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不是?”

李程秀缩着脖子看着近在眼前的拳头,脸上顿时血色全无。

“你们他妈干什么呢?赶紧放开他。”

一道森冷的声音突然从众人背后插了进来,李程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眼眶就一热。

邵群皱着眉走过来,看了看被围在中间的李程秀:“这是怎么回事?”

他刚从停车场走过来,准备进酒店接他的,走到半路就看到楼底下围着几个人,走近了一看果然是他。

他是让姓张的想办法把李程秀挤兑走,可没说让他找一群二百五跟他动手吧,这傻//逼。

几个人转头一看,也不认识他,以为是客人,恶声恶气地说:“先生,这不关你的事儿,别瞎管了。”

邵群骂了一句,指着他鼻子道:“给我滚。”

那人放开李程秀,斜着眼睛看着他:“你他妈谁呀,找事儿啊?”

这几个人受了张经理的指使,胆子也变大了,要换在平时,绝对不敢随便得罪这里的客人。

李程秀缩在墙角,担心地看着被几个人围住的邵群。

邵群眼睛里凶光毕露。

他现在虽然是披了一层贵公子和年轻精英的外皮,可是骨子里的暴躁凶狠也不过是被轻轻掩盖住了。那个从小就好胜好斗的小流氓头子没变多少,只不过大部分的精力都发泄到了商场的征伐上,如今这几个人又把他许久不曾躁动过的戾气给激发出来了。

邵群动手把领带扯开,然后抬起一脚狠狠踹到了跟前人的肚子上。

那人还来不及叫一声,就被踹出一米多远,抱着肚子跪在地上干呕。

周围几个人均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回过神来,一起朝邵群冲了过去。

李程秀急得团团转:“邵群!邵群!”

场面很快就失控了,四五个人围着邵群打,邵群一身的戾气,拳头丝毫不含糊,一打一个准,只要被他碰到肯定半天站不起来。

李程秀想帮邵群,可是连踏进那个混乱的战圈的胆子都没有,那硬邦邦的拳头打在身上的滋味儿,只要想想他腿都软了。

这边的骚动很快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一阵喧闹声后,张经理带着几个保安跑了过来。

张经理一看衣衫不整嘴角挂着血的邵群,吓得脸都白了。

“哎呀邵总!邵总!这,这是怎么回事啊,这是怎么回事!”

邵群瞪了他一眼,从鼻腔里哼出了一声。

张经理吓得不知所措,一个劲儿地跟邵群赔礼道歉。

邵群抹了把嘴角的血,冲李程秀一伸手:“过来。”

李程秀贴着墙根瑟瑟发着抖,一见邵群叫他,连忙跑过去抓住他的手臂,哽咽着问:“你,你怎么样,邵群……”

邵群搂着他肩膀:“没事儿,走,回家说。”

李程秀刚一坐到车里就哭了:“邵群……”

“哭什么,没事儿。”

“疼吗?”

“不疼,我在英国的时候天天跟那帮洋崽子打架,那才叫狠,这几个傻//逼算什么。”

邵群发动了车,直接开回了李程秀住的地方。

一进房李程秀就满屋子找药箱,用棉花沾着酒精给他擦着嘴角。

邵群摸着他的眼角:“别哭,没事。”

被人担心的感觉怎么样都不算坏,李程秀这副哭哭啼啼的样子,他今天看着也不那么烦人了。

“对不起。”

“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邵群顿了顿:“我昨天喝多了,我要跟你说对不起。”

李程秀看着邵群肿起来的半边脸,本来心里就够愧疚了,邵群这么一说,他既愧疚又感动,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邵群捧着他的脸轻柔地亲了一下。

李程秀安静地看着他。

“程秀,我是个正常男人,我忍不住,你可以理解吧?”

李程秀点了点头。

邵群凑上去舔着他的眼泪,慢慢把他压倒在了沙发上。

今天这出值啊,当邵群褪下李程秀的衣服,心里不无得意地想。

李程秀缩起身子,指着他们身后的落地窗:“窗帘……”

邵群充耳不闻,手绕到他腰后把他身上仅存的内裤给拽了下来。

李程秀跟熟透的虾子一样,从头红到了脚。

“邵群,窗……”

邵群低头堵住了他的嘴。

李程秀的身体陷进了米白色的皮沙发里,赤//身//裸//体的羞耻让他下意识地想把自己蜷成一团,邵群却压着他的双手,用膝盖顶开了他的腿,单膝跪在他的腿间。

李程秀被他亲得喘不上气来,他不熟悉怎样技巧地回应亲吻,只能僵硬地接受着邵群的掠夺,连脖子都不敢动一下。

等邵群亲够了放开他,他还是没忘了他们在客厅,小声说着:“别在这里”。

邵群扯着嘴角一笑:“就要在这里做,这里光线好,我要好好看看你,你也要好好看着我。”

李程秀拿手挡住眼睛,颤抖着:“看什么。”

邵群轻快地笑道:“看看你第一个男人啊。”

邵群把李程秀的手从他眼睛上挪开,一双饱含情//欲的双眸直直望进他闪躲的眼眸中,饶有兴趣地捕捉着他的羞涩和害怕。

李程秀转过脖子,睫毛快速地颤抖着,眼睛望着地板上光亮的瓷砖,雪白的脖颈绷得笔直,突起的喉结上下滑动着。

邵群低头照着他的脖子咬了一口,半开玩笑半威胁道:“等我,不许动,敢动的话,我就把你抱到阳台上上你。

李程秀紧紧闭上了眼睛。

这样一个夜晚,注定是无眠。

邵群第二天亲自给陈老板打了个电话,帮李程秀辞了职。

陈老板在电话里一个劲儿地道歉,并说已经把那几个人和张经理一并辞掉了,邵群哼哼了两句,不置可否。

放下电话,看着李程秀怅然若失的表情,邵群却很高兴。

往后李程秀只要在家待着就行,以便他随时需要他的时候都找得到人。

邵群笑道:“你都忙了这么久了,难得可以休息休息,好好待一段时间吧。”

李程秀点点头:“我休息,几天,然后,找工作。”

邵群脸上的笑僵了僵:“这个再说吧,工作哪那么容易找的。”

“是啊。”李程秀叹了口气,“我去,其他酒店,问问。”

邵群敷衍地点了点头,心想绝对不能让任何一个地方用他。

他从公事包里掏出一个大信封,递给李程秀。

李程秀接过那沉甸甸的信封,疑惑地看着他。

邵群抬了抬下巴:“你的报酬。”

李程秀惊讶地看着手里的信封,这么厚实,得多少钱啊。

“太多了。”李程秀喃喃道。

邵群嗤笑了一声:“你应得的,拿着吧。”

李程秀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腼腆地笑了笑:“谢谢。”

这小媳妇儿似的表情,给邵群看得心里又痒痒了,他抱着李程秀直接就滚到了床上。

两人的同居生活算是正式开始了。

李程秀投了几家简历都杳无音讯后,只能老实地在家待着。

他没有朋友,也不会上网,一闲下来,只能盯着电视发呆,其实也没看进去多少。

虽然他话不多,可邵群是他唯一能说话的人,他还是希望能天天见到他。

可是邵群住在这儿的时间并不多,一个星期撑死三四天,其他的时间他并不知道邵群在哪儿,他觉得自己也不方便问。邵群毕竟是要工作的,不可能天天都在家陪着他。

邵群总是很忙,经常说要回来吃饭,会无辜爽约,连一个电话也不会打,让他做的一桌子饭菜白白浪费,没办法,他只能天天吃剩菜。

同样的,邵群要来,也鲜少会通知一声,说来就来了,留的时间有长有短,但晚上不外乎要拖着他做那个。

他对那种事,心里多少是有些排斥,可邵群却很是热衷,他也只能配合。

他隐隐觉得他和邵群的关系有些奇怪,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他觉得邵群对他挺好的,经常夸奖他做的菜好吃,他收拾的屋子很干净,两人一起睡的时候,邵群会说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他觉得邵群很喜欢他。

有人喜欢他,还是邵群这样优秀的人,让他受宠若惊。

他辞职不干后,依然住着邵群的房子,邵群还对他很好,他就想着要加倍报答他。只要邵群来了,必定是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他不会说话,也不敢主动表达什么爱意,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对邵群好。

只是这样的日子实在过不久。李程秀也愿意一直照顾邵群,可是他不能没有工作。

为了抵偿他住着邵群的房子,两个多月以来生活上的开销,都是他在承担,邵群在家留的钱,他一分也没动。

他积蓄微薄,每个月既要还债,还要吃饭过日子,如果不工作,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可是他没想到现在找份工作这么难,他投递了几十分简历,没几个回复的,就算偶尔有回音的,到最后也都没成。

到最后他终于坐不住了,决定放弃大的酒店餐馆,去找一些小餐馆,虽然工资待遇肯定比不上大酒店,但总比这么坐吃山空的好。

于是他又开始忙了起来,每天白天都跑到市里找工作。

但这件事却招致了邵群的不满。

他不可能让全市人民都听他的话不用李程秀,他最后终于是找到了个工作,又开始忙了起来。

邵群最烦李程秀每天一身油烟儿地回来,挺白净的手,指甲缝里都是大蒜的味道。他累了一天想抱着他休息休息,一闻那味道真够扫兴的。

在邵群的人生里,事业是用来实现自我价值的,钱是用来享受的,床//伴是在繁忙之余用来调剂取乐的。

他自认还是一个不错的情人,大方又有情调,他对床//伴的要求也不苛刻,他看得上眼,干净没病,乖巧听话。

邵群决定跟李程秀谈谈,他对他还颇为有兴趣,李程秀又是个难得体贴的人,温柔乖顺得连女人都比不上,除了非要去出卖廉价劳动力这点实在够傻逼的之外,李程秀是他目前养过的最称心的,他暂时还不想断了。

如果李程秀能乖乖待在家,一切就挺完美,他觉得自己能宠他很长一段时间,换来换去麻烦不说,关键是不卫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